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兴灾起劫 合理置换(四)

    鬼厌一直很好奇“黑森林”体系的最央处,是个什么样的状态,因为他“自己”所显示的,是一道虚幻的影子。那是核心念头的投射,还掺上一些“鬼厌”印记的残影。有光才有影,当核心念头离开,不再悬照,那里其实就是一片浑茫。以神魂结构的“同心圆”理论解释,“黑森林”的正央,就是元神之所居,更准确的说法是元神与肉身勾连的那一个莫以名之的微妙地带,其大约在脑宫的泥丸之位,但更精确的位置难以把握。鬼厌的根本印记已经被抹掉,而秦行那里,确有“实物”。在鬼厌的观照下,秽渊魔主临近成形的法相下面,有一颗混沌的圆珠,凭空浮游,与所有的心念枝蔓都保持距离。说是“圆珠”,其实珠体并不固定,像是一颗滚动的水滴,不停地变化形状。从外面看,似乎能够见到秦行,还有一些情景,也在不停地变化,但更像是念头的倒映,而非圆珠本有之相。这是元神根本在形神交界地的显化,但不知为何会是这种模样,是不是人人如此?此时,它正被某种无形的力量,收摄到魔主法相,飞舞的心念枝蔓,几乎就要打它,破坏其独立的状态,这种状态一旦被破坏,其后果自然可以想见。与之同时,隆隆雷音,横扫整个“黑森林”,每一次轰鸣,都是对圆珠的震荡和损害,使其不断萎缩、蒸发,似乎比前者更为致命。雷音源于天劫,源于天地法则意志的催压,以目前秦行的资本,想要硬抗,那是万万不能的,只能本能托庇于秽渊魔主法相之下,看雷音电光轰击下来,与秽渊魔主法相冲撞,震动森林。但这种托庇,也就引得心念枝蔓更为激烈的抽打纠缠,非此即彼,使其陷入两难之地。待鬼厌护着那些清明念头到来时,那一颗混沌圆珠已经是“危在旦夕”。鬼厌急将那些清明念头投注过去,便如一股清流绕过,代表着秦行度劫资本终于合流。这些念头不是养份,不能让混沌圆珠变得强大,但就像是一面壁垒,将其围在央,使之暂时免遭侵扰。没什么好犹豫的,鬼厌通过那些清明心念,推动混沌圆珠,绕着秽渊魔主法相转动。既不能离得太远,远了就要被雷音碾碎;也不能太近,近了就要被心念枝蔓吞噬。这是走钢丝的行为,要的就是两股毁灭性压力的面前,找到那仅有的几个双方力量的平衡点,多一分、少一毫,都足以致命。清明念头急剧磨损,但也在雷音获得淬炼,更有鬼厌始终清晰明确的指挥,就此从法相底足处,一路盘绕上飞,至法相眉头,突地一凝,天劫伟力与秽渊魔主的力量,就在此处、此时,达成了一个真正完美的平衡。圆珠再一跳——这是它仅有的一点儿余力,就是这股力量,成为了决定胜负的筹码。某个无形的屏障轰然破碎,混沌圆珠一跃而至顶门,至此大放光华,变化从这里发端,像是墨染一般,扩散到形神的方方面面,其涉及到的种种玄妙,无法形容,但结论则可以定下:秦行发生了质变。长生与否,有时就差这一线。一直浑浑噩噩的秦行意识,受此破障机缘的刺激,猛然清醒,鬼厌的心念流转是如此贴近,两人在瞬间有过一个交流。但对秦行来说,形神交界地实在太过微观,那里面生生灭灭的念头,又怎么能够精确捕捉?表现在他的认知里,那只是一个模模糊糊的感应,倒是心底莫名跳出了鬼厌的形象。如果揪着这个感应不放,花费一些时间,秦行确实有可能抽丝剥茧,将前因后果弄个明白。可这时候,鬼厌却是放出最后一点儿信息:“祝好运!”随即抽身。天劫伟力和秽渊魔主法力在对抗达成的动态平衡,可说十有**,都离不开鬼厌在形神交界地精妙入微的控制,随他袖手,两方的巨力没有任何意外,瞬间失衡,且再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。正所谓“秋风未动蝉先觉”,作为继和阀门,没有人比鬼厌更清楚,在秦行跃入长生之后,秽渊魔主投放而来的力量,有了怎样一个跃升。秦行的劫数还远远没有过去!刹那间,整个形神交界之地,被迷蒙的水雾覆盖,轰隆碾过的雷音,突然就闷了下去,就像是九天雷神突然被扼住了脖子,偶尔有声音迸出来,也再不成气候。与之相应的,是黑森林体系央,心念枝蔓在那瞬间已经密集到了遮天蔽日的程度,其共同拼合编织的秽渊魔主法相,体积以可以“目见”的度飞涨。混沌圆珠被“顶”得向上走,其实这个动作,是秦行步入长生的清明意念,和秽渊魔主法力的对抗,但紧接,不甘于失败的天劫雷光,便打入了形神交界地,就在他混沌圆珠之上,亦秽渊魔主法相顶门处对撞,灿烂的电光迸出,那是天劫最后的辉煌。圆珠强烈扭曲,正因为如此,心念仍未及撤回的鬼厌,得以“看到”其结构,那结构还很是熟悉。混沌圆珠分外内外两层,水膜似的外层,原来是由无数不规则碎片拼接成的,交错扣合。而里面,却是一团无以形容的灿烂精芒,那大概就是修行之人一直所追求的“真性”吧。这个结构,与他的天垣本命金符何其相像。外围是诸天飞星符法的种子真符拼合,内层则是生死符真意坐镇,鬼厌就怀疑,当年上清宗的前辈大能,是不是就是参照混沌圆珠,创立了本命金符的法门?只不过,目前这混沌圆珠已经彻底顶不住了,干脆利落地崩散开来,碎片四溅,但天劫雷光也至此而止,亿万心念枝蔓飞动,将混沌圆珠的碎片尽都缠住,并就此吸收。那玩意儿真的很补,秽渊魔主法相几乎立刻就猛涨了两倍。而央那一点精芒,却是被拢入了层层枝蔓之后,扣入魔主法相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