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二章 举火燎天 风云变幻(下)

    恣意的笑声轰击海面,连魔门诸宗的修士都忍不住皱起眉头,天梭潮前,妖龙头顶,役灵老祖的眼睛倒映着天空火云,真像是燃起了火焰:“瞒天过海……魔门真敢插手南国之事!”“得,有你这一句话,足够了……犬灵,你究竟是拜在哪个裙脚下了?东海的?东华的?呸,什么以身试之,若不是你跪舔那一位的绣鞋,会在这种时候到老子眼前现世?”一旁的鬼厌真长见识了,因为提及的两位,有一个正是计划想见到的,不想这位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,便劝了一句:“魔君息怒……”“老子息不了!凭什么犬灵这种货色都能跪舔,老子反而没机会?”“……”在鬼厌的沉默,绝善魔君的声音通过九宫魔域,从秽渊魔主的法相透出去,海天之上,朗朗而发,充耳亦可闻。海面上,陲月闻言,咬着牙倒抽口凉气,去看嚣离昧。嚣离昧则是谁也不看,只盯着海上的波浪,唯有脸皮抽动两下。西支三人,倒是只有简紫玉浑若无事。其余人等的表情,则不一而足。一位大劫法宗师舍了脸皮,会是个什么模样,绝善魔君做了最完美的诠释。大约是……肯定是看到鬼厌古怪的表情,绝善魔君盯着他,声音压得很低:“小子,你觉得没格调?”鬼厌摇头,一本正经地道:“晚辈只是在想,这一界发生了什么事……几位魔君的谋划,实在难以想象。”确实是难以想象,至今鬼厌都没明白,怎么就突然掀起了这么大的风浪?目标又是哪个?“谋划回头再说,咱们在说格调。”绝善魔君细声细气地纠正:“当然,格调什么的,也就那回事儿……”说着,他伸手指向鬼厌的鼻尖,眉目间不用作势,其阴鹜恶意便如阴影覆盖上来:“就像这样……像你,我想对你说什么就说什么,要你死,你就要死得和狗一样,要你活,你也给我活像狗一样!”鬼厌的脸色不变,但眼神变冷,盯着绝善魔君的眼睛,可没等有所反应,对面忽又哈哈大笑:“那些真正顶尖的人物,对老子,也是一样。”绝善魔君用另一只手指着自己:“两劫成就大劫法师,不错了是吧?说让人堵就给堵了,域外还是自家主子的地盘呢,可八景宫地仙一出,有个屁用?老子连是谁动手都没见到,就只剩下这点儿玩意儿……小子!”他那支指着鬼厌鼻子、虚无难辨的手移下去,拍了拍鬼厌的胸口:“今天对我很重要,你现在对我也挺重要,所以有些话,我可以对你讲——不站在那个位子,我是说,神主、地仙,佛祖、自在天魔那么有限几个位置上,除了那些,都是狗,都要舔那些人的脚面,只不过那几位,有的脚是香的,有的是臭的,有的逼着你去.舔,有的你想.舔都舔不到!”鬼厌被他一轮的“舔啊舔的”,弄得心头火气都发不出来,只听绝善魔君道:“我刚才提的那两位,天底不知多少人想跪舔呢……东海那位,虽然嗜好有点儿怪,总是比较活跃的那个,不追求什么太上玄德,简直是把神主之位拿来玩儿的,跟着她玩玩也不错,舔得她高兴了,总能漏出点儿好处吧。“东华那位……没错,我说的就是黄泉夫人,她不是那些位置的一个,可她就是天底下最会舔的那个啊,直接舔上了位,真乃我辈楷模!当然,咱们可以叫她‘贤内助’,你看,陆沉听她的话时候,东华宫多么兴旺,在南国,连论剑轩都要看他们的眼色,可到后来翻了脸,你看看,四面夹击,举世皆敌……现在谁舔谁,都说不准了。”鬼厌喃喃道:“陆沉?黄泉夫人?”“是啊,陆沉!现在的东华山,可是热闹啊……今日之后,世间怕是就没有东华山了!”鬼厌呆呆看他,半晌,才开口说话:“魔门也对付陆沉?”绝善魔君倒很奇怪他的态度:“生死大仇,为什么不对付?难得论剑轩主动要求合作,又是陆沉重伤之时,这时候不动手,还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连续两个反问,让鬼厌一时哑然,末了方道:“可是,日魔君、天穷魔君虽强,对付陆沉的话……”“还不够陆老魔一拳头砸的,对不对?”绝善魔君嘿嘿发笑:“谁说他们是去对付陆沉的?陆沉那家伙早就被堵在碧落天域之,想进来,不放点儿血怎成?要不然,这焚天大火,是怎么来的?”这一位像是喜欢上了反问法,将鬼厌堵得说不出话,方是一声冷笑:“三位剑仙,以造化为首,三位自在天魔,以老乌鸦为首,别说他重创之身,就是全盛之时,也足够他喝一壶了。”“不是陆沉?那……”“不是陆沉,当然是黄泉夫人。”到了此时,再没什么可瞒的,绝善魔君干脆利落,将此一些事情尽都倒出来:“陆沉是强,‘五劫以来第一人’的名头,也是不虚,可若没有黄泉夫人在后面撑着,他孤家寡人,又四处结仇,如何能开宗立派,雄踞东南?故而,两边专门为她安排了一位剑仙、四位魔君,另有其余人等若干,定要将她拿下,免得留了后患……什么九宫魔域,都不会过迷惑她、还有她盟友的手段,你看,东海那位不就跳出来了?”她们是盟友吗?鬼厌想问,却突然失去了一切力气,久久无言。论剑轩和北地魔门两大门阀,合力出手,这是什么路数?说起来,他还想去东华山呢,可这么一个阵势,简直就是将修行界一半的大能汇集于一处,战事起后,当真是天翻地覆,只看这一界火云,由此而亡的生灵,何止亿万?真凑上前去,岂不是转间灰灰?他大概就明白,为什么除了陆沉等有限几人外,此界地仙级数的大能,都是深藏身与名,少有露面——真界虽广,却也禁不住他们的无上神通。黄泉夫人虽是名享千载,可面对绝善魔君点出的阵势,又哪有幸理?难道,陆青的请托,就此夭折?他这边不由自主地走神,耳边绝善魔君仍是喋喋不休:“东华山战事一起,咱们这边就成后娘养的了,没错,你真以为,老乌鸦会建一座他们虚空教义都不承认的的法阵?幻荣当真是得了失心疯,还以为能借机会,把假的做成真的……殊不知,假的就是假的,想靠别人走捷径,最后只能让人耍弄。哈,战事已起,五宫空缺,才填了几个?”听到几个关键字眼,鬼厌为之猛醒,讶然看去,绝善魔君所说,和以前所了解、猜测的,简直是天差地别。照他所言,幻荣夫人的立场……不对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