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兴灾起劫 合理置换(完)

    迷蒙水雾,是否传出秦行绝望的嘶嚎呢?鬼厌不确定,唯一可确定的是,至此,秽渊魔主法相不但最终成型,而且其体积,暴涨了足足十倍,顶天立地,巍然高耸,占据了形神交界之地最核心的位置,呼风唤雨,由此扩展到形神的整体。也使得所有念头,无论是已生成的、将生成的,还是遥远的未来才会出现的,都将遵循这既有的核心法则,筑基于、依附于其上,不会有任何例外。这就是魔种,一个主导念头生灭,甚至于控制肌体变化的枢。至此以后,秦行这个名字,将再无意义,准确的定义是“秽渊魔主的天魔眷属”。已经开了眼界,鬼厌就必须要彻底抽身了。其实他坐镇明堂宫,与秽渊魔主气机深切关联,倒也不至于被视为“外人”,可狂飙巨浪一般的秽渊魔主法力,正经过他,向这个新收纳的眷属赠以“恩赐”。经过天劫淬炼的“秦行”,其可容纳的法力上限,暴涨了何止十倍,给鬼厌造成的压力,也增加了不止十倍。鬼厌的黑森林体系,就像之前的秦行那样,洪水滔天,要将形神之界彻底淹没。在秽渊魔主法力的“灌溉”之下,鬼厌一生积累的种种魔念翻涌,从记事起的信息,都爆了出来,大有天劫临头的感觉。幸好鬼厌的警惕之心从一开始就没有降低过,按照“黑森林”体系的法则,坚持越久,力量越强,再加上从夜狮、简紫玉那里学来的几招散手,此时苦守住一点灵明,一时半会儿的功夫,倒也坚持住了。然后就是等待,等鸦老等人做出反应。鬼厌发动秦行度劫,明面上是增加役灵老祖操探天劫的难度,暗地里,其实是要创造一个更适合的镇守者——一个跃入长生境界,却转眼就被秽渊魔主染化的六欲天魔,和一个死硬不妥协,警惕排斥之心极强的不合作者,到底哪个更适合镇守明堂宫?这个是最直接的原因。只是以几位魔君的骄傲,大可将这个敢向他们挑衅的小辈一刀劈了,再从容换上秦行,心情好的话,还会在动手前向鬼厌表示感谢……但,鬼厌不是那种全无价值的鸡肋,他手里握着令九玄魔宗、东阳正教都很感兴趣的隐秘。再有,他还拿住了一件事:九宫魔域需要几个镇守的傀儡?按照既有的信息,至少需要四个,即秽渊、欲染、无畏、寂妙四个没有真身凭依的。再大胆一点儿估算,可以将简紫玉的师尊幻荣夫人也计入,那也有三个空缺。几个月来,鬼厌从简紫玉处,得知了九宫魔域几乎所有人的资料,计算数目,有了这一结论。而且,自他来后,除了秽渊、无明两大魔主外,再无其他法相显化,间接也可证明这一点。在这种情况下,鸦老等人,会为了一时之气,“浪费”掉一个名额吗?反正鬼厌设身处地去想,是很不以为然的……最后,也是最重要、最根本的一点:他刚刚获得了一份足够厚重的筹码……不,是出老千的机会!心神再一次掠过海面,那里,夜狮等人正紧张地关注着天劫,不过数息时间,一行人等已经各自拿出一到两件法器,帮助秦行挡过至少两波劫雷,好生忙乱。也因为他们削减了部分劫雷压力,在形神交界地,鬼厌才能更容易地护着清明念头抵达核心地带,算是不无小补。其,万密傀儡和简紫玉大概是最清闲的两个。前者是因为鬼厌根本没精力控制,真正成了泥胎木偶;至于后者,则是修为层次不足,虽有紫陌红尘灯,但想要帮人渡过天劫,又不引祸上身,终究不如那些真人修士。以简紫玉的性子,帮不上忙,也不会在后面替人打气什么的,只是静静站在海面上,神思缥缈,不知在想什么。大约,她是在等待吧……暗道一声“多谢”,因为就在这一刻,近万里之外,简紫玉最初飞剑斩杀天梭鱼的海域,大风卷起,一只如山之巨的逍遥鸟击翅翻浪,轰然而至。鸟背上,幽蕊探出身子,稍一明确方位,便指挥逍遥鸟,亦即阿大,敛翅撞入海。自得了《未来星宿劫经》后,阿大虽不能如祖辈一般,鲲、鹏法体互易,但有风水神通加持,海水亦如晴空,足堪纵横来去。因为天梭潮刚刚经过,附近的生灵圈子还在遁逃状态,没有恢复,干扰很少,不一刻,幽蕊便在海底寻到了目标。那是一颗以海底泥土随手捏成的泥球,破开泥壳,莹莹光芒便照出来。里面的东西,看起来像一枚精致的玉制品,其形为破壳之蝉,将出未出,或是在海底的缘故,蝉翼都似还粘着汁液,未曾干去。道意玉蝉!终于见到这件诸方争抢的宝物,幽蕊忘了这是在海底,长长吁了口气,吐出一连泡泡,随即失笑。忙将玉蝉收起,就在海底,往西南,亦即九宫魔域所在拜了一拜,跳上阿上背脊,破海而出,转眼不见。万里之外的变化,通过承启天的渠道,尽为核心念头所察知,不由喜悦,虽未形于色,然而心如长风浩荡,吹散万里阴云,沉郁重压就此风吹云散。他总算没有看错人。关系着余慈本体生死的道意玉蝉,是鬼厌亲手交到简紫玉手上,让女修伺机投入深海。简紫玉不是能够完全信任之辈,但道意玉蝉落在她手上,却好过落在别人手里,他还有机会再夺回来。鬼厌也不能排除唱双簧的可能性,面对鸦老等几大魔君,女修很可能转手就把他卖掉,但从这些日子的观察可以看到,这种风险小之又小。再说,道意玉蝉与鬼厌感应互通,更可作为耳目,他对九宫魔域镇守者数目的猜测,半数都来自于此,若有这个趋向,当场掀桌子,拿出玉石俱焚的底牌,放手一搏就是。担心算计的这一切,都没有发生,简紫玉比想象做得更好:她至今不知,防君子不防小人的泥壳封的是什么,那种意志和信任,令人动容。而且也只有掌控紫陌红尘灯的她,才有胆气和能力,在夜狮、郑曼成等人面前,拿出包裹着道意玉蝉的十丈红尘剑丸,光明正大地驭剑送走——这是唯一一个暂时脱出鸦老阵盘感应范围的机会。如今,幽蕊拿到了玉蝉,真真切切让鬼厌、以至于他背后的余慈长吁口气。最艰难的日子就要过去,眼下就算鸦老等人狠下杀手,他也不惧了。不过,原来我还是贪生怕死一俗人……自嘲心念翻起,却无伤大雅。自此刻起,他心意朗然,如明月悬照。形神交界地,便是秽渊浊流,一时都给照彻。虽还是洪流肆虐,但在层层重压之下,那些清明心念,如嫩芽破土、如新竹拔节,生机萌动,不可抑止。那郁郁勃勃的生机,昂扬向上,再不是秽渊魔主所能影响的范围,正因为如此,他心大放光明,竟似多有余力,破开了六欲洪流的屏蔽,感应愈发敏锐。他发现,有一个东西,正从秦行处回流,正好到他这个“阀门”控制的范围。也在此时,他听到了虚空深处久等了的一声低哼,海面上,长虹架起,刚从劫雷挣扎出来,长啸嘶吼的秦行,便给摄入其,踪影不见。海上众修士面面相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