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二章 驭帆同行 海底入社(中)

    青狼山主自动将鬼厌的眼神脑补为大感兴趣,在心里大大鄙视,但更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,很快将系列调转,说起正事,殊不知这样反而躲过一劫。

    鬼厌也有疑惑未解,一个放大且没有底线的“同德堂”,怎么能撑起四海社的门面,更让海宏、无垢先生这等长生真人也趋之若鹜?

    这里面定然还有他没有发现的隐秘。

    他把铜牌拿在手,按照青狼山主的提示,将里面的功勋信息,转成了价值递进的排序模式。在极高端的层次,也在一片法门、丹药、法器的“老三样”,竟是显出了一类极其醒目的字眼,名曰:

    讲。

    五极真人开五行妙化第一讲、万飞罗授《云遁玄义》第三讲、玉华真人说《祓毒除邪养意经》最终讲……等等等等。

    不提讲什么,前面所列这些人物,竟然全都是长生真人……里面还见到了无垢先生的名号。

    “这是讲道授业?”

    青狼山主大点其头: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鬼厌长吸口气,免不了一番惊奇。

    也许这里面真正出身大宗门的长生真人很少,真正讲起来,更多的都是个人的感悟,以及只适用于其本人的独特路径,可吸引力仍然不俗。

    要知道,出于门户之见,还有许多这样那样的问题,并不是每个长生真人,都有闲心出来授课的。对他这样的长生人也还罢了,对于那些还丹、步虚境界的修士来说,多一个指点、印证的机会,就多一线突破的希望,无怪乎价位如此之高,

    便是鬼厌,也有前去听一听的念想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解释道:“只要是社的长生真人,只要不是长年闭关的,建议至少要二十年之内开讲一次。这是挣功勋的最好路子——讲道可是只收功勋的。没有这个,比别人可要差了许多,在争取资源上面,也就要落后一截。”

    青狼山主补充道:“对于紧缺的资源,社向来是以功勋值高低排位,从上到下依次选择的。”

    原来还有这么一个暗竞争的机关在。

    顺理成章的,恐怕每个长生真人授课的受众、精彩程度、得益大小,都会直接影响到其收益。

    看功勋信息上的排位,这种差距也确实存在。

    差距就是动力,不为别的,就是“颜面”二字,也足够让许多人卖力准备,想着力压旁人一头了。

    至于相关的法门、丹药、法器资源,能够看出来,在功勋消息上,各类法门,尤其是丹诀、步虚术、度劫秘法之流,在各自层次上,都占据着不可动摇的高端地位。

    其次就是丹药,然后是炼丹所需的各种天材地宝,最后才是法器之类,这么一来,感觉,四海社又像是一个以修行为重,不怎么涉及争强斗胜的组织。

    鬼厌则从看到另一件事:在丹药、天材地宝,有相当一部分,与上月聚会时,海宏列出的单子重合、相关,也占据着最醒目的位置,列着最高的报酬。

    显然,与长生真人抗灾度劫相关的资源,是四海社收集的重之重。

    那些本与之无关的还丹、步虚修士,为了换取功勋,为了听讲,想来会拿出相当的精力,以收集这些资源,最终供社的长生真人享用。

    功勋也好、善功也罢,都是专用来量化的虚数,其真正的作用,还是充当交易的介质。

    凭借讲道的诱惑、资源的广泛收集,确实足够吸引相当一部人加入。而若能借助“功勋”,使二者有效贯通,相助相长,这四海社,其实就等于是一个松散的宗门,在“良莠不齐”、“一盘散沙”之,见出长幼、见出格局,也见出传承。

    当然,一切都要往最理想处考虑,才有真正实现的机会,现实如何,还要再观察。

    鬼厌此后再没有开口,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也没有每日里灌输,免得惹人生厌。

    像他们这样的修士,闭闭眼睛,在心推演一番,差不多就是十天半月过去,以海云帆的度,还真是“眨一眨眼”的功夫。

    半月之后,东海碧波之上,一帆如云巨帆从海天之间飞来,化为朵朵云气,在海面上散开,现出其三个人影,正是鬼厌一行。

    这一路顺风顺水,别无阻碍,按照无垢先生所言,海面之下,就是太渊城的原址了,也就是当年罗刹教和海人异族拼杀最为惨烈的海域。

    “想那海人异族,倚靠坚城巨炮,百年之间,竟将罗刹教及那一位生生堵住,传闻城破逾千次,都是在危难之际,反冲成功,机关之利,意志之强,至今思来,不免惊佩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显出其广博的见闻,观碧波荡漾,也说出一番往事。

    随后便提醒道:“此处海域,当年也曾承接罗刹教那位的无上神通,近乎永久改变了周边环境,虽然已是四劫时光,间隔一万五千年之久,海水流动,但据说部分区域仍有留存,甚至是渗入到灵脉窍眼之。平时也还罢了,若是打坐调息,要小心幻魔侵扰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毕竟是隔了一万五千年,无垢先生的慎重是应有之义,鬼厌若再郑重其事地回应,未免就过了,出于多年以来的某种敌视心理,他干脆沉默以对。

    偏偏旁边的青狼山主还来凑趣:“无垢先生可不是信口开河,就是上个月,还有人在这里发了狂,堂堂步虚修为,最后护体罡煞都散掉,硬是被海水挤爆,死得实在憋屈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三人跃入海水之,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都不是第一次来,前者是在上一劫末游历天下时到此瞻仰古迹,后者更接近一些,是一甲子前,专门到这儿来采集太阴元磁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轻车熟路,可潜入海没多久,先是无垢先生,随后是青狼山主,都停了下来,脸上都相当疑惑。

    “变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在他们的记忆,附近的海底地形,是一个极陡的坡度,在两千丈深度,急剧下行,就如同深渊一般,使海水深度一下增加到五千丈,在其底部,也就是太渊城原址所在,至于埋葬该城的更深的海沟,还要往东行进相当一段路程。

    可在摆在三人眼前的,却是一片凹凸错落的海底山脉,深处仍可达到五千丈,而高处则已经超过了原来的海底平面。

    如此地势,加剧了海流的涌动,使海底环境更加恶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