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兴灾起劫 合理置换(中)

    夜狮是在阵型的较前位置,当头受风一吹,便觉得浑身毛孔舒张,骨肉跳动,便像是几十只手齐给他按摩,第一个感觉是舒服,然后才是警醒的念头跳出来,并很快勾连上种种令人心悸的知识和记忆。他怪叫一声“风灾”,本能地向后便退,这完全失态的一退使得阵势骤乱,但没有人埋怨他,而是人人闻声而色变。夜狮口的“风灾”,只会是一个概念,那就是真人修士“大小三灾”,公认最可怖的那一灾。在场的几个六欲天魔,都是大宗门出身,道基稳固,不需要过饥馑、刀兵、疫病的“小三灾”,而是全力准备火、水、风之“大三灾”。其又有高下,像詹基、陲月,还没有尝试度劫;分光、嚣离昧都过了火灾,至于夜狮、郑曼成二人,都是过了火、水二灾的,却都在风灾之前止步,已经有数百年不曾寸进。像夜、郑这等惊才绝艳的人物,都不敢去尝试,概因这风称为“大千颠倒风”,实是将天地法则掰开揉碎了,再随意拼接,变化性质,成为这一道横扫**的风灾,直攻你立身之本,挡无可挡,避无可避。界域于它是大孔砖墙,罡煞于它是粗眼薄纱,沾身便从百窍吹入,吹得五脏六腑不安本位,肌骨血肉片片零落,神魂元气离乱奔流……以前依仗的天地法则,尽都颠倒破碎,上下左右、生死幻灭,均无所本。天地间之所以产生这么一道灾劫,大约就是天地法则意志要看修士如何在全无凭依、举世皆敌,甚至于自己都要分裂造反的状态下,留得命在。过得去,便证明你具备了临时独立于天地法则之外、能够创立法则而不是依赖于既有法则的能耐,算你一个劫法宗师,过不去,自然就是骨肉化灰。这等灾劫,比测验长生法身坚实稳固程度的“火灾”,以及测验道基衍生法则自洽水准的“水灾”,都要高上不止一个档次,而且往往是随着天地大劫而来,当真是令人谈之色变。此界长生真人,敢用一些异宝奇珍,强身固本,炼体塑魂,试度“火灾”;也会用上水磨功夫,期以两三千年,重塑道基,调和阴阳,试度“水灾”;但真正敢主动去度“风灾”的,十个里面有两个就不错,大都是到天地大劫,无处可逃的时候,才孤注一掷,当然,过得去的,十不存一。夜、郑这等人物,相较他人,火、水二灾过得极其轻松,却也要有几百乃至上千年的准备再度风灾,才有几分把握。像是郑曼成,刚刚被迫拿了度劫的扳指来用,日后至少也要耽搁七八十年的时光,可谓损失惨重。风灾如此可怖,夜狮一见失态,也是情有可原。只不过,在他仓促后退的时候,那道暖风已经散失在海天之间,众修士一阵忙乱,迎来的却是空空荡荡的一片——阵盘的护持功能启动,就是海风都吹不进来了。阵势静了静,然后有人低声嘟哝一句:“风灾?”夜狮算是丢了回脸,但他才不会因为此事而乱了方寸,令他心悸的“暖风”消失,他立刻就振起心神,先与郑曼成对视一眼:“你看到了?”“有一点儿……”两人的视线都移向数百里外的海面,由于秽渊魔主虚空神通加持,这段距离完全不构成障碍,众修士的眼睛,甚至可以透过风暴雷火,看到天梭潮最核心的地带。天梭潮那边,万千天梭鱼的穿行不知什么时候“乱”了起来,所谓的“乱”,就是说天梭鱼的行进,不再是以前那种鱼群迁徙的天然模式,而是不断地穿梭盘绕,各有轨迹。这样看起来,鱼潮倒像是被什么力量惊扰到,简直就是要崩散掉的样子。可事实上,当几个聪明人,察觉到了目视的局限,结合着虚空流动的气机,仔细琢磨,却能够比较清晰地感应到,在纷乱的表象之下,原本躁乱的天地元气,出奇地竟然有了条通理顺的兆头。几十上百万条天梭鱼,遵循族群的天然本性,周边天地元气被他们搅得一团乱,可当有人能够操控每一条天梭鱼,使鱼儿按照他的意志游动时,只要他确实有“织布”的能耐,这几百万条“梭子”,就可以帮助他,织出最美丽的布匹……隔空驾驭天梭潮!把天梭潮视为“编织”天劫,调动天地法则的工具——役灵老祖是疯了吧!大劫法宗师确有短时间内无视天地法则意志,自辟虚空、自立法则之能,这也是他们区别于长生真人的重要标志之一,但随后的反噬非常可怕,尤其是役灵老祖这等受了痊愈伤势的,一旦引爆劫数,将再无幸理。他对东阳正教的大仇未报,何至于此?难道重伤之下,老眼昏花,把郑曼成等人当成东阳三魔君?不管怎样,麻烦大了。夜狮明知道役灵老祖的意图,却也不敢去碰那拟化的风灾劫难,只能领着众修士一路退避,凭借度,将距离拉到了两千里,按天梭潮的推进度,怎么也是一个多时辰的路程,可此处海域距离九宫魔域,也只有两千余里了。灾劫一生,动辙千里万里,他们这一退,等于是将役灵老祖“请”入门户。夜狮的脑壳隐隐作痛,这倒好,鬼厌那厮,戳出了这么一个祸事……好吧,也能说是探明了底细,否则真让天梭潮到了九宫魔域之上,突然一轮劫雷、火山、海啸轰过去,他们这些负责阻击的所谓精英弟子们,便是不死,日后在宗门内,也别想再抬头了。只是那厮是无意,还是有意为之?鬼厌还真不怎么意外,虽然他不能预见役灵老祖的手段,可是站的位置不一样,看到的东西、得出的结论自然也不同。鸦老给出的阵盘,其实就是九宫魔域的延伸,在阵盘所影响的区域内,他对天地元气的流动和相应的气机感应,都是非常敏锐的。役灵老祖的动态,他当然比夜狮等人早知道,而且见得更清楚。而且相较于夜狮等人的头痛,他心里却是骤然一松,早已做出的某个决定,终于有了落实的机会。“压住阵脚!”万密这傀儡再次充当了传话筒的角色,与之相呼应的,却是一直浑浑噩噩的秦行,陡然发出的一声嘶哑嚎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