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兴灾起劫 合理置换(三)

    嚎叫声里,秦行一头栽入了海水,由于一行人正急后撤,转眼就拉开了七八里路。此时再看秦行坠海处,便见那片海域,海水竟为之沸腾,冒出大量水烟,被海风一卷,顷刻而散,那是秦行周身罡煞猛烈燃烧所致。与之相应的,就是周边海域,同样为之沸腾的气机。其影响范围,顷刻间扩散到百里开外,成为一道横亘在役灵老祖和众修士之间的屏障。如果对众人的干扰不那么剧烈,会更合格些……有前面万密传来的“压住阵脚”之语,众修士倒是及时反应,及时排除了秦行脱队的影响,堪堪维持住了阵势。可受其干扰,和秦行的距离是越拉越大,直退到二百里外,才好过一些。而这时,远方海面之下,一声厉啸,秦行破水而出,他的脚尖才刚刚离开水面,一道银白灿烂的电光已是当头劈下,正顶门。啸音断,秦行当即又栽回海水里去。天妒劫雷——这时众修士哪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!便以那道电光为引,海面之上,十方雷火迸发,密集如雨。“强渡长生关……妈的,慷人之慨!”夜狮吐了唾沫,心有些佩服鬼厌的决断和勇气,可转眼又怀疑,莫不是几位魔君逼着他做的?不管怎样,身为秦行的长辈,心里要说舒坦,也不可能,但他知道该做什么,扬声叫道:“帮他撑住!”郑曼成也叫道:“时间越长越有利!”两个人的意思都是一样的,仍半陷魔染境况的秦行突然冲击长生劫关,成功与否且不说,引来的天劫,却是对役灵老祖最直接的干扰,极大地增加了其控制天梭鱼群、乃至于周边天地元气及相应气机的难度,而且大幅提升天地法则反噬的机率。若是两边正面撞上,那才真叫精彩。至于秦行……没有人认为他能过去这关,劫雷之下,那一位的表现可称为惨不忍睹。当头第一道劫雷,便似是打碎了他所有的勇气,以至于第一波的劫雷未过,秦行就抛出了这些年来祭炼的几乎所有度劫法器,若不是夜狮和郑曼成的呼声,让他有些感应,剩下那几个,也要出手了。这样的表现,就算不殒身在劫雷之下,心魔一起,又怎么活命?无论怎么看,秦行都没有那种运道。夜狮、郑曼成他们在计算,而鬼厌则已经插手介入,而且比所有人估计的都要深入,其介质,就是留存在秦行形神交界地的那一缕心念。秦行坚持到现在,一是万密成就傀儡,吸引了秽渊魔主的输出,相应的,就减少了他这边的压力;二是役灵老祖之威,万密的下场,都是非常强烈的刺激,迫使他从魔染的状态清醒,留住了几分清明。但就是这份清明,相当一部分,是在鬼厌的把持下。役灵老祖现身之后,夜狮和简紫玉都顾不得别的,纷纷放弃了救治秦行,其力量自然也从形神交界地退出。但鬼厌没退,即使因为分心,以及随后秦行的挣扎,导致依附过来的念头损失了一些,可在秦行被天劫劈昏了头的此刻,他刻意护持的那一簇清明念头,就高度凸显出来,成为能够主导局面的关键力量。说到底,秦行的身家性命,早不是他自己的,就如同踏了翻板陷阱,不管是踩哪一头,归根结底,都是要掉下去,生死不由人。现在,鬼厌就是要他靠这份清明,去冲击九死一声的关口。这并不容易。秦行一直在海面上下挣扎,劫雷狂暴,随后衍生的心魔,纷纷到来,不一刻便折磨得他又哭又笑,巨量的生机元气便由此散逸流失,高磨损他的寿限。在此时的“黑森林”,在水、火之外,又多了第三种“势力”,那就是无形而威凌的雷声。雷音拥有着无以伦比的穿透性,犂地三尺,将秦行最最深层的念头、乃至于几乎不可称为念头的模糊意识都翻了出来,形成翻涌的魔念,化为亿万道电光,瞬间蔓延到了形神交界地的每一个角落。天地法则意志激起的心魔,不是哪个念头的问题,而是修行多年来,所有积累心魔的一次总爆发。魔门控制念头,以本念吸附魔念,精进最,而这个时候,就要把帐都还回去,一旦劫起,要比释教、玄门的路子艰险千百倍。若不是秽渊魔主的加持始终恢宏而稳定,秦行早就崩溃了,可要是想凭这种加持度过天劫,成就长生,那秽渊魔主座下早汇聚起成百上千的六欲天魔,成就元始魔主座下最强魔主之名,而这显然与现实不符。说到底,秽渊魔主的虽是回应一切懈怠、虚妄之心,但若不能在其保留足够的、足以同时抗击懈怠虚妄和天劫冲击的清明意志,就不可能驾驭得了秽渊魔主赐予的力量,以此冲关。以这个标准评判,秦行是明显不合格的,可这个时候,真正主宰秦行灵明的,却是鬼厌。他有过类似的经验。当初鬼厌度劫成功,主要就是有外来的核心念头驻留脑宫,负责与天地法则意志沟通,继起的魔劫则按照鬼厌的标准发动,完全构不成威胁,反被他趁势架起天魔殿,成就魔国。虽然这时候,鬼厌在秦行脑宫的力量,远远达不到“核心”的水准,但毕竟驻留在形神交界地这等根本之地,且和秽渊魔主法力没有本质冲突,甚至可以有限地控制一下。这就给他创造了机会——形势演变当真古怪,前面还是水火不容,与秽渊魔主激发的魔念抗争,可这个时候,又要借着那边的力量去做事。这种“古怪”,又是鬼厌一手制造的,仅仅是为了多一个选择的机会。是的,从一开始,鬼厌就为秦行度劫做准备,一开始玩的,也是一个循序渐进的法度,最起码要让几个魔君认为,他不是早有预谋……否则,真以为鸦老的刀不利么?可如今回头去看,其实他也没的选择。秦行又一次从海蹿起来,抱头惨叫,天穹黑云垒垒,与数百里外的天梭潮几乎要连在一起,此时的秦行,就像一块强劲的磁石,使海天之间可以目见的范围内,一切风暴雷霆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扭曲和趋向,由此成了风暴的心,连役灵老祖都频频注目。此时秦行心魔,已到了最炽烈的时候,而鬼厌的一缕心念,也艰难地越过疯狂蹿动的魔念电光,借着秽渊魔主的法力洪流,来到了“黑森林”的最央,就相当于神魂结构的最里层,那里有秦行一生不易的根本印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