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五章 天地如网 神术如蛛(中)

    余慈终于感应到了地仙大能的存在,即便只是对战的余波,对天地法则层次的解析,也有了更确切的依据,可他一点儿也不觉得高兴,一点儿也不!他飞快地回撤心念,要离那个恐怖的区域远一些,可偏在撤离的时候,他心底陡然生寒,像是飞虫遇上了青蛙、青蛙碰见了毒蛇,那种如遭天敌的冰冷和压抑,再多一线,就是绝望了!在这种时候,他的脑子反而越发地清楚,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判断:被盯上了!根本没时间去想究竟是谁,此时能在战场附近区域放出神意,又是如此强横霸道的,怎么看都是最顶尖的人物,而且这一位的脾气似乎还不怎么样。他回撤心念的度更快,其神意力量本来已经扩散得初具规模,一下子就往间“塌陷”,大概是受此影响,已经适应了的高层次压力,也重新压身。余慈感觉到了眩晕,可那令他窒息的冰冷和压抑,却是离他远去,也许,那不过是某位大能的一瞥吧。眼下感觉挺不好受的,但余慈还是松了口气,继续回收神意,但幅度有些放缓。此时他已经可以下定论,目前七大地仙的战场,正是南国某地,方位大概就是东华山附近吧,他一个不注意,神意就铺展了那么远,究其原因,还是某个染化的眷属在那附近凑热闹。很快余慈就又发现,相较于这个不起眼的眷属,附近凑热闹的大人物,其实相当之多。之前余慈专注于天地法则本身,有些忽略了外部环境,现在刻意关注,发现在七大地仙战场附近,天地沸腾,法则翻覆的此刻,不知有多少强者,将其神意洒入虚空,冒着被天火灼伤的危险,彼此交错,就是碰上了,也都立刻错开,都是将全副精力投注到天地法则之上,捕捉天地间那显化的玄机。此时他飘游的神意,位于距离战场较远的外围区域,附近属于长生真人级别的神意力量,至少有数十股,都是从千里、万里之外沿伸过来。要辨别也非常简单,只看他们神意聚散之时,牵涉到的天地法则层次,就能猜得**不离十。这时候,余慈也大概明白,为什么那位脾气不太好的大能,取消了对他的关注,原因就是他撤回神意时,撞入了这片长生真人神意交错的地带,与众多目标混在了一起。见到这些人物,余慈先是发愣,随后便被他们神游时牵涉的法则玄妙引去了心神,刚才种种猜测和结论,只是在自家眷属身上验证而来,多少缺乏了外界的参照,眼下有这么多素材,让余慈得以参照感应,稍释先前疑惑。尤其是对天地法则感应的“特殊性”,及其原由。相较于周围这些长生真人,余慈对天地法则的理解,的确是很特殊的那一个,但这种“特殊”,首先是建立在“特殊时段”的基础上。他发现,这些长生人,其神意扩展的方式,很有一些“小心翼翼”的味道,他们密切牵涉着相应层次的法则,却又像是第一次接触,透着点儿新奇和谨慎,仿佛是摸象的盲人,突然复明,睁开双眼,见到面前的实物,便有一种“原来如此”的感慨。这说明了什么?余慈确实明白了:毫无疑问,神主法门、或者还要包括其他的什么法门,是他的内在根基,若没有这个根基,余慈的“特殊”也就无从谈起,但目前起到关键作用的,却是陆沉等七位地仙大能,在域外和碧落天域交界处,那场惊天动地的大战。从七大地仙战场的局势可以看出,那些大能,都是无所不用其极,调动起每一丝可以利用的力量,由于他们所在的层次太高,其影响力由上而下,扩及到了整个天地法则体系,使一贯隐而不显的天地法则受到的强烈刺激,不可避免地进入到了极度活泼的状态。使得具备相应实力的修士,更容易感悟其玄妙。如果说,以前长生真人的层次,感应到的是“一”,那么现在,感应到的就是“十”,丰富的信息所带来的,就是另一个层次、境界上的观照。某种意义上,这其实是一场针对长生人的饕餮盛宴。余慈还见到,其绝大部分,或者说九成九的修士,其感应范围,都相对有限,在其所涉及的那部分区域和层次,神意盘转自如,对天地法则的捕捉和解析,在最初的谨慎、生疏之后,就变得细致入微,往往是抓入一个切入点,便顺藤摸瓜,充分延伸,将该法则所涉及的高低层次,尽都包容在内。相较于这些人,余慈是另一种模式。余慈一开始就把摊子铺得极大,就像捕鱼,寻常的修士,多是垂钓,虽只捕一鱼,却心无旁骛,用志不分,自得其趣;而他干脆就撒了鱼,平时都捞不到鱼的时候,看不出什么分别,可一旦碰上了鱼潮,差异就瞬间拉大到几百、上千倍。如果这种模式可以推演到地仙、神主那样的层次,是不是就是说,后者较前者更能解悟天地法则的奥妙呢?这纯粹是臆想,那样的层次,余慈目前只能仰望……与之相应的,丰富巨量的信息,如何接收消化是个很大、很现实的问题,这种时候,对所涉天地法则的结构、层次的认知、利用,就变得非常重要。同样是遮风挡雨,一般情况下,山野之人随便搭成的茅草棚子,与名工巧匠所造的砖瓦大房,差别不算太大,可要是碰到狂风暴雨之类的极端情况,那就是“毁”和“存”的差异。余慈放眼八荒,形成天地法则“大”的认知,着实是很关键的结论,现在看来,也是正确的,如若不然,不管层次高下、不论轻重缓急,眉毛胡子一把抓,只会造成惊人的负担。他一开始进入这个视角时,禁受不起“高层次”的压力,原因便在于此。现在,为了躲避那位大能的注视,破坏了神意与法则交错感应,有序铺开的结构,压力重回,也是理所当然。念头至此,余慈不自觉就按照之前“最舒服”的感觉,重新铺排神意,接触天地法则,果不其然,当地个自然铺开的结构重新成型的时候,天地法则给他的压力骤减,而且他的感应也变得越发敏锐,视角越发广阔,转眼间就与周围这些长生真人拉开了档次。但下一刻,尖锐的警兆就在心头炸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