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八章 千里飞剑 无漏加持(上)

    按计划,魔门修士停留在这个位置,是为了初步检测鬼厌运使秽渊魔主法力的能耐,也是给自己留个余地。导引天梭潮不是个简单的事情,要保持一定的安全距离,目前天梭潮距离此地还有**千里路,计算双方的度,正好是一个时辰的路程,这段时间,正好可以进一步检测鬼厌的造诣。“那个色胚可不可信?”居于九人正,是一个须发蓬松的大汉,看起来粗鲁壮实,心直口快,说起话来,则是尖锐得不留半点儿情面。此人名唤夜狮,在众修士修为最高,资格最老,是九玄魔宗三代弟子的翘楚,人们常以“狮王”称之,他这话是对西支的几人去的,可是嚣离昧傲性不改,懒得理会,简紫玉更是由始至终保持沉默,倒是西支一个从未与鬼厌照面的马脸修士咧嘴笑道:“我等又怎是因人成事之辈?”他这边话音方落,九宫魔域的加持便开始了。第一受到加持的是简紫玉,看女修身外绽开的一层法力灵光,就有人笑:“那位果然是怜香惜玉的。”“就是保守了些,简师侄这样的绝色,不拿出些手段,怎么能成?”调笑间,九人都受到秽渊魔主法力加持,间隔相差也不是太远。这一轮加持,并不是急着增加众修士的法力浑厚程度,而是帮助他们与魔主法相预先联系,一旦进入战斗状态,可以凭各人所愿,借用魔主威能。鬼厌的这种做法不能说错,但秽渊魔主法力恢宏,用以加持,一口气刷上几十上百个,也没有问题,这样一个个点名,显然是对驾驭法力缺乏信心。当然,更过分的话,这些人也不会说了。否则在随后的战斗,就算九宫魔域还有老祖镇压,真被鬼厌暗地里使几个绊子,也是麻烦。夜狮哼了一声,当先前行,他行进度极快,等到秽渊魔主法力加持到他身上时,已经是数十里外了。抬头往海水上层扫了一眼,咧了咧嘴,纵然有茂盛络腮胡的遮掩,这个表情也足够扎眼。他对鬼厌这等名声鄙陋之辈,还是一百个看不上眼,但让他还可以忍受的是,这人倒不算是混日子的,加持的感应直至远去五千里外,都还没有明显的减弱,纵然拘紧,总还说得过去。算了吧,也没有指望太多……夜狮嘴上不饶人,其实是颇有大局观的,否则也不会有“王”的称号。他心里清楚,九名修士,来自于三个宗派,以前也不怎么和睦,有两个干脆结了死仇,没那么些话好说,若不是天梭潮的冲击力无以伦比,少数人根本不可能阻拦,且鸦老拿出一幅阵图,指明要九人合力,他们怎么可能如此轻易聚在一起?由于三个步虚修士的拖累……好吧,算两个,手持紫陌红尘灯的简紫玉,战力在九人反而是最靠前的那一批,夜狮也有几分忌惮的。不管怎么说,一个时辰飞出五千里路,相较于真人修士的度,毕竟是慢了一些,不然此时已经和天梭潮正面对上了,现在则还有时间做一些侦查和布置。“分光。”一直跟在夜狮身侧的瘦小男子闻言,嘻嘻一笑,原来不怎么起眼的平凡面孔上,先是眉心开裂,露出一只金光内蕴的竖瞳,随即以面孔线为界,自额头而下,一溜三对乌黑瞳眸显现,由此共计九只眼睛,八黑一金,妖异诡谲。这是九玄魔宗的独有瞳术“九窥魔瞳”,此瞳术可窥天窥地窥人心六欲及骨肉脏腑,且难以察知,故曰“九窥”,能以“九”命名者,无不是九玄魔宗的核心法门。这分光名字古怪,却已经将“九窥魔瞳”修炼到了目前修为下的极致,魔瞳一开,万里虚空,如在眼前,若是锁定目标,就是远去十多万里,也难逃脱。不一刻,他就将天梭潮的情况报来:“距离,两千六百三十二里;方向,偏北五分;度,一千二百里;数目,二百四十六万七千七百五十九尾……好家伙,过两百万,绝对是大潮了!”夜狮对分光的虚荣心和恶趣味向来不屑一顾的:“有数数儿的心思,你不如看看,‘弄潮’的家伙在哪儿!”旁边郑曼成慢条斯理地道“鱼潮声势已成,幕后之人没有必要冒险留在鱼潮附近,分光兄弟若有余闲,不妨看一看,天梭鱼个体之,有没有什么碍眼的物件儿。”郑曼成身形修长,笑容温润,看起来十分亲和,在魔门有“二月春风”之号,他是此行东阳正教修士真正的主事人,也是萧垒嫡传徒孙,论身份地位,不在夜狮之下。但他为人倒是低调,一开始就说来得晚,对周围形势不熟,将自己摆在“辅助”的位置上。夜狮对此人也有几分忌惮,闻言只是嘿嘿一笑,拿眼看分光。“正在看呢……”分光表面上笑嘻嘻的,其实也是心高气傲之人,自然不会在面子上落了下风,不一刻就又是发笑,随手挥去,众人眼前,便铺开一幅绵帛,其上光泽湛蓝,随风摆动,若海潮翻滚,而其间则有万千细碎光波跳跃。众人细看,才知他一挥之间,竟将两千里开外的情景倒映出来,且百万天梭鱼的气机密织,也能感应个三五成。郑曼成讶然道:“不愧是分光师弟,这一手倒有无量虚空搜魂化魔之术的几分神髓了。”作为无量法统的继承宗派,他这东阳正教修士的赞语,颇显真诚。分光也颇有几分得意,他借手“留景锦帕”的神妙,小小露了一回脸,只可惜,一想到“二月春风似剪刀”的名声,这几分得意不免就打了对折。咳了一声,他道:“郑师兄果然心思缜密,这二百万尾天梭鱼,至少有千分之一,在肚腹安了别样的物件……”说着,留景锦帕上的那些“细碎光波”,也即天梭鱼群,就有一部分染成红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