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器核心 原址异变(中)

    猛转向海宏,樊若雷明显已经有些被冲昏了头:“海宏真人,机不可失啊,咱们要马上动身,找到这核心,方能一举将太渊城抓在手,那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时候海某和‘沧海’,大概也要灰飞烟灭了,实是取死之道啊。”

    樊若雷闻声黯然:“不错,确实是取死之道。”

    一个太渊城废墟,毫无疑问是宝藏,但一个整合起来的太渊城,就已经超出了宝藏的范畴。像是论剑轩那等大门阀沾上,也要觉得烧手,遑论海宏和沧海猎团。

    樊若雷不是那种不通人事之辈,相反,某种意义上还相当圆滑,自然明白其的道理。

    海宏比他更看得开:“这又是一件可以在聚会上谈及的情报。”

    一边鬼厌就很奇怪:天底下还有这种心胸宽广之辈?

    此事就此做罢,海宏通晓人心,很是安慰了樊若雷一番,转而又和鬼厌聊天,似乎将法器核心的事情完全忘掉:

    “南湖道兄。”

    “怎地?”

    “这些时日,我一直请人推演那个镇极香的方子,可惜进度有限,道兄既然能得到配方,不知可否为我推荐一个精擅于此的同道?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,那方子也是因缘巧合,来自于一个叫九烟的散修,不过这些年过去了,也不知他身在何方。”

    鬼厌直接把以前的一个假身份拿出来用,更显得真实可信。

    却不想海宏讶然道:“九烟?”

    鬼厌见他反应,心一动:“真人听说过他?”

    “曾有耳闻。不是说他死在当年无拓城的动乱之下了?”

    鬼厌也咦了一声:“竟有此事?”

    嘴上这么讲,心里却连迭转动,当初“九烟”这个身份,确实卷入了无拓城毁灭一战,并就此销声匿迹,接下来“十三水府”的碧落游也失了约,外人认为他死掉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可九烟此人,是当年余慈凭空生造出来,只在北荒境内有些流传,将近二十年前的事了,离北荒亿万里之遥的海宏竟然还有记忆,可真是古怪得紧。

    鬼厌不免留了个心思,淡淡道:“是吗?我见他是在当年北荒随心法会上,一面之缘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海宏想就此休歇,鬼厌却不会轻易放过。

    难道说,在九烟崭露头角的短暂时间里,这位沧海猎团的首脑,便给予了高度关注?然而真界广大,等北荒的消息传到东海,那边九烟都绝了消息,究竟是什么原因,使得海宏至今念念不忘?

    回忆当初作为,最招眼,也最可能传入东海的,无疑是帮助半山岛提炼婴舌香,并与之订下的蜃楼之约。而这种约定,半山岛定然是藏得严实,就算九烟没了消息,也不会轻易外泄。

    错非是一直关注半山岛,关注叶缤,焉能如此?

    鬼厌有些了悟,也想试探一个可能,就继续问道:“我在北荒时,听闻九烟与半山岛走得挺近,与其门内的碧澜飞炎等人为友,可是如此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海宏很感兴趣的样子,“不知因何而成?”

    “我与此人不过泛泛之交,哪能得知?但也不外乎香料之事吧。”

    鬼厌就此一收,突将话题方向扭转:“对了,万里迷雾一出,半山岛是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话题跳跃得有点儿大,不过更切现实。海宏也回应道:“这些年来,低调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低调?叶缤可从来不是低调的人哪。”

    鬼厌这就是信口开河了,海宏则一笑道:“半山剑祖多年不出,叶缤独力支撑,想低调都难。南湖道友……对之很是关注啊。”

    “绝代女仙,焉能不神向往之?”

    两人视线交接,露出类似的微妙笑容,但又很是节制。

    就这样,话题反复穿梭,往来不绝,倒也甚是投机,到最后,海宏却是通知,每月初的聚会再过几日就要开始了,鬼厌只需要将心神契入那枚玉符就可以加入,但作为主事者,海宏还要前往会场,再行布置。

    为此,海宏还专门问起:“道友是否与我同去?”

    鬼厌自然拒绝了。

    海宏也不强求,便道:“这几日便先别过,樊大匠也在此逗留,还有团兄弟,道友有事,尽管安排。”

    对此鬼厌没什么意见。这样又过去两日,海宏便先告辞离开,沧海猎团的进度,并不因为海宏的离去而停滞,还是稳步向前推进。

    这期间,鬼厌的方寸魔国在海底经营得很颇具规模。只可惜,蜃兽防护法阵之,具备灵智的妖物实在少之又少,受限于此,六欲魔种的品质都不甚高,更别说什么精进魔种、超拔魔种之类。

    染化的一些眷属,只能做耳目使用,倒是让他发现了一处还不错的遗迹,只不过机关重重,非要拿出一段时间钻研不可。

    对此,樊若雷是最有兴趣的,鬼厌只给他提了一句,便兴致勃勃用上了心,只不过那里确实封禁森严,研究了几日,眼看着已到了月初聚会之时,还是没什么头绪。

    倒是营地之,来了两位陌生人,说是临时路过,但据说也是海宏的故交。听闻他在此,愿来拜会。

    算是给海宏面子,得了消息之后,鬼厌亲身出迎,与那二人相会。

    但见其一位,面目靛青,凶狠残暴,望之非人,似修炼某种奇功秘法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更是了不得,其身形枯瘦,望之寻常,细观之却整洁干净,不染微尘,又有森森剑意,绕体流动,海水在他身外分开,却非被剑气撕裂,而是自觉分流,像是遇到一座无形的礁石。

    有剑修分身那边的体悟,鬼厌自然明白,这是长生剑修,海水分流,是斩去了某种天地法则之故。

    按照猎团人的称呼,鬼厌道一声:“无垢先生,青狼山主。”

    此时旁人都已离开,周围更无人迹。便是有也无妨,长生真人一动念,步虚境界及以下修士,都难以窥破其间。

    那位无垢先生微微一笑,拱手道:“鬼厌道兄,久仰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明天继续晚上更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