正文 第四十六章 超拔之妙 急转直下(上)

    “总算甩开了。”承启天,余慈虚影长出口气,心炼法火重又隐入虚空。在搭建神意铺展络的时候,每一个眷属都是重要的节点,毁去节点,定然会造成周围部分结构的崩溃,反噬如约而至,余慈也受了不轻不重的伤势,需要加以调理。但“断尾求生”这招,他用得干脆利落——当年他就用这一手,耍了十方大尊和大梵妖王,不得不说,心炼法火在他手,虽有明珠暗投之嫌,可用来毁尸灭迹,当真是最合适不过,即使受了伤,也能接受。他露出笑容,但下一刻,笑容就僵住了。“啧,你是属壁虎的吗?”轻缈难觅其源,却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信息,依旧是来自于罗刹鬼王,像是天外吹来的风,翻动火云,横扫亿万里虚空。在余慈看来,每一道天地法则,都是信息传递的介质,似乎那一位用手随意拨动,整个天地法则大都在共鸣。余慈两具分身都觉得头皮发炸,几乎是眼睁睁看着那信息所化的“微风”,从南吹到北,从东吹到西,分石透木,跨山入海,两具分身一在龙霄城外的少阳剑窟,一在东海之下的九宫魔域,感受到这个信息,相差却绝不超过十息时间。他相信,在这段信息扫过的同时,都会附着那个主儿的感应,这是另一种形式的“无量虚空搜魂化魔”之法,等于是无量虚空神主亲自操持的照神铜鉴,当真是映彻天地,无不如在眼下。更因为那位最喜欢品味人心变化,余慈连一点儿情绪都不敢外露,如泥雕木塑,收摄一切有关于自己的气息。还好,这一轮信息,再也没有之前针对性的方向,倒像是那位先失一着后,使性子要扳回一城。真正让他稍微安心的,是三方元气凝就的虚空固锁依旧,碧落通幽十二重天搭建的体系封闭如初,所有的眷属、分身,都是这个体系的一员,其一切形神变化、情绪心态,在余慈有意识的控制下,也不会给人以可趁之机。罗刹鬼王“呼唤”的“回音”,持续了至少三十息的时间,虽然几乎扫过了此界的每个角落,可若不是对天地法则有一定感应和认知的人,绝不可能接收到,纵然如此,这一界也定是鸡飞狗跳。余慈坚持住了,没有暴露,可是真正神主的强大,却像根钉子,狠狠砸进了心口。然后,那一位又变了说法:“有胆做,没胆认……那么,我称你壁虎神主,没意见吧。”这大概是天上地下,真界内外,最华丽的“场面话”了吧,如果余慈真是以“信”而立的神主,只一个“壁虎神主”的名头,大概会把他的信徒扫掉一大半。现在他当然没有这个问题,相反,听着罗刹鬼王如话家常的言语,余慈更确定,打死他也不出头,别说就算被叫成“乌龟神主”,他也认了!天地间的“回音”行将结束,那位的语气倏又一变:“不过,到是很多年没有见过能喝茶聊天的同类,希望你能撑着,不要再把吐出的吃回去……另外,你真是找了个好时机呢!笑音飞绕天穹,徐徐而散。余慈呆坐在法坛上,久久无语,他不知道什么是“好时机”,也不怎么明白,那个“”放出、收回,又有什么忌讳,但有一件事,他是看出了端倪:罗刹鬼王这回是要把他给坑苦了!这么一连串下来,真界之,天下地上,那些长生人,岂不是都知道,此界之多了一位“壁虎神主”?日后行事,还不知会多出多少碍难。他回过神来,却是发现在承启天里的投影已经崩散,两具分身,则同时喷出鲜血。虽然罗刹鬼王没有真正伤到他,可循着天地法则而来的强绝压力,却让他觉得,天厌地弃,举世皆敌,没有当场崩溃,已经是幸运了。这下,是真真伤了心神,而且很可能就是永难痊愈的重创!这时候同样不能有任何犹豫,位于九宫魔域的鬼厌分身,贯通了与承启天的联系,将收摄的那枚超拔魔种,回输到承启天。这段时间里,有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建立起的信力体系,也有解悟天地法则带来的益处,使得分身与本体之间,联系更加紧密、畅通,更扫除了许多障碍,这一件事办得是轻轻松松。分身和本体之间,像是形成一个长长的管子,这边进去,那边出来,当然,这是介于虚实之间的魔种,换一件实物,那就是另一个领域的问题了。余慈虚影之前,曾经在秦行形神交界地“看到”的混沌圆珠,就浮在虚空。时隐时没,可以毫无滞碍地在法坛上下、内外穿行,且在虚实之间来回转化。虽然不是第一次“看到”,余慈还是有种“原来超拔魔种是这个样子”的感慨。在秦行的形神交界地,余慈曾见到,混沌圆珠的外壳在其破关之时粉碎,不想这时重又凝现出来,这里也有一份玄机。经过之前一番经历,余慈一眼就看出,那层像是天垣本命金符结构的“壳子”,其实就是天地法则的映射,而且是高度概括、凝聚、统合后的结果,近乎完美地代表了长生真人级别触及到的天地法则层次,有些不同的,则应该是秦行修炼的心法特征,也许还有秽渊魔主法力的影响。如此想来,定是秦行之前所涉的天地法则,来了一次重塑,如果以魔门秘法将其消化,就等于是触及这部分法则,丰富了自己的认知,定是有益无害。而对于“壳子”内部,那团灿烂精芒,还真的看不太出来。不管怎样,吃下去就知道了。在魔门秘法的作用下,混沌圆珠外围的壳子有序剥离,随即没入了承启天灰黯的空气,余慈在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,除了对天地法则认知的丰富以外,与法则牵涉的天地伟力,亦随之潮涌而来,灌输洗炼,甚是受用,颇是缓解了伤情,比想象的益处还要大。但最关键的,却是在触及到最内层的那团精芒后。出奇地,余慈在那间,触摸到了生死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