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三章 太元隐星 九宫魔域(上)

    对面一阵沉默,明显鬼厌“义气深重”的反应,出乎其预料。在此期间,而域外虚空的变化,就像是凝固了。鬼厌其实也在奇怪,说话这人,已经不是先前那女子,嗓音虽也阴柔,却明显是男性。而且说话的时机也不对,那妖异的大星已经锁定了他天魔神通变化,照当时的情况,若他拿不出别的本事,败亡几不可逆,这时候发话,岂不是变相资敌么?如此做法,与女子干脆利落的节奏分外不相称。所以鬼厌故意矫情一回,存着试探对手,同时也有间接试探四海社名头和根底的意思。终于,阴柔声音再起:“不管是什么四海社、七海社,只要拜在魔主座下,就是我道人。”他没再直接劝说,话却有强烈的不容拒绝之意,显出自负的性格。鬼厌却是从得出一个结论:四海社的名头并不响亮,根底也不为北地魔门所知,算是相当神秘。此外,这两位似是来自于魔门西支的对手,关系未必称得上融洽,如此背景下,他大有可发挥的余地。他立刻就坡下驴,叫道:“临时帮帮忙也没什么……我那两个同伴如何了,他们也能帮上忙的。”域外星空突然起了变化,却是幽暗的背景退去,一应天魔、玄阴血影都如泡沫般消失,现出同样幽暗,却内蕴强压的海底,仿佛刚才只是南柯一梦。对方真的收手了。“如果你坚持的话……那两人倒还没死,只是幻由心生,受了点儿惊吓。”阴柔声音漫不经心回应。真的只是幻术?鬼厌可不这么认为。此时再看,已经是原来所处的海域,除了一边崖壁坍塌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也现出身形。后者已经昏天黑地,不知东西南北,神智全无,只是由一件护体法器维持,没有被海水挤爆。至于无垢先生,则持一口利剑,喘息未定,也很狼狈,此时正看过来,似是被鬼厌的义气惊呆了。鬼厌给他一个连自己都不明白的眼色,无垢先生却是当了真,若有所思。这时候,鬼厌才有时间去观察对面的魔门人。他第一个关注的,还是那位紫纹花钿的丽人——虽然面目依然模糊,可本心里、还有原来鬼厌的经验,都觉得那应是一位在水准之上的美人儿。是谁呢?心还在筛选,无垢先生已经先一步展现出他广博的见识,而语气更有不可思议的强烈情绪:“简紫玉?”简紫玉!这可真是如雷贯耳了,前几天还见过有关她的“消息”,不想现在就见了真人。可怎么会是简紫玉?简紫玉此人,是真正夺目耀眼的天纵之才,修行四十年而至步虚,那是剑园之会后不久的事,之后就非常低调,至今修为如何,尚不得知,但能够将他们逼到这种地步,难道已经步入长生了?到现在为止,才多少年啊……虽然说自家的经历更加奇妙,但多是机缘巧合,本体也毕竟还在步虚境界停留,而这位,难道要破掉羽清玄的修行纪录吗?鬼厌盯着简紫玉不放。原来的鬼厌,对这位也是有印象的,不过,是“退避三舍”的印象。以前二人同为步虚修士之时,鬼厌虽是高过简紫玉两个阶位,也没有任何胜过的把握,此女受魔门西支秘传,比他这种野狐禅可强出太多,现在竟也不好讲……他看不出简紫玉的深浅。女修手提的那一盏宫灯,想必就是大名鼎鼎的“紫陌红尘”了。如今看来,其肯定是双轮法宝级数,自蕴虚空神通,甚至可能成就元灵,将简紫玉周身气机掩盖。正计算之际,一直被鬼厌忽略的“正主儿”有些不满,但一想,这岂不正是鬼厌的德性?他冷哼一声,当先跨出阴影,简紫玉跟随在后,地位明显要低一些。这一下,鬼厌终于见到这位向以天赋著称的美人儿真容。有些意外的是,与她干脆利落的行事风格不符,简紫玉的脸容竟是出离的妩媚婉柔——大约是她双眸总是迷离不明,似睁非睁,眼波轻柔,而且,唇角淡淡一点美人痣,恰到好处,亦是焕然增色,动人心弦。在好那一口的男性眼,这正是一位最应该收入私房,日夜把玩的宠姬。也无怪乎有人愿意出高价,做出那等事来。倒是那令人惊叹的天赋……在这等媚色容光下,都变得古怪起来,不甚相称。又一声冷哼贯耳,鬼厌这时才真正想起来,这边的话事人,貌似还不是简紫玉,循声偏转了目光,这下则不出意料地见到了一个面目阴鹜,又颇为英俊的男子,算得上声如其人。“究竟要么帮忙,这位……”鬼厌说了半截,才想起来,根本就不知道对方的名号。再看那人形貌举止,也有些眼熟,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。他的表情,自然瞒不过人,这份儿尴尬,也由大伙儿一起承担。还好,无垢先生再次展现了他的价值,一口叫破了对方的来历:“嚣离昧。”拗口的四个字,既是名字,又是绰号。在魔门特有的语系,有“上位者”、“贵族”之意,也可引申为“主事者”,又或者是“目空一切”,含义非常丰富。鬼厌恍然大悟。嚣离昧神色不愉,同时用很挑剔的眼神打量过来:“你修炼幽冥九藏秘术?已经到了‘乱欲精’那一变……”这也不是什么秘密。“也算走运,‘破神鬼’一关上的破绽,你还没遇到吧。”此话一出,由不得鬼厌不多看他一眼。嚣离昧森然一笑:“既然如此,你就更应该过来了。也能求求咱们简师侄……在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之下,气机运转,可谓洞若观火,说不定就能找出道基破绽,加以弥补呢?”太元隐星执天魔无量法!鬼厌记忆陡然跳出一段概念:此法乃是元始魔主留在太元天魔根本经,一部专事刑杀的秘法神通,对其他修士并没有什么特殊之力,可一旦对上魔门弟子,简直就是砍瓜切菜一般,直指其道基缺陷,令人避无可避。只是这法门艰深难修,不但需要绝大毅力,还要以千年计的光阴,方能臻至大成。对自身修为,则并没有太多进益,魔门未分裂前,只有执刑堂的弟子,才会修炼,分裂后就杳然无闻。在魔门地位,相当于离魂鼎之于巫门。却不想,简紫玉竟然修炼了这门神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