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二章 驭帆同行 海底入社(完)

    鬼厌等人猛然回头,只见对面崖壁之下,不知何时,立着一道纤细身影,手提一盏宫灯,正放出妖异的紫光。那宫灯有一种莫名的魔力,吸引了三人第一时间的关注,甚至没有看清对方的容色。

    “此灯有慑魂之能!”

    鬼厌心警觉,心神强行移开,往那女子脸上看去,然而幽暗海水晕散光芒,隐约只见女子脸廓明秀,眉心有一圈淡紫的花纹,似是精美花钿。似是感觉到鬼厌逼视,她忽尔浅浅一笑。

    刹那间,山脉崖壁倾颓,碎石如雨,炽烈毁灭之力爆发,转眼一片昏暗,

    干脆利落,废话全无,这是要杀人灭口的节奏啊!

    一愣神的功夫,鬼厌魔识偏转,发现身边两个同伴竟然失了踪影,再一抬头,女人手宫灯,祭在上方,滴溜溜打转。

    同样是宫灯形制,比剑修分身见识过的鬼血无影灯,卖相可要好太多了。

    紫光映照下,那宫灯形呈八角,上下两扇,上扇泼墨点染,图景抽象,一时窥之不透,下扇则绘有人间城廓,世情万象。此时祭在上方,下扇所绘世间图景,便在旋转铺展开来,其的城廓不断放大,当头罩落。

    一转眼,鬼厌似乎来到了一座人烟密集的大城,屋庐市集,船桥流水,城居民,摩肩接踵,纷流来去,有不少甚至直接撞到鬼厌身上来。

    鬼厌冷哼一声,魔识悬照,眼放幽光,往那些画人身上一照,原本活灵活现的城居民,便都惨叫着变为如怨魂鬼物般的虚影,化烟而逝。偌大城廓,也摇动不休,偶尔穿透虚影,甚至可见得后方幽暗海水。

    眼看幻境将破,下一刻,鬼厌惊见周围亿万钧海水,并山脉海床,竟是齐齐提摄起来,先一步投往画。那画也骤然一变,便似真招来了汪洋大水,城墙崩毁,房倒屋塌,万千生灵,尽为鱼鳖。

    再一个恍惚,断壁残垣沉入水底,其间现出种种深海生灵,无不凶恶丑陋,且妖气纵横,都是成了精的妖物,

    鬼厌念头转了一下:是真是幻?

    他倒也不急,只在脑后现出昏暗虚空,圆如转轮,其幽光放出,团团一转,扑上来的深海妖物,便又是惨叫扭曲,更有大半直接归于死寂。这是幽冥九藏秘术的化神光,专损神魂,照在这些妖物身上,当即就将神魂绞杀殆尽,并无涓滴留存。

    化神光绞杀的感觉真真做不得假,由不得鬼厌不再次动念:究竟是真是幻?

    他决意不再给对方主控的机会,化神光径自往自家身上一落,九藏魔身顷刻间形神俱消,却是转入了“乱欲精”的法门。

    幽冥九藏秘术的九种虚实神通变化,至“乱欲精”这一变,就正式迈入了天魔神通的范畴,一展开,弥散的魔识便破开了部分限制,从宫灯拟化的幻境探出。

    可这一探,也让他心神触动。

    “原来也是虚空神通!”

    那宫灯之,分明也有一个自辟虚空,尤其惊人的是,内外虚空极其紧密地联系在一起,周边海域,当真是渗入了宫灯内的自辟虚空。

    而且,海水之,有阵禁在,和敌手对抗,部分意义上,就是和这个巨大的阵禁对抗。

    他魔识撒开,那紫纹花钿的女子也有感应,移目看来,鬼厌登时压力大增。

    不过惊鸿一瞥,他隐约察觉到,该阵禁结构为四方四域,拥立宫,便如脑宫之结构,而四方四域之位置,正放出八道笔直的幽暗之光,消融在深海里,构架诡谲,气象森严。

    宫灯主持的幻境又是一变。

    幽深的海域波荡未已,深海妖物的尸身都还在抽搐,周边颜色愈发黯沉,直至再无光亮,深海的压力也化为虚无。

    可下一刻,光芒迭出,一道道,一片片,一层层,交错来去,却无法在幽暗留下太多痕迹。等到鬼厌适应了这一切,才见到虚无黑暗之,疏密分布的星光。

    一切声息消寂,寥然孤冷。虽有乱欲精之变化,却仍是将有限之身,投入到无垠虚空,激不起半点儿波动。

    记忆又翻涌上来:这是九天外域!

    念头才动,天魔化现。

    为何“天魔”总要加上“域外”二字?是因为域外便是天魔聚居之所,也是这些诡异存在发挥全部战力的最佳环境。

    在这里,天魔奴役了成千上万个只凭肉身便可在域外虚空生存强大种族,使之杂交.配种,创造出令人闻之色变的“十三外道”,亦即一十三种恐怖邪魔。再加上无数劫来,被天魔染化,甘于奴役的亿万天魔眷属,最终构建了天魔,十三外道、天魔奴族、天魔眷属等四层复杂交织,结构严密的“捕食”络。

    十三外道、天魔奴族,出于生存条件限制,都无法进入有九天真罡护持的真界,进来了也无法长时间生存。可真界人一旦出去,就等于是陷入到天魔的捕食络,越是深入虚空,就越是艰险。

    如今鬼厌所处的位置,已经见不到真界的九天真罡之光,不论真幻,其位置已经相当深入了。故而化现的天魔,可说是密密麻麻,里面绝大多数,都是无生念、集阴煞等级数的小魔头,但转目四顾,又有百多个缥缈不定的影子,在四周游荡。

    “玄阴血影,十三外道之一。”

    记忆,原来的鬼厌在外域历练时,就碰到过这种诡异的生灵,险死还生。

    只是,时过境迁,鬼厌如今已经全然不惧,乱欲精法门便自展开。

    可心念方动,原本星光寥落的虚空,突有一颗大星,高悬头顶,光芒投射,鬼厌本是魔躯离散,归于虚无,可在此刻,却骇然发觉,在当头那一颗大星悬照下,自家魔躯的每一个角落,都洞悉无遗,一切天魔变化都尽在其光芒之下,再无隐秘可言。

    他一时惊怔,虚空却有话音悠然而至:“原来是神憎鬼厌之辈……如你这等人,本应绝于阵,但现今正好有事,缺一个位置。你,可愿投入我西宗门墙?”

    西宗?

    鬼厌心念电转,立时想起魔门一个绝大势力,心头紧了紧,但接下来却是昂然应道:

    “本人已经入了四海社,算不得什么孤魂野鬼,西宗虽强,也是表错情了吧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