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二章 驭帆同行 海底入社(三)

    青狼山主鼻头耸动:“有硫磺味儿,应该顺着海流飘过来的……前段时间确实有海底火山喷发,是那场大战的缘故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算一个火山群直接挤爆了地壳?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微微摇头:“一个多月而已,硬是隆起了一座海底山脉,纵然天地伟力,不可测度,可这种力量,方圆数十万、数百万里,都要受到影响,且绵延日久,三五个月未必能消停,怎地没在情报显示?”

    三人心都是狐疑,却还是继续下潜,却见一路死寂。

    四劫之前的大战,似乎真的把影响留到了现在,这里比百万里之外的万里迷雾,更像是一片死寂的废墟世界。

    不过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都说,他们前些年来的时候,不是这个样子的。那时候,经过四劫来的休养生息,周边海域已经形成了一个相当丰富的海底物种圈子,当然,既然不久刚掀起一场长生级别的大战,物种圈子再次破坏掉,也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。

    只不过,这边三位,鬼厌和无垢先生不说,就是青狼山主,也具备对气味的敏锐感应,都发现这座突兀出现的海底山脉,流动着让人不怎么愉快的气息,这让他们更加戒备,彼此的交流开始愈发地细密频繁起来。

    行进间,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不时停下,做一些商议交流,这是在搜索不久前大战的信息,暂时得出的结论是:

    这片海底山脉,确实是海底地壳扭曲的产物,但其源头还要再探。

    他们之前也掌握了一定的情报,比如长生大战的区域位置之类,可就目前的形势看,那些情报大半可以作废了。

    比较靠谱的方式就是锁定这里犹未安静下来的地脉,再通过一种鬼厌不怎么理解的计算方法,大概测出力量爆发的起点,在那里,才最具有勘探的价值。

    随后,花了足有一天半的时间,无垢先生才测出目标的大概位置。这期间,他们前进了大约五千里路,这点路程,由长生真人全力冲刺,还用不到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具体的测算理论,无需再提,鬼厌和青狼山主都听不太懂,无垢先生倒是有相当的自信,三人于是逐渐加快度,前面那段时间的“龟行进”,已经憋得他们很难受了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他们的方向感都很清晰,曾经吞噬太渊城的海沟,还有海沟蕴育的太阴元磁,都是很难变易的标识。

    又在海行进了两个多时辰,横跨近八千里海域,无垢先生告知,需再下潜一段距离。

    之前出于谨慎考虑,三人没有深入这海底山脉,只维持在大约三千丈的深度,现在也没什么可说的,窥准了一处海流纵横的山体裂隙,无垢先生在前,青狼山主居,鬼厌断后,三人鱼贯而入。

    说是裂隙,最窄的地方,宽度也超过四十里,下方还有拓宽,无垢先生伸手触摸一侧的崖壁,确认撕裂、山体的力量,仍然属于天地伟力的范畴。

    “不对劲啊……”青狼山主在后面嘟哝。

    扭曲地壳的力量毫无疑问地强劲,如果是人为,也分为无意和有意两种。

    若是无意,那就是大战的余波造成,如此近距离下,多少应该有一点儿散溢的痕迹出来,可问题是,至今三人没有任何类似的发现;

    若是有意,自然就是高度集,少有外溢,而这样的话……

    “事态古怪,搜集一批影像,就先撤出去,问问社里面的意见,再行处断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的态度也很明确,他们只是受海宏之托,前来赚功勋的,没必要为此置身险地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自然赞同,至于鬼厌,则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虽是如履薄冰,可顺着山体裂隙一直下到五千多丈深的海底,踏上实地,都没有受到任何阻碍。

    山体之间的这片海底,封了一层厚厚的岩石,其纹路扭曲断裂,千奇百怪,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都已经把手特制蜃影玉简的收集功能打开,很有默契地交错捕捉各类影像,其间也没有忘记鬼厌,低声交流道:

    “爆发点在海床之下,但这儿已经很接近了。道兄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在他们这种长生修士眼,岩层扭曲的纹路,几乎就等于是清晰摆在眼前的力量传导脉络,鬼厌搭眼一看,就知道无垢先生所言无误,也就摇摇头,把事情交给更专业的人来处理。

    “我们先在周围勘探一二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已有十成把握,海底山脉的隆起,地壳的扭曲,确属人为,且是有意如此,越是这样,越要做好各方面的准备,而不能直接前往核心地带,否则极有可能撞到对方埋伏的后手里去。

    三人开始往上升,可事情就是这么古怪,大约在四千二百丈深度,几日来一直古怪沉寂的海底山脉,忽地晃动起来,头上脚下,乱石纷落,沉闷的声响与海水压力一起,传导过来。

    “那边!”

    青狼山主叫了一声,其实完全多余,三人几乎同时发现那里的变故。

    因为在裂隙之上的北侧海域,炽烈的强光像是燃烧的火焰,推挤海水,轰然而至,然后就是骤然一暗,强光消敛,明显是一个针锋相对的力量。

    相隔至少有百里开外,可汹涌的海流却几乎没有任何间隙地奔流而来,顶得青狼山主闷哼一声,强绝的力量,已经足以昭示,在其源头,有着怎样恐怖的冲击力。

    冲击并没有连续性,只是一次爆发,后面就再无消息。正疑惑时,又有稀奇古怪的东西飘过来:

    那是一具死尸。

    尸体在死掉以后,被深海超出地表一千五百倍以上的强压扭曲掉了,看起来奇形怪状,三人对视一眼,都迎上去,迅扫视几遍。但没有截留,任其被海流裹着,越冲越远。

    “体无外伤。”

    “护体法器破损,似被一击破开。”

    “形貌妖冶,此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此人是九玄魔宗精进最的六欲天魔,代宗先生,前途无量,不想殒落此处,令人扼腕。”

    轻悠婉媚的声音加入进来,不属于三人的任何一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