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四章 魔域之祭 不死不休(中)

    这两位,果然没有一盏省油的灯。幻荣夫人当然不是真心夸奖,相反,她的赞许,就是直插心窝的利刃,为的就是激起绝善魔君的警惕之心。不管鬼厌绝善魔君的计划处于什么位置,只要他纠结于此,心态定然就会有变化,说不准会出现什么可乘之机。幻荣夫人的脑子很清醒,思路很明确,手段也很了得,可对鬼厌来讲,就是完全彻底地陷入了被动。至于效果如何,只看绝善魔君全无掩饰的惊讶表情,便可知晓。片刻之后,绝善魔君咧嘴而笑:“怪不得呢,前面你还说起过魔种分类来着……我倒是没注意,了不起啊!”这厮脑子还保持着清醒,没有当面翻脸那么恶形恶状,不过鬼厌可不信,这位心真的是全无芥蒂。九宫魔域根植于八帝魔主的经义之上,和寻常的魔门秘法处于一个体系,却不在一个层次上。故而炼体、魔识这类法门再强,对它的影响也是微乎其微,可相应的,魔主法门再弱,却是同样的层次,真说不定会造成什么出乎意料的后果。就是鬼厌站在绝善魔君的立场上,十有**也会这么想。不过此时,鬼厌也没什么好说的,淡淡回了句“让两位见笑了”,便紧抿嘴巴,再不发一言。绝善魔君绝不想话题被幻荣夫人主导,可幻荣夫人下一句,轻松再次破开其心理防线。依旧是那微弱嘶哑的声音,仿佛下一刻就会断绝,但真的透入耳轮、心房,却是冷森森如冰碴磨砺,棱角刺人:“那颗魔种当有‘超拔’层次,价值不俗,我在这里统摄五宫,本来想截了来,却不曾想,竟然让你先得了手……不知可愿意出让么?”又一刀……幻荣夫人这边话音一落,绝善魔君的眉毛立了起来。什么叫超拔魔种?那是仅次于“自在魔种”这直指永恒的“仙丹”,是修士最核心先天元神的一点精华,是超凡入圣的“真种子”,唯有长生人,方才具备,要想获得,从魔主法门来讲,就要将一位长生人染化为天魔眷属,再以“假种”置换出来,而一旦魔染,又有很大机率,污了真种。像黑蛟真人,就是最典型的例子,遭了魔染之后,其“真种”的品质就一路狂跌,直接从“超拔”跌落至“精进”的层次,而这绝不是个别现象。由此可见“超拔魔种”获取之难。至于秦行那边的所谓“超拔魔种”,其实鬼厌还没有机会真正检测评判,此时也顾不得别的,心神往上罩落,在《无量虚空神照法典》这样的魔门典籍,自有如何辨别魔种层次的记述,再加上有了幻荣夫人的判定,结论更容易做出。果然是超拔魔种没错!以秦行的层次,便是步入长生,一时半会,想生就“超拔魔种”的可能性其实不大。细思来,这枚种子,或是当时秦行刚从浑浑噩噩清醒,步入长生、并无丝毫杂念时,瞬间福至心灵,“真种”发芽,直指堂奥。下一瞬间,他就遭到灭顶之灾,都没反应过来,也就没有受到污染,从剥离出来的,正是超拔魔种。虽然在同层次的魔种里,算不得什么,但一个“纯净”,已是品质的保证,就算对绝善魔君和幻荣夫人这样的,也是大补之物。九宫魔域的争夺战在即,谁有一颗在手,这就是一份先机啊!绝善魔君已经有很久没有把视线转开了,对鬼厌来说,这就是如芒在背。而接下来,这厮定然是要开口,和幻荣夫人针锋相对,可若如此,鬼厌必定要在间受挤兑,为避免这种情况,他先发制人。一摆袖子,鬼厌显出怫然不悦之貌:“鄙人命贱,两位大能交战,夹在间,只想着保全性命罢了,总该留些救命的老本儿吧,否则再好的价钱,没命去花销,有什么用处?夫人若真有诚意,何至于此?”紧接着他就对绝善魔君道:“不知魔君对晚辈是怎么一个安排,若无他是,不如去休,留到这里,平白闹得憋气!”绝善魔君反应也快,便笑道:“哈,幻荣这婆娘,向来嘴上功夫了得,你这是无福消受……”他转脸又对幻荣道:“刚刚听你说‘统摄五宫’,口气极大,不知现在感觉如何?老乌鸦别的不说,暗地里使坏的本事,也就只比黄泉差一点儿罢了。一会儿咱们两个争抢,我等你拿出前面的气魄来。”幻荣夫人先是被鬼厌驳斥,此时又遭讥嘲恐吓,脸上却是平平淡淡,自顾自将眼帘垂下,似乎又在妄境悠游。绝善魔君对鬼厌做了个“走人”的手势,两人转身,绝善魔君忽又回头:“对了,你那徒儿,与你性情大不同,真真让人怜惜,我实在不忍让她蒙在鼓里,刚刚传了讯过去,将这里的事情,尽都告知于她,师妹你尽管放心吧!走了。”他也不看幻荣的表情,大笑着离开。路上,绝善魔君倒是很给鬼厌面子,主动提及“魔种”一事:“你且放心,那魔种本在我计划之外,有它没它,都无关大局。倒是事后,你要肯出手,瞅老子心情好的时候,主动送过来,我可以给你个好价钱……”说着他又冷笑:“幻荣想试探我的牌路,殊不知你根本就不沾边,算是白费心机。你也不用多心,在泥丸宫好好呆着,无论八帝魔主如何冲突,那里都是最安全的,待我降伏了幻荣,大势便成,什么魔主法门,都没有影响。我也懒得对你怎样,而你若能不负所望,给我填满各宫空缺,后面的好处,你且尽情想去!”说话间,两人又回到泥丸宫所在的山谷。鬼厌停下步子,拱手道:“那就恭祝魔君马到成功,一举成就五通魔主!”“说得好听,成就五通魔主,哪能一蹴而就?“绝善魔君摇头,根本不是刚才那嚣张的姿态,表现得十分冷静:“任是谁,也不可能一跃成为五通魔主那个级数,尤其五宫不全,只是给出一个机会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绝了前路吧。而且,一旦有所成,反而有个大麻烦,顷刻上身……”他的态度,让鬼厌有些迷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