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器核心 原址异变(下)

    鬼厌被人一口叫破根脚,却是淡定得很。

    盖因无垢先生此生,一看就不是论剑轩一系的人物,若非如此,焉能斩错天地法则,生出身外异象?

    就算是聚仙桥上人,最近才拜到论剑轩门下,是到此打前站的,在他方寸魔国的统驭之下,方圆千里范围内,真有什么强敌袭来,也很难瞒过他的耳目。

    感知范围内,并没有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瘦脸上展露笑容:“道兄连面目都懒得变化,当真视论剑轩如无物,英风豪气,令人钦佩。”

    鬼厌则是不咸不淡:“哪里,先生一口叫破,是做什么盘算?觉得论剑轩悬赏丰厚?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大笑:“本人一生不入宗派,当年聚仙桥上的位置,也视若粪土,最欣赏的,就是道兄这样的硬骨头,如何会做出那等事来?今日我们二人,本是在此地呆得久了,有个想法,想到太渊城原址去……听闻道兄在此,临时决意,冒昧相见,想给道兄送一桩好处!”

    “哦,能帮我解决掉论剑轩?”

    “道兄说笑了,门阀之力,非我等孤魂野鬼所能应付,再说道兄若真怕了,只要往北去,避过风头,论剑轩自然鞭长莫及……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将难题轻轻推开,继而便入了正题:“我们今日来,只问道兄,长生之后,尊意若何?”

    鬼厌随口道:“当然是随心所欲,快意恩仇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拍了拍手:“说得好,我辈正该如此,只是长生非一劳永逸之事。大小三灾,道兄可有把握过得?”

    鬼厌想说“老子没想过”,但怕眼前这位仁兄憋闷至死,就笑了一笑:“事到临头,再去想吧。”

    “太迟,太迟!”无垢先生连连摇头,“灾劫之事,不能心悬意坠,刻意用力;但也不能视若无睹,临阵磨枪。道兄可知北府天尊否?”

    搜索了下记忆,鬼厌知道,那位是北地很出名的长生散修,而且,和从前的鬼厌还有几分纠葛。

    无垢先生重重一叹:“天尊天纵之姿,光耀北地,座下八百神兵,威凌于拦海之畔,纵横于三湖之间,清虚、浩然,尚放他一头地;东阳、九玄,也避其三分。然而灾劫一来,浩浩神威,灰飞烟灭。长生人,敢不以为戒?”

    鬼厌听他“讲古”,不免回忆。确实,那位北府天尊,已经有开宗立派之想,并得到洗玉盟及北地魔门几个门派的默许,声威一时无两,然而灾劫忽至,天人五衰,并风火大劫,雄图大业,转眼成空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当年“冲撞”了他门下女徒的鬼厌,早就被围杀在拦海山下,也轮不到南国这一出。

    他出神将醒,又听无垢先生道:“道兄可听闻逍遥子乎?”

    逍遥子又是一位长生人,本名不得知,自入长生,便自名逍遥,悠游于天地之间,与人谈玄论道,琴棋会友,号“万载风标第一”。然而这等人物,亦是了灾劫,惹来仇敌,死于万剑之下,骨肉化泥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最近七八年间的事。

    连举两例,无垢先生方道:“证得长生非绝顶,不在高处不逍遥……恕我直言,也就是鬼厌道兄你步入长生时间不长,才有这番闲逸心情,若再过两三百年,就是想用力,怕也艰难啊。”

    瞧不出这位还是个说客的材料,说得鬼厌都有些戚戚之感,干脆直接道:“无垢先生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“早下手,早准备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断言道:“鬼厌道兄以九藏魔身入道,在魔门也是罕有,少有前人路途可以借鉴,大小三灾如何过去,就需要及时打点了。不说大三灾,小三灾能早过就早过,站稳了根脚,坚固了道基,才有前路可言!”

    “如何打点?如何坚固?”

    “道兄心里明白,我们这边只要坦荡便好。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感觉到鬼厌动心,自然要进一步加深:“不瞒道兄,我方求贤若渴,正想着让道兄这般非凡之士加入,互利互惠,互通有无。”

    果然又是个来招揽的,看起来,和海宏那边仍脱不开干系。

    只不过,其根脚就绝不仅仅是“沧海”猎团了。

    “贵方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四海社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对这个通俗到极点的名号,鬼厌无法评论,干脆顺着接下去:“就像是步云社、穹庐社、天篆社之类?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哑然失笑:“步云社卑缩不前,空有规模,却无长生人出头;穹庐社实力坚强,却局缩北地,为人爪牙,为我辈不齿;天篆社更是只尚清谈,做那些大宗派的园林茶舍,‘三天’之流,不过空自‘谈天’罢了。我方尚不屑与之为伍。”

    鬼厌就笑:“好大口气……”

    无垢先生倒也不恼:“那‘三天’,格局狭小,处事紧拘,道兄想必也是看不上的。我们这边又自不同:第一,我方不预设限制,不拘你是长生人,还是还丹步虚,只要有实力、有潜力,心性亦有过人之处,便可加入……”

    那就是良莠不齐。

    鬼厌心先加了一个评价,又听无垢先生道:“第二,我方结社,乃是合则来,不合则去;四海八荒,都有社人物,其人亦可独立门户,像是海宏真人,入社成就长生,又脱出自立猎团,也是无妨。”

    嗯,一盘散沙。

    “第三么,我方都是自在散修,因缘聚散,绝不与那些宗门为伍,相反,正是通过结社自保,在天地间挣得一份机会。故而,不管入社的道友前面惹了什么麻烦,招了什么势力,只要入社,必然会百般回护。”

    鬼厌“哦”了一声,真的开始盘算了。

    察颜观色,无垢先生笑吟吟递过一个铜牌:“我等深知道兄初入长生,对这些事,终究未有切身之感。也没有想着让道兄立刻答应。这样吧,百年!百年之内,若道兄愿意,只这要将心神打入这铜牌,自然会有人接引,百年之后,那就是你我双方缘份不足,各奔东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说罢,也不管鬼厌如何回应,他很干脆地与同伴一起告辞,临出门去,似是刚想起来,又回头递过一枚玉简:

    “道兄见了海宏真人,请将此物给他……嘿,这是太渊城原址出现变故的消息,这边应该是用得上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