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二章 驭帆同行 海底入社(上)

    看着无垢先生两人离开,鬼厌心敞亮,此人立下“百年”之约,看似大度,其实暗催迫之意。

    百年之期,在长生人眼里,实是倏乎而过,若“鬼厌”真是“鬼厌”,一如既往,任性渡日,百年时光,也就是闭两次关,睡几个女人,灭几家仇敌的功夫。

    但若有“百年”期限加身,便是在心头压下一块石头,时不时地提醒他,有一个界限在,过界则后果难料,有如此阴影,又谈何逍遥自在?

    这种心态下,哪还用得了百年,说不定稍有挫折,就想起无垢先生今天的言语了吧。

    坦白说,所谓的“良莠不齐”、“一盘散沙”,对鬼厌这种素行不良,且又自由自在惯了的邪道散修来说,也是极具诱惑力的。

    不过这种事情大可以后再说,如今离月初聚会开始的时间已经很近了,无垢先生拜托他转交的信息,也要及时知会海宏那边,他干脆提前用了玉符,与远方符阵连接在一起,海宏很快就有了感应。

    两边稍做交流,很有默契地都没有提无垢先生的招揽之事,更不会提及鬼厌的真实身份,海宏还是一口一个南湖道友地叫着,对于交托的玉简,也很大度:

    “现在这时间,玉简传不到,信息却能传到的,那就劳烦南湖道友通过符阵传过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里面的消息……”

    “无妨,想来并无不可对人言之事。”

    既然海宏都这么说了,鬼厌也不矫情,将玉简信息摄出,然后就通过符阵勾连的神意络传输过去。这个过程,不可避免地,他也会看到其详细。

    然后他发现,和无垢先生、海宏两人“无所谓”的态度相比,玉简的消息,却是相当吸引人的。

    大概是上次聚会海宏做出的大胆判断之故,近段时日,有不少修士前往太渊城的原址勘探,想找出个有说服力的证据,有太阴元磁覆盖的海沟,他们自然不敢下去,只能在周边寻找,出乎意料地,还真的有所发现。

    在原址位置,出现了惊人的战事残痕,相隔不知多长时间,依然有恐怖力量留存,具体的玉简上没有细讲,唯一可断定的是,在不久之前,太渊城原址的海底处,掀起了一场至少有长生级别的大战,至于过程和结果,都难以言说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,正是前往那里,做进一步的勘探,要将那边的残留情景收集起来,具体的消息,很可能会在隔一次的月初聚会,向各路修士公开。

    从这上面就可以看出,海宏与四海社,到现在为止,还是有着密切的联系,至少也是藕断丝连,否则怎会有这种消息共享之事?海宏等于是凭空得了一大助力。

    思及此处,鬼厌心又是一动,太渊城原址、现今身处之地,还有吴钩城的位置一一映现。

    他唔了声,忽尔振衣而起,幽缈魔识透方寸魔国,遍洒周边海域,便在其叫一声“道友请留步”,随即一步跨出,便无踪影。

    半晌之后,旁边屋里的樊若雷迷迷糊糊出来,见不到人,嘟哝两句,又回去钻研了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告辞出来之后,都展开脚程,往北方投去,半个多时辰过去,已在一两千里之外。

    算计着应该离开了敏感的范围,青狼山主冷嘿一声:

    “对这色胚,社里怎么如此优容?社里什么颜色都有,也没什么,可这家伙,分明就是臭的。前段时间,南海那边可是有消息,这厮已经染指了郭紫阳的儿媳……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哑然失笑:“郭紫阳苟且之辈,能不能过去‘饥馑’之灾,最近几年就要见分晓,十有**还是过不去,一旦殒亡,天海宗又算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我管他郭紫阳、天海宗?只是说这厮本性难移,小心凭空招个祸害!”

    “祸害谁去?”

    青狼山主一怔,随即大笑,笑音未绝,忽有呼声传入,却是一句“道友请留步”,清晰如在耳畔。

    两人都是惊怔,随即神意感应同时开动,却发现声音传导的最近的一处节点,乃是来自于一只巨大海鱼身上,而这自然不是源头,再往后追索,一连转移十余处海底生灵,直到百里、千里开外,依旧缈缈然未知其端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受修为限制,感应不能及远,也就愈发迷茫:“怎么听来是鬼厌的声音?”

    二人刚告辞没多久,对其印象还算清晰,可这么一来,对方传音,岂不是来自于两千里开外?声音传导也就罢了,关键是如何锁定了他们二人的位置?

    这一下,包括无垢先生,都是面露惊容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不得不承认:此人果然有放肆的本钱。

    转念再想,忽然有些尴尬,这岂不是说,他和无垢先生的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都在对方的监视之下?

    便在他脸色愈发难看的空当儿,无垢先生已经调整过来,对上方海水,随意拱了拱手:“鬼厌道兄还有什么指教?”

    他没有用什么特殊的法门,只是寻常开口说话,可不过数息,便有回音:“我与二位同行如何?”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不知为何突然有此转折,无垢先生和青狼山主对视一眼,也先一步确认,那鬼厌确实有遥空窥探之能。

    正惊叹之时,又有声音传入:“请稍待片刻。”

    此话一落,还在二人神意锁定之下的那只巨大海鱼,忽然骨肉朽落,央一点幽光亮起,这幕情形,还出现在无垢先生两人已锁定的,作为传音节点的每一个海底生灵身上。

    便是这些幽光,从附近海域赶来,纷流汇聚,在二人身前十丈外,化为一个淡淡人形,然后渐渐凝实,显出鬼厌的面目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吞了口唾沫,细细再看,但见鬼厌脑后,有一渊深虚空,边缘圆转如轮,在其,时有烟气层生,偶尔溢于虚空之外,更深处,可见丝缕幽光,照在烟气之,影影绰绰,魔影层生,便似是一个别样世界。

    这是长生人独有的道基外化之表征,往往象征着大修行者的根脚,可隐可现。释儒玄门,便有圆光、彩霞、甘霖、香气、仙音等等,魔门外道亦有千般模样,便如鬼厌此时,便显出他在虚空神通上的超凡造诣。

    而这亦是一个明证:这不是的鬼厌的投影,而是真身到此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性情悍勇,真的火上心头时,就是长生真人也敢一战,但毕竟修为境界的差距摆在那里,见到这难以言述的一幕,便觉得有一股阴风,从脖子后面吹上来,寒意遍及全身。

    他向以悍勇自负,却不知道面对这种已经逾越天地既有法则的敌人,该用什么法子应对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无垢先生倒是淡定得多,剑修是在逾越天地法则之上,走得最远之人,眼前之敌,不管是实体还是虚无,都可斩得,都能斩得,这是信念之所存,根基之所在,无可移易。

    再说,鬼厌目前也非敌手,他见鬼厌真身移就,当先迈步,迎前道:“鬼厌道兄与我二人同往,那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可是由此变了念头,意欲现在就加入我方?”

    鬼厌收了脑后异象,身形就此凝定,这一门一跨千里的遁术,脱胎于幽冥九藏秘术的“乱欲精”之天魔神通,他也是首次使来,颇觉得新鲜,记下其感觉,方对无垢先生道:

    “先生也太过心急。你们来去匆匆,寥寥数语,如何让人拿捏决断?正好我对那太渊城原址变化,颇有几分兴趣,我们便一路同行,至于贵社详情,路上好好说道,岂不更好?”

    “果然甚好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抚掌而笑,又问一句:“道兄对那边什么物事有兴趣?不妨提前告知,我们也好助一臂之力。”

    “哦,听先生的意思,贵社对那边并无所求?”

    “正是。我们前去,还是海宏真人通过社渠道,想对太渊城原址那一道海沟有进一步了解,辗转相托……”

    这时青狼山主瓮声瓮气开口:“无垢先生是社见闻广博第一人,最能见微知著,抽丝剥茧,追溯源流,海宏真人才托了他前去。”

    鬼厌觉得这靛蓝丑脸的大汉,说话倒有些气,不像外表那么粗鲁,殊不知这是他神通威慑之故。

    念头一转,道:“那边也没什么我喜欢的东西,只不过一个朋友,最近在海上走失了,听闻那里有战事,便过去看看,能不能找不什么端倪。

    “朋友?”

    不管是无垢先生还是青狼山主,都不免去想,能让鬼厌视之为友,专门去找寻的人物,该是怎样的奇葩啊。

    或许反着听更切合实际一点儿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就笑:“找人不妨请山主出马,山主修有一门‘捕风捉影’小神通,对于辨识生灵,别有一功。只要是十年之内留存下来的生灵气息,都能循迹捕捉。”

    哟嗬,这两位还真是好搭配!

    鬼厌便知道,这是碰上术业有专攻的人物了。从两人话,还能见出,海宏真人就算退社,依然能够从社换取资源,且一出马,就是两个专才,这种实力,这种优待,不管他是不是正牌的鬼厌,都有点儿心动。

    鬼厌都表现出兴致盎然的模样,又是有求于己,合了既有之意,无垢先生两人也不会故意拿捏,气氛自然是一片大好。

    当下三人放开脚程,不一刻已经冲出万里迷雾,直往北去,至于马上就要开始的聚会之类,倒是细枝末节了。

    从万里迷雾到太渊城原址,距离在一百三十万里以上,就是长生真人全力赶路,也差不多需要半个月左右的时间,三人还有一位青狼山主,只是步虚阶修为,不可避免要拖累行程。

    然而无垢先生两人显然是有备而来,一等飞出海面,无垢先生便从袖飞出一物,迎风便长,观其形制,乃是一幅长帆,帆色宛如青空,其上云气朵朵,随风招展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朝帆上一指,就有云气垂流而下,将三人裹住,鬼厌任它裹了,只拿眼看过去,无垢先生会意解释:

    “此宝名曰‘海云帆’,乃是一件天成秘宝,借汪洋水气,可横行七海,堪比长生人的遁,可惜在陆上受限,不过寻常飞遁之物罢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音,那青帆鼓荡,化入海天云气之,其下大海翻波,似簇拥而前,度果然绝快,不比长生真人的遁差到哪里去,鬼厌自然不吝赞美,哪知无垢先生却道:

    “此宝本非我所有,而是社为此行专门借出的,但要想真正入手,倒也不难。只需拿出相应丹药、法器兑换,又或在社挣得功勋。以道兄之能,不过就是三两年的功夫吧。”

    借此由头,无垢先生便对鬼厌讲起四海社的种种规矩法度,这些所谓的“规矩”,说白了倒更像是市面上的种种交易之法,若要找个参照物,与离尘宗的同德堂倒有点儿相像,都是发布消息、任务,再由人完成,借此形成资源交流。

    只不过,四海社这里,涉及的范围更广,设置的底线更低,至于造成的影响……

    鬼厌没看到哪条规矩对此有所控制,只有一条:任何人在外行事,除了已授权的以外,都不要拿出四海社的名头。

    但该条没有什么约束力,就算违背了,也只是罚落功勋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就像青狼山主,明知道鬼厌现在还是外人,说到兴发处,干脆就拿出一枚铜牌——与无垢先生交给鬼厌的那枚差不多,让鬼厌观看,当神识探入,鬼厌便看到里面密密麻麻的功勋消息。

    从索取灵丹,到悬赏刺杀,再到灭人宗派,应有尽有,只有想不到的,没有列不出的。

    青狼山主还专门找到了对鬼厌来说,非常有“亲切感”的系列,包括“活擒简紫玉,预炼为奴偶,报酬XX”、“帝天罗房事蜃影玉简,价格面议”之类让人无语的条目。

    在这里面,他见到了不少熟悉的名号、字眼,看得他眼角连跳,盯着青狼山主的眼神,都有些不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