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章 役灵绝雷 鬼厌死局(下)

    夜狮看得很清楚,役灵老祖亲身前来,纵然有六名六欲天魔,其两人都是距离劫法境界只余一线,但对上这位老牌的大劫法宗师,还是没有任何胜算。这时他必须要埋怨鬼厌那边,效率着实不高,不然有提点秦行入魔的功夫,阵盘上的变化怎么还没有催到极至?若能如此,按几位魔君的推演,他们未尝不能和役灵老祖缠斗一二。九名修士早早就发力飞遁,再算上之前保持的距离,此时距离天梭潮头,大约有三十里左右,但和役灵老祖所在,至多有十五里。对一位大劫法宗师来说,这太近了!心闪过一连串乌七八糟的念头,夜狮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被秽渊魔主染化掉,而就在此刻,在他左前方,刚刚会合、被强拉着入阵的万密,本是抱镜掉泪,却不知受了什么刺激,竟然冲开了郑曼成的控制,放声尖叫:“呀!”声波化为实质,从海面上掠过,铮然如断弦,如飞剑,与灵殒鸟轰然对撞。如此应对之法,着实是粗暴笨拙了极致。诸修士还来不及大骂,一连数十道电环炸开,彼此推挤扭曲,那连迭爆起的光弧波浪,以及几乎要凝化为液态的电浆,看得魔宗修士这边倒抽凉气。现在可没有度劫扳指可扔了,就算他们现在离天梭潮有了一段距离,真被轰,仍然是没有好果子吃。他们连埋怨郑曼成的时间都没有,偏在此时,刚闯了大祸的万密,猛然间又上前一步,张开嘴巴,摄唇一吸,这一下真正算得上是长鲸吸水,前方的海面竟是在瞬间被吸力掀起了数丈高的巨浪,浑如海啸一般。电流受海水导引,在海浪蹿动如蛟,但最终却似受了某种力量钳制,横溢飞动的强劲,很快泯灭,而万密的嘴巴,就像是变成了无底洞,万斤海水并灵陨绝雷的电光,尽入腹。众修士瞠目结舌。但很快,他们就看到,万密脑后,一轮圆光升起,秽渊魔主法相呈侧卧之姿,显化其,澎湃的力量,压得方圆十丈海面平如镜盘,连一点儿波纹都不见。这是魔主的加持……或曰染化,而万密已经成为秽渊魔主和役灵老祖两边力量转和对冲的心。“蓬”地一声闷爆,众修士可以看到,前方万密身形猛地膨胀一圈,全身骨骼发出细密连绵的破碎之音,向后便倒。这时可以见到,其人已是七窍喷血,眼珠更是直接被挤得爆了,显露出黑红颜色的一对窟窿。这都在情理之,无论是秽渊魔主还是役灵老祖,其力量都不是一个步虚修士所能抵受,没有即刻粉身碎骨,倒能称为咄咄怪事了。“阵势怎么办?”分光收摄心神,一边问着,一边揉眼睛,受反噬影响,他面上九瞳魔相已经消失,一时半会儿也不好再用,可再看夜狮的时候,却见他根本没有反应,视线还是直勾勾地看着万密那边。他一怔移眼,随即也失了声。只见本是破布娃娃形状的万密,不知何时又站了起来,从头至脚,撕裂的创口尽都封合,全身骨骼像是被什么胶粘了回来,体形也恢复原状,然后他慢慢退回原来的位置,脸上木无表情,唯一没有修复的,只有那对已经爆掉的眼球。此时空洞的眼眶正放出赤金的火焰,似可吸人魂魄,皮下亦有电光偶尔窜逸流散,显然是在消化灵殒绝雷的余波。还能见到,他脚下一轮光波流转,映彻海水,这是与海水深处的阵盘光路彼此呼应,其他人脚下也有,但绝没有他来得细致清晰。由此,分光便知,万密已经不是万密了。其虽是形体俱全,可神魂印记怕是已全盘推翻,此时化身傀儡,与鸦老给出的阵盘合而为一,成为了秽渊魔主投放法力的载体,拥有了极大威能,可阵势一散,此人连骨灰留下都难。明白了此事,各人心底都是森森凉气涌了上来,如果他们遭了魔染,是不是也就是这个结局了?不管怎么说,有这个傀儡在此,即时的好处还是很明显的,战力飙升不说,完全由阵盘控制的万密拖后,众修士就可以一门心思地后撤,拉开一个安全距离——如果役灵老祖让他们离开的话。役灵老祖并没有追上来。至少相对于众修士的撤退度,役灵老祖座下妖龙,颇有些不疾不徐的味道,就那么飞翔在雷霆风暴的最前端,倒似是压着阵脚,徐徐而进。夜狮等人交换了几次视线,都觉察出不对劲儿来。看役灵老祖这模样,与天梭潮有一段距离,但保持同步,这是要护着天梭潮,一路直抵九宫魔域啊!“鬼厌你要拖到什么时候?”役灵老祖的压力下,夜狮真的有些躁怒了,但他也知道,此时埋怨鬼厌,理由也不怎么充分。以鬼厌此时的境况,造出万密这个傀儡,已经有了些“不顾一切”的味道,知情人都知道,那家伙正受着怎样的压力和危机。但……那又如何?不管是夜狮,还是其他的什么人,只关心结果!棋盘之前,鬼厌静静地看着棋盘,从役灵老祖现身到现在,隐身幕后的那几位,依然没有任何指示,保持着堪称冷酷的静默。虽然不说话,可意思很清楚:堵住他……这是你的任务。而鬼厌的理解是:堵不堵得住不重要,该“归位”的时候“归位”就行!将万密炼成魔染傀儡,是正确的决断,也是无奈之下的选择,若不如此,等若失职,其后果无需再说。可由此狂飙上去的秽渊魔主的力量,从他这里周转时,染化的压力提升了何止一个层级?鸦老等人,绝对是乐见其成。要知就算是鸦老这样的自在天魔,也不想正面对上一个有决死之心的大劫法宗师,想要降低损耗,有什么比立刻增强九宫魔域更有效的?鬼厌目前就是“大补药”的身份,役灵老祖若是直接降落在九宫魔域上空,上手便轰轰烈烈,来一个你死我活,搅乱局面,对鬼厌来说是机会;可若就这样慢慢地过来,恐怕只走到一半,鬼厌就真的归位了。这一位哪还是他的契机,分明是催命符才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