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五章 秽渊法力 魔域之祭(中)

    那人身量颇高,身披锦袍,头束发冠,玉带围腰,颇是豪奢,气势极盛,莫名就给人“这身装束只是便服”的感觉。鬼厌肯定没有见过此人,两边的记忆都是如此,可莫名的熟悉感,却是挥之不去。是哪个大人物吗?像这种层次的高手,一旦起了警惕之心,气机运转就是别样层次,鬼厌便看到,虽是在海底,那人身外,忽然就是大放光明,方圆十里海域,阴影都被驱散一空,却又找不到光源之所在,光芒没有强弱之分,尽显明丽辉煌。他那些手下也有些手段,但在此人光芒之下,都黯然失色。可也正因为如此,此人的气机已经冲撞了覆盖在头顶的秽渊魔主法力,双方的碰撞就以这么一种形式,突兀降临。说是碰撞,也不太准确,此人辉煌的大光明法,与秽渊魔主的法力,看上去完全是在两个不同的层次。任他大光明之力遍照八方,源于秽渊魔主的六欲浊流湍急,如高峡飞瀑,轰然而下,却几乎没有任何**上的冲击,恢宏的力量直接破开这一行人的心防,不是绞杀,而是展示那浩瀚博大,无远弗届的力量。秽渊魔主的腐朽身躯,重新化为仙佛之体,在每一个人心神上映现。又闻仙曲梵音齐奏,诸天神明欢喜赞叹,无量无边之力,充斥虚空。这一行人没有一个弱手,便是惊慑心神,也是一瞬间的事,破开那一层简单的迷障,也很容易,可接下来,他们也理所当然地经历了鬼厌曾经的感受。顷刻间,腐朽肉山化现,那丑陋法相给人添了堵,可秽渊魔主的法力衍化,并无休止。在腐朽肉躯映衬之下,秽渊魔主的无量神通法力,反而更是清晰,其在虚空之,甚至就在那令人作呕的肉脂上,演化出种种玄奇之相,那是真正的通玄法诀,魔门要旨,却是浅白如话,且每一个都是深得损人利己之法,天魔他化之妙,以此修行,完全不用费什么力气,就能直抵长生,连破劫数,至于无上之境。当然,一个隐去的前提就是:皈依秽渊魔主,遵循其天魔之道。在那般恢宏浩瀚的力量面前,人们哪还能轻易稳住心神,思量背后的陷阱?玄妙法门之前,什么人都要愣一愣神,有人心内稍有警醒,却也在魔主伟力的全面压制下挣扎,还有几个已是不自觉地调运气机,暗尝试,稍一沾染,便有无止尽的力量辐射开去,渗透到他们体内,活泼泼流淌,充盈四肢百骸,贯于毛孔发梢,力量是如此满盈,轻而易举就冲开一切阻滞关碍。在鬼厌的感觉,就像是接受修殊胜行愿无量佛光的加持——他的感觉再扩增十倍,大约就是那一行人所经历的强度了。此时已有人降伏在那无边伟力之下,可笑犹自以为,是自家资质超凡,在敌人攻击悟出了天魔要义,喜不自胜。殊不知其根本已经动摇,尽在鬼厌掌控之,只需念动,便足以令他永沦。如此感应,有着可怕的感染力,一人动摇,周边修士都跟着不妙了。鬼厌只需要有针对性地再展几分手段,除央首领外,将其余人等各个击破,也没什么问题。如此操控生死人心的体验,当真爽利。这等力量,却攻不破小五那边……唔!念头一转到此节,鬼厌心神激颤,猛然间从有些恍惚的状态警醒过来。激变之下,灵智更为清明,一下子从局闪脱,却是转瞬一身冷汗。作为明堂宫的镇压真人,九幽魔域的运转,他不用操心,可一旦涉及秽渊魔主,那恢宏的法力运转要通过他,那些被征服、染化的修士之反馈,也要通过他。他只道对方遭难,其实作为两边互通的枢纽,最危险的就是他!那些人在秽渊魔主的法力之下,个个不堪,而作为臭名昭著的鬼厌,又能强到哪儿去?这一点,嚣离昧完全没有提及,其心可诛。倒是在紫陌红尘灯内,简紫玉确有指出这点,给他一个含糊警告,是用“猜测”的方式——她在魔门西支已经边缘化了,不知那些宗师、大佬的算计很正常。同时,她还做了就此进一步分析,若鬼厌真的沉迷其,说不得就要化入魔域,成为秽渊魔主法相凝化时的载体,到时九宫魔域的威能会再上一个层次,而他则是生死两难,永远沉沦在秽渊魔力之,比活炼傀儡还要凄惨。不管真猜还是假猜,是示好的提醒还是强迫式的威胁,鬼厌觉得,简紫玉所言,与事实已经不远。屏住呼吸,闭上眼睛,鬼厌缓缓调运气机。他明知道嚣离昧在暗观察,必然会对他的定力生出疑心,但也不能因为这个,就迎合此污秽魔意。那样的话,被**所操控,沦为妄境之源头,天魔之美餐,指日可待!他算是暂时躲过一劫,而此时再作体会,忽又发现,这一行修士,如此容易接受天魔法门,更有体悟,其出身大是可疑,而正抵挡秽渊魔主法力的那个修士首领,其所放射的大光明力,虽是灿烂辉煌,但究其本质,也与魔主之力没有多少冲突。他的视线移到其余几人身上,尤其是那个被摄了心神,动摇根本的倒霉蛋——这个看起来也眼熟啊,尤其是被秽渊魔主摄来了许多记忆片断,也能做为参照。仔细梳理一遍,他终于恍然:是他!事实上,这人是段湘的一个大客户,经常牵线搭桥,做一些丑事,当初他在搜检死鬼段湘的神魂时,记忆下来。那人的身份来历是……东阳正教!三方记忆连成一串,对间领头的“大人物”,鬼厌就是硬猜,也能猜出个答案来,更别说,还有这张似曾相识的脸。这一位,与当年剑园,和他结了死仇的“仁义无双”萧浮云长了一张极其相似的脸……记得了,当年剑园之役后,他还专门做过功课,萧浮云在东阳正教里的终极靠山,东阳三魔君之一:“日魔君”,萧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