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九章 棋盘棋手 推衍之争(中)

    当局者迷。海底数月,坐镇明堂宫,与秽渊魔主法相勾连,这一警句,便悬在鬼厌心头,如锋利宝剑,时时有寒锋凉意,点刺心。万密、秦行入瓮,是因为妄图不劳而获、以小搏大,而他这样居于棋盘之外,掌控全局,断人生死,也不是自己应有的水准。还不是依靠鸦老的阵图,借用秽渊魔主的威能,说到底,与棋盘上九人的处境,并无本质区别。不,应该更有不如。像夜狮、郑曼成这样的强者,虽也受到秽渊魔主加持,但心神清明,意志坚定,只不过是把魔主法力当成一种工具,当用则用,不用就丢弃,绝无依赖。更重要的是,他们有这种自由,相比之下,鬼厌有不接受的可能吗?显然没有!时间一点一滴地流逝,就像棋手进入长考,在几乎模糊了时间界限之前,鬼厌终于落子。如今鬼厌神游之地,乃是九宫魔域和鸦老阵图“交界处”,一举一动,都同时引起两方的变化。对应万密的那枚棋子,被他移了一格,几乎同一时间,天梭潮前的万密,一个旋身,借着风潮之力,斜掠出数百尺,使得东阳正教三人的阵形拉长了一些,为了维持阵形,郑曼成和另一名修士,都向那边偏移,整体上,三宗修士之间的距离,就拉得更大了些。这一手,在局面上,其实不具有任何意义,若说有,也仅仅是试手吧。之所以那么慎重,则是因为在落子的前后,鬼厌分身的核心念头悬照,锁定了形神交界地的“黑森林”体系,既然躲不过去,他要看一看,秽渊魔主的法力,是如何侵蚀意志,扭曲思维的。选择万密,也是因为此人最易控制,几乎不怎么借用秽渊魔主的法力,侵蚀的程度应该较轻才对。结果比想象的还要好,形神交界地,念头的生发,并无异样,反而因为全神贯注,显得条通理顺,心念的源起、流动都在可控的范围内,由于其高度集,形神交融,形成了可观的神意力量,像是贯穿森林的大河,奔涌前行。其实,秽渊魔主的力量也侵入了这里,但因为程度过轻,便像是朦朦细雨,经过形神结构的数层过滤,反倒成了滋补的养份,又如淅沥的小溪,汇聚百川,强化了神意力量。很显然,驱使区区一个万密,秽渊魔主的侵蚀,还在鬼厌的控制范围内,那么,再加一个又如何?秦行的棋子也动了,进入到“顿悟”状态的他,其实比万密更好调动,但这种状态,是秽渊魔主“赐予”的,鬼厌更省力,就代表秽渊魔主的力量,要加持得更多。“黑森林”之上,核心念头观照,由于“黑森林”体系,变化太过繁复,要想长时间处处关照的话,心念消耗之剧,不可想象。鬼厌干脆借用了“玄元根本气法”,心象之概念,将其形象化,这也符合人身既有的思维方式。此时,“放眼”望去,形神交界地真的成了一片无边无垠的黑暗森林,穿行其的大河,渐沥的小雨、清溪,都历历在目。而下一瞬间,“黑森林”,大雨倾盆,穿枝打叶,烟霭流动,森林的水系不一刻便满盈,水满则溢,各种奇妙的念头,就此生发出来。“黑森林”里,代表念头分裂、蹿动的“树枝藤蔓”,吸收了巨量的养份,一阵疯长,因其出于同源,又是在同样的环境下,绝大部分新分裂的念头,都有同质化的倾向,如此自然就形成了一股思维的洪流,要在神意力量的大河,再分出一股出去,至于其倾泄的方向,自然就是秽渊魔主无疑。只见森林深处,秽渊魔主的恢宏.法力,已经留下了刻痕,千万条枝蔓穿梭扭动,覆盖了一片区域,彼此穿织,渐成轮廓,眼看一具魔主法相将要在森林凝就。一旦成功,再想驱离,不知要耗费多少心力。由此,鬼厌便知道,鸦老、日魔君等人,对他的算计一刻都没有停止,而且是变本加厉,让他借秽渊魔主法力,隔空主持阵图,就是一个致命的陷阱,还逼着他,必须要跳进去。无论如何,都要阻止这种趋势,可问题是,目前仍不能真正与鸦老等人决裂,否则反手便为齑粉。鬼厌抛下了对应于秦行的棋子,想暂时缓解秽渊魔主的侵蚀,可落子无悔,一旦移动了棋子,想要再断棋局,又哪能够?这办法不成,鬼厌立刻又澄静心神,想以“凝神不分”的路子,将黑森林的思维乱流归拢起来。只是,效果差得可怜——鬼厌一身魔门法统,用上玄门的路子,正是事倍功半,难以相融。鬼厌又将秦行的棋子拿起来,在手掂了两下,其实不管执棋与否,既然开始下棋,他都是秽渊魔主和秦行之间的介,秦行的沉沦妄念就是引子,每一个点滴,都会引来海啸般的伟力。要不怎么说,秽渊魔主法力恢宏第一,家大业大,随便一点儿反馈,都让人受用不尽。这只是秦行一人,若是推到所有人身上,恐怕只一个来回,鬼厌这边就要被秽渊魔主的恢宏之力彻底染化,再无翻身的可能。如果人人都是万密就好了……念头方动,“黑森林”,便像是燃起一簇火光。万密!这个甚至连七情六欲的关口都过不去的家伙,给了鬼厌灵感。为什么操控万密,不但无害,反而有利?就是因为余慈本人就有控制万密的能耐和办法,换一个环境,换一种方式,那厮也逃不过他的手掌心。也就是说,其沉沦之力,到了鬼厌这里,已经消化得差不多了,很难勾动秽渊魔主那边更强大的力量。至于,鬼厌终于明悟,鸦老的阵图,只是在九宫魔域和九名修士之间,搭了一个通道,鬼厌就是开关、调节的阀门,只不过,他身在明堂宫,受九宫魔域所限,层次又相差太远,想要拒绝秽渊魔主的力量,根本不可能,阀门的功用,就废了一半。如果对面九人,还是秽渊魔主这种层次,他根本就没有半分希望,可现在的情况是:那九位,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。棋子重重重落下,他还有机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