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九章 棋盘棋手 推衍之争(完)

    简紫玉的这一击,看似全无来由,却是一举打破了海面上僵持的局面,那一瞬间,七八道目光,霹雳闪电般刺在女修身上,尤其是分光,精于瞳术,其压力等同于实质,只隔一线,就要让简紫玉受创。对此,简紫玉只说了一句:“救人要紧!”四个字将人们的视线移转到秦行那边,只见本应是最为愤怒的秦行,此时却在红芒照耀下,神色空茫,有失魂落魄之相。反应最迅的,毫无疑问是夜狮,见状立时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虽说出来前,天穷魔君有过一些吩咐,但不管如何,秦行是他的同门、后辈,他不可不救。当下又一声暴吼,夜狮已用上了九玄魔宗撼摇心魔的秘术。分光的反应也不差,九窥魔瞳的目标转移到秦行身上,法力透出,洞彻其六欲消长,这是另一种意义上的解析,给夜狮的解救提供参考。其他人暂时选择了旁观。至于最关键的秦行本人,面对剧变的局面,终于从妄境的空茫醒来,却见到夜狮、分光这两位宗门内的强者,齐齐对他动手,登时就是一声惨哼,不可避免地被恐惧所摄,大惊欲躲。可这时他竟然犹未觉悟,脱口道了声“魔劫”,显然是把同门的攻击,当成了心魔幻境。“劫你个头!”夜狮恼怒他不争气,也吃惊魔染之声,吼声立时更深了一层变化。殊不知,在秦行形神交界地,潜意识里迸发的惊怖、警醒的念头,相较于之前,简直是千倍、万倍地爆发,虽然一时间还未能夺回“黑森林”里的优势,可就算这样,鬼厌面临的局面,也得到了极大的缓解。作为坚持最久、最为坚定的那个念头,其周围瞬间就聚合了以千计的同类念头,就像一条在洪流挣扎的火龙,纵然下风依旧,也搅得“黑森林”里天翻地覆,表现在神魂层面,自然就是秦行那堪称激烈的挣扎。鬼厌不知道这会给秦行带来什么伤害,他更关注夜师和分光,尤其是前者那摇动心魔的法门。那法门是作用在神魂层面,却必然要在最底层的形神交界处留下痕迹,天底下任何未能逾越此项天地法则的法门,都必然如此。鬼厌近乎贪婪地锁定“黑森林”每一个变化,尤其是秽渊魔主法力被压制的那部分,窥其形式——这里没有什么玄乎的心法,只有最本质的念头生灭轨迹,掌握了这个,再模仿出来,就等于掌握住了其堂奥,没有半分隐密可言。唯一可惜的地方,就是在复杂的“黑森林”体系里,实在难以窥其全貌,有“管窥豹”之嫌。即便这样,几个刹那的功夫,鬼厌至少已经掌握了几十类降伏魔念的方式技巧,至少省了数十年推演之功。而这时候,新的力量渗透进来。大约是法门和修为上的差异,简紫玉的紫陌红尘灯发挥作用,倒比夜狮还要晚一些,且其冲击不像夜狮的手段那样,与魔性念头针锋相对,势头感觉着要平缓得多。那股力量先激起一颗念头,出奇地竟然没有任何性质上的冲突,仿佛只是一片没有立场和趋向的“空无”,与当前魔染、警惕两类念头水火不融的场面很不搭调,然后它分裂开来。这次,分裂出去的念头终于有了“属性”,自然也就有了冲突,其小半湮灭,其余则受到此刻环境影响,分别散入“水火”之。但不管怎样,只要是还留存的,都有着极强的“生命力”,几次转折,大部分都留存下来,那些因水火不融,冲撞产生的芜杂念头,有一部分就流转过去,依附在侧。这时候,鬼厌就看出诡异来。在“火”这边的念头,多是恐惧、警惕性质,那念头所分,大而化之,很快聚拢成片;但在“水”那边的念头,却是恨不能把七情六欲等等,掰开了揉碎了,再分门别类,一一安置在,一眼看去,竟是条通理顺,倒似在黑森林,开辟了几十条交错纵横,又规范严整的路径出来。也正是在这种牵制下,本是声势浩大的风雨洪流,竟是给分割成大小不等的数百片区域,因其分得太细碎,已经在局部陷入了被“火焰”包围的劣势。鬼厌心便跳出一个想法:这是拉偏架吧……竟然还能这样做!接下便是“火焰飞腾”的大场面,在局部,一片片的魔念被扫除干净,正所积小胜为大胜,优势就像滚雪球一般,迅累积,虽然这场面只持续了极短的时间,就因为简紫玉的后力不继,再度进入僵持状态,但那两种法门结合,形成的强绝爆发力,还是让一旁的鬼厌看得心神动荡。夜狮的法门也还罢了,像简紫玉那种将念头分门别类,如臂使指的方式,简直就像是森林无形的主宰,让敌方也随着她的意念行动。莫非这就是……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!“受益匪浅,受益匪浅!”如果简紫玉在眼前,鬼厌定会握手致谢,相较于前半段水火相激的混乱,还是这种分割包围,思路清晰的场面,更适合他记忆和学习。不管是这种法门本身,还是由此映衬出的夜狮法门玄机,又或者是魔念的滋生、分类详情等等,都给未来鬼厌分析推演“黑森林”体系,带来了极好的提点、示范,乃至于灵光、思路之类。他一时也无法计算,究竟得了多少好处,能节省多少时间,再说了,目前这个也不是重点。秦行终于从妄境半醒过来,挣扎欲出,但究竟能不能真正逃出魔染之劫,还要看他的运道。真正的好消息是,秽渊魔主法力的输送度,有了明显下降,以至于真正的战场——鬼厌本人的形神交界地,秽渊魔主的染化侵蚀度,也猛降了一块。鬼厌暂时松了口气。只是,他还不能专心去解决自己的魔染状态——那无疑是最愚蠢的暴露,虽然现阶段,幕后操控的几位魔君,想来已经极其不满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