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太元隐星 九宫魔域(下)

    真是曲曲折折,终有尽时,鬼厌的第一反应就是长吁口气,但紧接着就为眼前的局面头痛起来。又过了片刻,才开口道:“原来贵宗也对黄泉秘府感兴趣。”鬼厌拿出的是对北荒局势一知半解的正常态度,嚣离昧则打了个哈哈,没有承认,也没有否认。不过,他倒有些担心鬼厌被贪欲蒙蔽,做出傻事,半提醒半警告地道:“五岳真形图已度过塑灵天劫,元灵显化,拥有不逊于大劫法宗师的神通——至少在防御一项上是如此。其二十五路符禁神通真的全数展开,短时间内,刷落、禁锢一位地仙,都不是不可能,更何况里面似乎还有什么隐藏的手段,你可不要轻忽大意。”他习惯性地冷笑一声:“代宗就是太不小心,自认为明堂宫位属四隅,在最外围,等到五岳元灵突击过来,反应不及,一击致命。若不是大伙及时封堵,刚刚就让五岳元灵逃掉了……”什么隐藏手段?鬼厌又觉查出古怪,此界之,要说最了解小五的,除了影鬼,就是他了,那小妮子有什么手段,他也知道个七七八八。这种捕捉战机,犀利突破的手段,真真不像是小五的手笔。还是这些年在北荒连场大战,终于开窍了?此后鬼厌再没有提出什么问题,只是盯着央一片虚空。央处,五岳真形图化出的巍峨群峰仍然耸立,其上霞光刷落,万千天魔,便都无声无息消失,后面虽还是蜂拥如潮,却始终难以撼动。当然,魔门也没指望这些念魔、煞魔之流建功,就在天魔反复冲击之时,那虚实未定的广袤虚空之上,现出一尊法相。一眼看去,法相高逾千丈,颅若鬼峰,面呈嗔目切齿之状,灼赤如血染,狰狞丑陋,身现八臂,每臂均持宝具法器,形制不一,然而每一件法器之上,必镶一张人面,或暴躁、或忿怒、或绝望、或追悔、或痛苦。其外更见火焰层叠,其色明赤,其势奔放,看上去还有一段距离,可烧灼之意,已扑面而至,只觉得发枯眉焦,不慎吸一口气进来,忽觉得心头火发,隐藏的心事翻涌,一道戾气直冲脑宫,再看周围诸人,个个都是营救小五的阻碍,不由得“哼”了一声。也是这声之后,他心神转清,再看四周,除嚣离昧、简紫玉外,便是昏迷的青狼山主,都做咬牙切齿状,浑然忘形,无垢先生则是面目扭曲,其磨砺多年的剑心已觉察出不对,正苦苦支撑。更进一步观察,鬼厌觉得,随此燎心之火,他身上的力量也流出一些,循着四壁魔纹,流向虚空,其最终目标,正是那凶暴之法相。他都不用作势,就是面色不善,看向嚣离昧,而这位则轻描淡写地道:“想必你也感觉到了,九宫魔域会在发动八帝魔主法相时,以魔主本源之力,截取阵修士法力,以为显形之用。这是个负担,但对我魔门人来说,能感悟魔主法力运化之玄奥,也是份机缘……”“八帝魔主?”鬼厌的记忆确实有类似的概念,只不过以前他虽出身魔门,敬拜魔主,更多的还是散修身份,对魔门教义不甚清晰,而且这“八帝魔主”在魔门,向来就有争议,当年魔门分裂,有关教义之争,也是诱因之一。这时候,虚空忿怒法相八臂齐举,其上法器的每一张痛苦的人面齐齐燃烧,发出愤怒绝望的咆哮,与之相应,法相之外,赤红光芒翻腾,带起令人窒息的毁灭之火,轰然而下。刺目的火光下,鬼厌的眼睛眯起来,但有一种熟悉感觉,挥之不去。赤焰霞光对冲,整个虚空都在晃荡,激变的气机就像是绞缠在一起的乱麻,扑头盖脸涌来,蒙着感应,令人窒息。便在其,鬼厌终于分辨出那熟悉的感觉究竟从何而来,不免惊讶难抑:“大梵……”“不错,正是无明魔主陛下。”鬼厌和嚣离昧所指,便是血狱鬼府,无天焦狱之主,大梵妖王。事实上,在北地魔门,最通行的称呼是“大梵应愿天魔王”,像是无明魔主这个称呼,只在极小的范围内的流传。与之相对应的,则是秽渊、欲染、无畏、寂妙、无量、夜摩、他化七个魔主称谓,合称为“八帝魔主”,又称“八帝大魔王”。其无量即无量虚空神主,在教义,这些都是元始魔主的化身。但在此界,真正有现实凭依的,只有大梵妖王和无量虚空神主。此外,“他化”魔主往往被视为元始魔主真身显化;“夜摩”之位,也能算是时隐时现,历代受“夜摩印”者,均为“魔子”、“魔君”,最初更与无量虚空神主重合,是受元始魔主垂青的象征。至于秽渊、欲梁、无畏、寂妙等,除非真是精研典籍,否则很难找到与之相关的教义、仪轨等。但不论如何,有了原来的记忆支持,鬼厌现在大约就可以猜出九宫魔域的结构本质了——其最终目的,当是凭借阵势,拟化魔主法相、魔力,将阵势的层次,提升到末法主级数。目前是借大梵妖王之力,后面借无量之力,借其他魔主之力,都不奇怪。而四方四隅的位置,都可见到,唯独不见央泥丸宫,不合九宫之数,只凭推想,也知道那定是专门安置敬奉元始魔主之地,真要把阵势衍化到八帝魔主齐出,元始真身显化,别说小五,就是把陆沉摆在这儿,怕也是一个“死”字。而对鬼厌来说,就算抛开九宫魔域的玄奥变化,只说主持阵势的魔门修士数量,也够要命的。沉默半晌之后,他又开口:“明堂宫对应哪一位魔主?”嚣离昧看他一眼,脸上笑得有些古怪:“乃是秽渊魔主陛下。”鬼厌一边在记忆搜索有关此魔主的信息,一边道:“之前不知道还有拟化魔主法相之法,看起来甚是玄妙,不知可有特殊法门,为我稍做演示也好。”“这个……秽渊魔主之力,对五岳元灵不怎么有效,也不必做什么演示。”“是吗?”鬼厌露出狐疑之色,随即也学嚣离昧那样冷笑:“这就不对了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