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四章 高楼小宴 长生之难(下)

    从紫陌红尘灯的图画迈步而出,鬼厌看到,由图画魔纹封起的狭小空间内,青狼山主还在昏迷之,无垢先生则横剑膝前,默默打坐,能够在这种环境下入定,不管怎么说,定力还是不错的。回头看简紫玉,见她自顾自将宝灯祭起,悬在自家头顶,如虚似幻的图景将她罩住,形神俱消,不免让人揣想,她是不是化为了画人物,融入到滚滚红尘之。包括嚣离昧在内,也没有人来打扰他们,只有那无明魔主的法相,在九宫魔域所化的虚空内,喧嚣如故。八臂法相放射出层层火焰,与五岳真形图上的霞光粘连在一起,此消彼长,已经进入到了僵持阶段。不过,魔主法相也不是一门心思硬压下去,这段时间,火焰之,时不是就鼓起几个巨大的浆泡,掀起强绝的爆发;又或是凝化出多个充斥着残暴狰狞意味儿的火焰妖魔,高逾数百丈,移山拿岳;火焰颜色也多次变化,每一次性质都是激变,引起虚空动荡,显然是威力惊人的神通。可是五岳真形图就那么一道霞光外扩,不管什么变化,都难以撼动。到得后来,法相的控制者大概也知道,这种手段效果不佳,也慢慢收了心思,只将无明魔主法相祭在虚空,火焰流转,化为一**日,或者更像是一个熔岩湖,每一道火焰洒下,都是粘性极强的液滴,粘连在霞光之上,誓要烧穿烧透才罢休。虚空传出的爆鸣声,嘶嘶啦啦连成一片,仿佛是锯金铁,磨糙石,难听得很。声音一入耳,这边各人心头就有莫名躁动,使人不安于位。这下子,入定的无垢先生也承受不起,皱眉睁眼,深深吸气,才维持着内外气机均衡,抵御九幽魔域的控制。鬼厌也花了一点儿时间调理,这还是被余波扫到,处在攻击正锋的小五如何抵挡,真的难以想象。但此时,他只能按下担忧的心思,按着魔门之法,还有之前从简紫玉得来的消息,细细体会。他定力也是了得,心神渐渐由乱生静,浑不觉时间流逝。嚣离昧间来了一回,鬼厌潜心体悟,没搭理他,由无垢先生出面应付,将要送往四海社的消息交出去,嚣离昧也匆匆离开。等鬼厌从半入定的体悟状态醒来,问过无垢先生,方知已是七八个时辰过去。青狼山主辗转呻吟,情况只有更糟,角落里,红尘图景流转不定,不知道里面的简紫玉是个什么状态。先前在紫陌红尘灯的掩护下,简紫玉说出了很多信息,有些很有价值,还有一些,需要验证。当然,一些场面上的话,还是要讲的。“青狼老弟的伤势……”“心神之伤,最是棘手,此地也着实不是养护的好地方。”无垢先生拿不出什么好办法,但或许因为如此,他也淡定下来。鬼厌也搞不清楚他和青狼山主的交情深厚与否,见状就不硬凑上去了。很快转入正题:“先生可知简紫玉的老师是谁?”无垢先生稍一顿,便答道:“是‘幻荣夫人’,上一劫初登入劫法宗师之列,然而魔门分裂内讧时,受了重伤,长年闭关,少为今人所知。”“原来如此……”鬼厌对这一位的印象确实很淡薄,不过无垢先生提供的消息,也能和简紫玉那边对上号。有些事情,无垢先生也看在眼里,倒是没必要瞒太多,他又问道:“幻荣夫人在西宗地位如何?”“创宗元老,地位甚高。”无垢先生先生也大略知道鬼厌问题的因由,将大路边上的话稍一提,又道:“但据说因伤势所误,魔功反噬,神智时昏时醒,身外常年有‘天魔妄境’笼罩,因误入其,死掉的西宗修士,也不是一两个了。”妄境?余慈只见过两次妄境,一次在黄泉秘府,看到十方大尊座下的马槐,心生妄境,死于其,还得乌蒙蝉蜕;另一次就是在陆青身上。二人所生妄境,大小不等,后者或许更玄妙一些,但所见之时,都没有越过长生级数,可诡谲之处,已令人心悸。他真还没法想象,劫法宗师生就的妄境,会是怎样一个场面。他点点头,也就不多此一举去问幻荣夫人的人缘如何了。有这样的师尊,怪不得简紫玉压力如此之大。接下来的时间,鬼厌除了与无垢先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,验证一些消息,便是投入到对九宫魔域,乃至于无明魔主法相的观察、体悟去。如此过了三日时光,将到嚣离昧许诺的,发动秽渊魔主法相的时辰。没有拖延,嚣离昧提早半个时辰,就到这边来,径直问道:“鬼厌你在阵多日,感觉如何?”鬼厌从头到尾,都是抱着“破阵”的念头去观察,几日来,虽不曾找出什么破绽,却也颇有所得。当然,这些心得没必要对嚣离昧讲,他只道:“何时显化法相?”“时辰到了,自然转化。”嚣离昧慢条斯理地回应:“不过丑话说到前头,秽渊魔主对五岳元灵起不到什么克制之力,若是间有什么反噬,只能由你接着。”鬼厌哼了一声,从简紫玉那里得来的消息看,嚣离昧所说,其实大半是真。不提秽渊魔主,只看虚空正显化的这位:无明魔主,也就是大梵妖王的法力性质,其实从法相之上就能见得,虚空燃烧的火焰,外在形态或许以赤火妖炎为主,但究其本质,却是直指人心执念,以恚怒为外相,无明火烧起,毁尽修行,故而有种种狰狞、痛悔面目。一旦在人心激起共鸣,那一把火,便从心底烧起,再难抵御。九宫魔域放出无明魔主法相,其实就是因为困锁五岳元灵时日渐久,意图借此诱发其焦躁之心,生出魔火,如此内外交攻,可以不攻自破。此即“发乎其心”,是因人、因地、因时的克敌之法,也是一应魔识法门的应用根本,所谓“风起于青萍之末”,即如是焉。但坦白讲,目前来看,效果一般,也能见出,小五的性子还是比较稳重的,定力深厚……咳,说是不思进取,也能说得通。这已经是比较“对症”的了,至于秽渊魔主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