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七章 心念之底 形神之界(下)

    玉符烙下的魔纹图画,非常复杂,又是一种之前不怎么擅长的体系,鬼厌在谷底时,是不求甚解,强行记忆下来,此时解析体悟,进度就非常缓慢。况且,为安全起见,他一直将部分意识分划在“黑森林”,谨慎守备,提防其可能出现的“机关”对鬼厌形神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或伤害,所以,一直到第三天,他对这一套魔纹图画,才有了些大概的认知。图纹涉及到的,是九宫魔域与虚空神通相关的部分,其实就是构建域外虚空环境,使魔主法相、诸天魔发挥最强实力的手段,内里果然深奥玄通,与明堂宫这里的魔纹图画相接合,直指关窍,很多之前感觉过份玄虚的东西,一点就透,引人入胜。尤其让他惊讶的是,这种手段,截头去尾,理论上完全可以应用在“天魔殿”法门,加持在“方寸魔国”之上,使其“环境”更适合天魔生存,也就变相地提升了魔国威能。到这里,鬼厌不得不表示怀疑:萧垒拿出这东西,是不是就是对此而来——鬼厌的手段,在魔门大佬眼,不是秘密,投他所好,也不过是举手之劳,也使他越发地难以拒绝。至于钻研进去后,会有什么结果……萧垒他们自然会提供检验的机会。第十天,嚣离昧上门,交给鬼厌一个任务:“祖师有令,明日由明堂宫请魔主法相加持,以对外敌。”听嚣离昧讲话,鬼厌睁开眼,却依旧保持着面壁的姿势,自回来那刻起就没有变化。他上次出手,直接对上了日魔君,这次又要招惹谁?鬼厌绝不想做那几位魔君手里的刀子,可惜,目前的形势下,这种事情由不得他拒绝,半晌,他终于开口:“有几位魔君在此,还有谁敢来捊虎须?”“笑话,别人不来,难道就不能找几个不对眼的开刀?”嚣离昧一声冷笑,但终究还是透露了些信息:“外围有些蠢货,意图引来‘天梭潮’,打乱魔域的布置。如今自然要先下手为强,杀一儆百。”“天梭潮……”天梭潮是东海海域最壮观也最可怕的鱼潮之,没有之一。作为鱼潮主体,天梭鱼体积不大,一般只有两寸许,但全身上下,坚若金铁,在水游,每个时辰可达千二百里,堪比飞鸟。超过百万条天梭鱼汇成浩荡鱼潮,横行东海,劈波斩浪,可谓胜景,极是壮观。只是当鱼潮成形时,真没几个人敢靠近观景。天梭鱼算是杂食,但因没有什么天敌,数目又极是巨大,很多时候吃得周边海域生灵灭绝,便会自然开启天赋本能,对附近的天地元气下手,正所谓“饥则鲸吞无度,饱则穿织无方”,就像是几百万牵着天地元气的梭子,织不成布匹,但搅局的能耐,天下无双。所过之处,常常是引起数千里范围内的天地元气剧烈变化,飓风、雷击、漩涡等等,层出不穷,天地法则颠倒混乱,曾有倒霉鬼直接在那里被引爆了劫数,含恨而亡。除了天梭潮外,还有海蜃楼、逍遥鸟、天柱天瀑等种种发端于或者出现在海上的奇迹胜景,由此界修士归纳为“海外十景”,也有叫“海上十劫”的,都是在海上讨生活的修士不可不知,也不可不防之事。能想到用这种方式,并且能做成功,想也不是无名之辈。话又说回来,魔门诸宗结仇无数,有人来捣乱才叫正常。鬼厌终于答应下来:“明日我在明堂宫压阵就是。”嚣离昧当下再说了一些计划,满意而去,鬼厌视线落在已经恢复到正常状态的石壁之上,透过满壁的魔纹图画,他似乎可以看到九宫魔域所内蕴的无垠虚空,那里再不是空茫莫测,其结构渐渐有了脉络,但距离能够“做些事情”的程度,还差了一些。他把玩手玉符,沉吟不语。时间过得飞快,第二天,鬼厌正在面壁推演,室外一声金锣响,明堂宫四壁渐转透明,魔纹图画流动,形成了似通透又严密的空间。此时在他身边的只有无垢先生,鬼厌招呼了一声,将心神透入壁上魔纹。九宫魔域已经发动起来,明堂宫这边的操控权限也已放开。秽渊魔主恢宏的法力从虚无来,充斥八极,于明堂宫正上方,凝就法相。在鬼厌眼,自然不会有什么仙佛之身的幻觉,魔主法相的腐朽之躯,一开始就填满了视界,尤其是蜡溶般的下半截,着实撼动心神。但就在这令人作呕的腐朽巨躯之,蕴藏着直指魔本根本大道的玄秘,不打半点儿折扣。只要是魔门修士,有几个能抵挡其诱惑?以这个角度看,“原版鬼厌”的动摇,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,相反,他能坚持到现在,才真是奇哉怪也。不知萧垒等魔君,乃至于仍未谋面的鸦老,是怎么看待此事的,如今鬼厌能做的,也只是扮演好自己的角色罢了。秽渊魔主法相之下,明堂宫,鬼厌闭上眼睛,但他的心神,却是借着魔主恢宏.法力,如操飞舟,如驭海潮,排空直进。但并非是往九宫魔域形成的虚空内,而是向外抛出,顷刻之间,已经横越千里,将周围海域彻底纳入管控之。从“内压”转为“外放”,这种方式,放在十天前,他未必能用得出来,从这一点来看,这次要他在后面坐镇,大约也是萧垒等人的一个测试——对九宫魔域抱有警戒、排斥之心的人,恐怕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。这时他就看到,距离九宫魔域铺设海域约七百里,一行魔门修士,悬浮在浅海区域,计有九人,其他认识的只有三个:嚣离昧、简紫玉,还有东阳正教那一位“金主”故旧,应该是叫万密吧。一行九人,像简紫玉这样的步虚修士,只有三个,其余六人,无不是长生真人的级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