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四章 高楼小宴 长生之难(中)

    鬼厌笑容敛去,简紫玉话里透出的信息,让他有些不爽,森然道:“你窥我心神?”“是鬼厌师叔磊落。”在鬼厌对面,简紫玉半侧身坐着,像一位家教甚严的千金小姐,却是轻轻巧巧将此事绕了过去,就像间一大段事项尽都不存在一般:“说起长生第一难,实是道基之难。”“你们这些高门大户,也为道基瑕疵苦恼么?”鬼厌视线在她脸上一转,将信将疑。“立道之基,因人而异,前辈大能,历代祖师,固然是传下直抵长生之法,可各人资质不同、根骨不同、心性不同、乃至机缘不同,成道、成魔,又哪能千人一面?说不得只能相应调整,区别只在调整得或大或小,或刻意或无意而已。”至此,简紫玉垂下眼眉,浅浅而笑,唇角那淡淡一点小痣,风情无限:“这些虚头巴脑的道理,鬼厌师叔听来,怕也没什么意思。其实鬼厌并不觉得如此,但他更清楚,简紫玉无时无刻不在尝试着控制话题和场面,同时,也在试探。试探一个和意料不怎么相同的鬼厌,该如何应付。他哈哈一笑:“其实我也觉得,干脆直接的简师侄更有意思。”笑容随即敛去:“讲些更现实的也好。比如……”“比如,如何弥补道基。”鬼厌点头:“洗耳恭听。”“师叔修炼的幽冥九藏秘术,在魔门颇有名气,前期炼体,后期转入魔识,虽然是最稳重的做法,但前期的缺掉的功课,不是那么容易补足。”鬼厌不动声色,但在心底,还是比较认同的。魔门三类基本心法,炼体之术、他化魔识和魔主神通。炼体之术是公认的离根本大道最远的一支,要想获得至高成就,几无可能。要想更进一步,转入“他化魔识”是必然的选择。但这种路途,等于是改弦易辙,比起一直精研此道的修士,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,简紫玉所说,颇是肯。“鬼厌师叔能够迅体悟到乱欲精的法门,施展起来又能如臂使指,相当不易。但在接下来‘破神鬼’的神通变化上,最是注重神魂攻伐,驾驭七情之能,此乃‘根本之法’,而非应用之术,相关道基若不能完备,便有反噬之害,这一点上,师叔……”“那么,你有什么主意?”简紫玉美目投注:“紫玉自十岁时,便主修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,此法名曰刑杀之术,实是洞彻道基,弥补缺陷的推衍秘术,正是这等法门,在长生人眼,有其不可替代的价值。”“推衍秘术?”“察其缺,补其漏,识以假,还以真,是谓推衍。若师叔信得过,紫玉可以舍下百年寿元,为师叔谋划。”鬼厌眼皮垂下,弥补道基的难处和苦处,只看谷梁老祖,就能深刻体会。但什么“百年寿元”,过耳如风,听过便罢,无法在心留下任何痕迹。倒是之前那几句,激起心底波澜,至今难平。这一刻,他想到剑修分身与鬼厌分身的“虚拟交战”,然后,不可避免地,那一个“大衍阴阳”的法门,从心底深处泛起。所谓的“推衍法门”,两具分身隔空“虚拟交战”,应该算是一种雏形;而几乎已经忘记的“大衍阴阳”,则是相当完备的成品了。至于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,一看就知道,是专用于魔门的秘法,乃是专精。大概就是这样……高楼之内,莫名就进入了沉寂状态,直到简紫玉的低叹声打破这一切:“果然,鬼厌师叔与传闻,大大不同。”鬼厌抬起眼,一时却不想说话,只看简紫玉能有怎样的结论。简紫玉站起身来,素手执壶,为他斟酒,酒声汩汩,让人愈发难辨,这红尘高楼,究竟是虚是实。这时,轻缈之音入耳:“幽冥九藏秘术并不是魔门第一等的法门,当年沙魔君天纵之资,三百年步入长生,又以近两劫时光,补足魔识法门上的短板,将幽冥九藏秘术推至前无古人的巅峰,但在东华真君的拳下,还是含恨而终。“来此之前,我只觉得,以鬼厌师叔过往的名声、所见所得,这份儿筹码已经足够,不过眼下……我倒觉得,师叔未必能看得上眼。”鬼厌终于哈哈一笑,振起心神:“简师侄怎么又磨叽起来?你姑且说说,我姑且听听,量力而行也就是了……难道我看错了人,大名鼎鼎的简紫玉,还没臭名昭著的鬼厌来得干脆?”正如简紫玉所说,“弥补道基”之事,对他的吸引力,远远达不到令其不顾一切的程度。尤其是他现在都不知道……“简师侄究竟是什么打算?”简紫玉斟满了一爵美酒,亲手递到他面前,顺势行礼:“请鬼厌师叔助我改换门庭。”鬼厌正接过酒爵,闻言动作都定在那里,两人手指相贴,在外人看来,就像是有意占简紫玉的便宜,只不过,当事双方都明白,这点儿小暧昧,比之二人此刻心变幻涌动的,便若轻烟之于海啸,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。鬼厌总算明白,为什么简紫玉会邀他到紫陌红尘灯里来。改换门庭——这不就是“叛门而出”的同义词吗?就算简紫玉在魔门西支的地位再怎么微妙,作为一个已经称得上“功成名就”的年轻弟子,突然做出这种事来,根本就是在宗门脸上狠抽一耳光,与当年余慈的所作所为不分轩轾,而影响力,则是远胜。自然,做出这种决定,也绝不是脑子一热,就能拍板定案的。“何至于此?”鬼厌真的是不理解了“再过三个月……不,也许只有两个月,恩师大限将至。观嚣离昧的态度,师叔应有所得。”简紫玉的师傅?鬼厌的记忆没有相关的印象,但简紫玉的意思则很明白,她师傅去世,他在宗门内失去庇护,怕是要比现在难过千百倍,故而才早谋出路。但这个原因还无法说服他:“咱们相见还不到一个时辰……”“师叔想必不知道,若非嚣离昧途插手,紫玉已经借势远走了?”鬼厌真不知道!所以他愣了一愣,才回神道:“……代宗?”那个九玄魔宗的死鬼,难不成是被简紫玉阴了?对此,女修笑着摇头:“可惜没机会和五岳元灵培养默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