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四十章 役灵绝雷 鬼厌死局(中)

    灵殒绝雷这么轻松破掉,可无论是郑曼成还是詹基,脸色都不是太好看。这枚扳指是郑曼成祭炼了数百年,专门准备用来度劫的上等法器,如今提前使出,几百年的功课便付之流水,要从头来过。但若不如此,真被灵陨绝雷击,后续一连串变化,就要将他们完全打落下风,到时能逃回去几个,也不好说了。趁着扳指收拢电光的时间,郑曼成终于往后看了一眼,万密还是抱头鼠窜的架势,看得让人生厌。对此,他大袖一挥,那万密便似遭了鬼打墙,东转西转,竟稀里糊涂地自己跑了回来,再看郑、詹两人的表情,脸上就是血色尽褪。詹基脾气暴躁,开口就骂:“你个废物,我教的脸面都让你丢尽了!”与詹基的暴怒不同,郑曼成倒是很体贴的样子:“也不都怪他……是遭了魔染之故。”万密听了前半句,如蒙大赦,才要点头,后半句当头砸过来,当即让他脑一昏,清醒过来的时候,手上却已被郑曼成塞进来一物,却是一面铜镜。双手握住,感受其熟悉的制式和重量,万密猛地想起一事,脑壳里瞬间炸开的恐惧,像是注入了岩浆,炽热滚沸,恍惚间只听得郑曼成道一声:“将功赎罪,便献精血来用吧!”“饶……”万密尖叫告饶,可刚吐出一个字,郑曼成已在他顶门上一拍,本已滚沸的脑浆轰然一涨,巨量的精气倒卷神魂,往镜投去,手铜镜青光剧盛。光芒所至,海天之间突兀地出现了无数根交错纵横的纤细光丝,密密麻麻,有如蛛一般。而随着郑曼成心意流转,大部分光丝又都隐没,只留下有限百余根,愈显清晰。虚空留痕,万里追魂。这是正宗的无量虚空法门,一般在虚空的相应气机,只要不超过四个时辰,都会显露痕迹,以此法,便是目标在亿万里之外,也休想摆脱“无量虚空搜魂化魔大.法”的锁定,并即刻受到天魔袭扰,百日方休。万密开始打摆子,“虚空留痕”的法门虽然好用,每一次却需要献祭至少一位步虚强者的神魂元气,轻则道基崩坏,重则亡身殒命,不是特殊时候,东阳正教也不会拿出来,便是拿出来,一般也多是由多人同时分担,以规避死难之事。而如今,郑曼成拿万密一人充数,后者便是侥幸活下来,恐怕也是个废人了。此时万密的心防早已崩溃,神魂元气大半注入虚空镜盘,脑只剩下芜杂念头,想到可怖之处,已是涕泪俱下,可这种时候,就是想告饶也没办法。能看到,海天间留存的百余根气机丝线,有几根明显粗了一圈,比周围的更醒目,虽贯云绕电,亦未能遮蔽,那就是“灵殒鸟”的飞掠轨迹,以及相应的操控气机,由此追溯,可直指其源头。下一刻,垒垒乌云之后,光芒碧透,竟是穿透了云层,将一个模糊影像传回。影像四周,雾霾重重。见状,郑曼成又在万密脑门一拍,后者抱持的虚空镜盘,连续几次光波激荡,那厚厚的雾霾,便给层层洗褪,可万密这边,其耳鼻口等窍,都已经溢出血丝。现在没人去管万密如何,就是秦行都没人理睬了,众修士抬头,看那云层之后影影绰绰的影像。最先入目的,是一具舒展巨翅,宽至二十余丈的巨型凶兽,其头身蜿蜒如龙,双目赤红,头贯双角,勾爪如刀,鳞片为苍黑之色,却是胁生双翅,骨肉嶙峋,似有上古“应龙”之形,雄奇威凌,慑人魂魄。而就是在此凶兽之头顶,还高踞一人,随凶兽敛翅俯身,显露真容。其人身形与座下凶兽比对,几如爬虫一般,面上更是半边脸颊枯如干尸,称得上一个“丑陋”,然而他袍如墨染,披散头发,瞳眸有赤金之光,透空三尺,身外元气慑伏,虽是在雷云之,却自有百丈清平之地,无量虚空搜魂化魔大.法所召来的天魔,未及近前,便都化为清烟,内外相对,动静相成,赫然有云垂海立之势,倾压过来。役灵老祖!“结阵,加持!”夜狮的吼声响起,招呼三宗修士聚合在一块儿,身不由己的万密,还有在入魔与否挣扎的秦行都不例外。在出发之前,九宫魔域诸位魔君,已经提出了这种可能,也不能说是毫无准备,但准备再充分,面对一位大劫法宗师,也要集合每一股力量,共同御外,才有可能全身而退。就是万密、秦行这样的,也要利用起来——不如此,如何成阵?至于天梭潮……就算了吧!他话音方起,海水深层,忽有光芒层出,千丈海底,光路纵横,却是鸦老的那枚阵盘全力发动。光路所经、所围之海域,立化魔域,万千天魔召来,挡在前面,可转眼又在风暴雷霆粉碎。云层之后,役灵老祖似也有所感应,移转视线,似是往这边扫了一眼,随即振衣而起,无量虚空法门所形成的影像,就此扭曲。而海天之上,数十个龙卷风暴卷水分流,金蛇狂舞,亦分向两边,竟是开辟出一条路来。转眼,就有大翅击风,妖龙巨兽近五十丈的庞然巨躯,撕裂乌云,倾压海面,从路径央飞出,来到了天梭潮的正前方。这才猛地舒展翅膀,几要人立而起,而端坐在它头颅之上的那一位,更是居于最高点,背景便是海天风暴,如雨雷霆。役灵老祖亲身到此!这位大劫法宗师,当真是没有半句废话,或者说是懒得理会这些小辈,乌云之后,又有海燕飞出,在风暴雷霆之间飞掠,观虚空留痕的显示,那是灵殒鸟无疑,且不是一只,是一群!夜狮等人刚刚聚在一起,距离都没怎么拉开,此时看得脸都青了!分光闷哼一声,役灵老祖出手的时候,九窥魔瞳险些就反噬回来,以他目前的修为境界,强窥天地之秘、劫法之威,还是有些艰难了。这还是有“虚空留痕”的法术挡在前面,分去部分压力的结果。夜狮狂叫:“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