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一章 兴灾起劫 合理置换(上)

    鬼厌必须承认,役灵老祖的做法,超出了他的预料,这正是指望他人的弊端,你永远没法将此变数计算在内。此时,以他为转,秽渊魔主的力量疯狂倾注,源源不断地注入到万密那个傀儡的体内,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马上要到临界水位的蓄水库,堤坝防线无时无刻不受到冲击。唯一值得庆幸的是,由于万密的层次比较逊色,相应的,秽渊魔主的力量虽恐怖,也只体现在流量巨大上,冲击力暂时只算一般。最让鬼厌头痛的,还是鸦老阵盘的运化,鸦老给出的阵盘,其实就是一个与九宫魔域贯通的“副阵”,一方面,此阵盘收集外界生灵的精血,供养九宫魔域;另一方面,正如夜狮所催促的那样,待阵盘催化到极致,便可以辟开一方“域外虚空”,请来秽渊魔主法相降临,那时候,对付大劫法宗师,也不是一句空话。但鬼厌更清楚,当秽渊魔主法相降临的那一刻,便是他魔染完毕,沦为傀儡之时。“咱们就这么退下去?”海面上,距离已经拉开了数百里,可越退越心没底,尤其是几位六欲天魔,各有心意感应,都觉得大不妥当,一时相顾无言。有那一位亲自出手护持,几位魔君又不亲自出手的话,岂不是说,九宫魔域定然要被天梭潮冲击一回?现在不只一个人后悔,刚刚捕杀天梭鱼的度还是慢了,若冒些风险,将天梭潮砍掉一半,减少一些冲击,就此回程也说得过去,不至于像现在这样,进退两难。“或可游击于四方,尝试绞杀天梭鱼,再拖延一段时间。”几乎没怎么说过话的嚣离昧终于开口,说的话并无新意,可紧下来几句,就颇是微妙了:“鸦老神算,既然交给我们阵盘,方方面面想来也都考虑到了,没有意外的话,阵盘的变化,想来鬼厌也能运使出来才对。”这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啊……照嚣离昧的意思,鬼厌完成了是鸦老的预判,没有完成难道还能指认鸦老算错了吗?那当然是你没有尽力的缘故。每个清楚内情的人都明白这一点,但若能借此推脱责任的话,又何乐而不为呢?马脸修士在这件事上,自然和嚣离昧持同一立场,配合得非常默契,当即附合道:“鬼厌前面做得不错,顾那么周全,想来不至于让诸位祖师失望……”说话半截,忽有一个声音插进来:“陲月师兄太客气了。”陲月是马脸修士的姓名,闻此声,众修士一齐扭头,却见说话那位,竟然是已成傀儡的万密,看他红洞洞的口腔启合,阴森的感觉便像是钻入内衣的毛虫,伤不到人,却着实让人不快。已经成为傀儡的万密,不可能还有意识,发话的自然就是数千里外的鬼厌,借着阵盘传导意念,再由万密出声。“能让师兄夸赞,还真是受宠若惊啊。”鬼厌讽刺的意味毫不遮掩,紧接着又道:“鸦老可是对我老大不满来着,让我专心布阵,少来分心……嘿,接下来若有什么照顾不到的地方,望请海涵。”言下之意,莫不是说,给哪一个加持的多一些、少一点儿、给不顺眼的穿个小鞋之类的可能性剧增了?不管怎么理解,除有限几人外,众修士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。万密傀儡的传话已毕,又向简紫玉道:“还请简师侄助我一臂之力。”简紫玉淡淡回应:“师叔但请吩咐。”“狗男女!”不知有多少人腹诽,可简紫玉对此全不在意,已依照鬼厌的指示,放出她的十丈红尘剑丸。那暗红光芒在海天风暴一个闪掠,便自不见,但很快,众人便有感应。在天梭潮的正后方,剑气飞扬跳跃,一轮爆发,就斩去了百十尾天梭鱼,那红尘剑光则紧接着消失不见,再出现时,又是在数十里外,其变动之,简直无视了天地法则,且没有任何人能捕捉到其轨迹。天梭潮头的役灵老祖明显皱了皱眉头。众修士这边,有人低呼:“虚空神通!”简紫玉这一击,没有用什么“应机”、“附魂”之类的法门,而是用最适合近战的“导意”之术,可数百里距离,竟然视若等闲,不是虚空神通又是什么?夜狮等人也清楚,鬼厌这厮,拥有令人妒煞的虚空神通,可他远在万里之外,明显不是其能力所及,那么只有一种可能,即鸦老阵盘,乃至于九宫魔域的威能。有心人都注意到,在简紫玉出手的时候,她脚下分明有一轮灵光加持,来自于海阵盘光路,由此可见,鬼厌是在提醒,或者可说是命令他们:你们完全可以这么办……别忘了,鸦老在后面看着呢!夜狮又呸了一声,狠瞪了简紫玉一眼,先前留下的一点好感和欣赏之意尽都消散,但他更知道自己该做什么,当先放出一件攻伐法器,乃是一件圆头短锤,“既然有魔主加持,大伙儿并肩子上了!”不管情不情愿,鬼厌都提供了安全简便的方法,他们也没有理由不出手。众修士最初都有些别扭,可真的出手几回,感觉又发生了变化。秽渊魔主的加持如何上身,不是他们关心的事,而等到加持上身之后,一层层变化的玄妙感应,才真正让人欲罢不能。他们出手时,心念之所至,数百里的空间距离,就仿佛不存在一般,偌大虚空,任由他们揉捏折叠,那是专属于“虚空”的独特感悟,堪称无价之宝。还有人想得更深一层,虚空神通何其宝贵,众修士虽是三宗精锐,真正具备虚空神通的,也只有一个半,郑曼成是一个,拥有紫陌红尘灯的简紫玉,是另外半个。其他就连夜狮都没有,要想运使自如,就必须要接受微少魔主更多的加持,受到魔染的机率无形就会提升。夜狮就奇怪:“我们受一分,你至少要受九分,还可能惹恼役灵老祖,害人害己……难道你能比大伙儿更撑得住?”正思忖间,虚空起风暴。面对虚空神通加持的攻击,役灵老祖也不能做到视若无睹,但他没有去护天梭潮,而是直接向夜狮等人出手,在大劫法宗师眼,咫尺、百里,才真叫没有分别。他也没有大动作,只是撮唇吹出一口气,便是长风跨海,咻咻而来。“护!”夜狮及时发动了阵盘一个防御功能,数百层有形无形的气壁连叠累积,身外海天之间,都被某种力量扭曲,可是,仍有一道和煦的暖风吹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