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一章 法器核心 原址异变(上)

    太渊城的占地之广,委实不可思议,它不像是南国的那些所谓城池,将几个洞天福地连成一线,圈一个圈,不管里面几座山脉、河流,就称为“大城”,而是真真切切地用“城”的定义,兴建屋舍、堡垒、城墙等等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战争后期,海人异族只剩下太渊城这一个据点,在长期的对峙,更是大兴土木,由族的劫法宗师,展开移山填海的大神通,强行改变地势,布下层层阵势机关,将太渊城彻彻底底打造成为一处战争堡垒。

    海宏等人探知的“最深处”,四位长生真人的殒落地,只观其废墟,已经不逊色于剑修分身所在的龙霄城,可相较于当年的核心战场,仍只算是外围。

    根据海宏等人收集的情报,当年的太渊城,将亿万里范围内、近千条大型灵脉囊括一空,分门别类,用来支撑城池的运转。单是太渊惊魂炮一项,每日就有十万族人,专门用来调理灵脉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最终他们还是惨败,落得个全族溃灭的下场。大战之后,太渊城原址更是形成一片“死海”,灵脉干涸,生灵绝迹,持续近一劫时间,才缓缓恢复。

    但也正因为如此,掠夺周边灵脉的太渊城,其整体结构之紧密坚实,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全凭这个,整座城池,或者说是“大部分”,才能在滑落到太阴元磁肆虐的海沟之后,飘流数劫时间,抵达这处海域。

    可是,究竟是什么力量,将这座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城池,从海沟抬起来,放置在如此贴近海面的地方呢?

    海宏那里没有答案,鬼厌在海底探索了二十多天,对此也是茫然。

    虽说这段时间,他与沧海猎团一起,破解了许多机关,很是得到几件海人异族的独特法器,但自家需要的讯息,仍不见任何端倪。

    他渐渐地失去了耐心,现在,他只等着下月初那一次聚会,看看能不能像海宏所说的那要,从互通有无,得到小五的消息。

    相较于他的不安于位,另一个身在猎团的“外人”,却是彻彻底底地沉迷进去。

    樊若雷这家伙,虽然有种种的缺点,可在机关傀儡之术上,确实是全身心地投入,没有任何杂念。

    太渊城外围这些机关禁制,未必比妙手坊的传承高明多少,然而却是集聚了海人异族多劫以来,在战争层面的心血应用,其独特的思路,还有其实用性,对樊若雷来讲,就是最好的养份,兼有触类旁通的奇效,

    二十多天下来,这位妙手坊的大匠,说不上是突飞猛进,却也是进益极大,每天除了研究、破解机关,就是催着海宏和他的猎团,往更深处挺进,寻找这片区域的机关总控枢纽。

    用他的话来讲:“一应机关、禁制、阵法,都要有个枢纽。不管是建设还是破解,抓不住枢纽,都是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他已经根据这些天来测量、破解的机关消息,推算出了几条可能性较大的路径,整天追着海宏,要他带团前往。

    只不过海宏显出他身为猎团首脑,稳重谨慎的一面,不管樊若雷怎么纠缠,都是稳坐钓鱼台,只按照既定的计划,逐步推进。

    樊若雷被逼无奈,干脆求到了鬼厌这边。

    “南湖道兄,你看看,你看看,这三条路径,我是有七成以上把握的。虽然突进的距离长了一些,但从这几天咱们的进度看,完全能够应付啊。”

    “唔唔……”

    鬼厌没有给一个准话,其实他也很奇怪,作为一个猎团首脑,海宏做的并不为错,可若是将其所做作为,与当日聚会上意气风发,指点山河的模样联系在一起,未免就显得太过保守了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太渊城的消息放了出去,二十多天下来,不用想,定然会有大批修士,深入其,探个虚实,目前为止,这个方向仍只有“沧海”猎团一家,不是因为人少,而是由于太渊城遗址太过广大之故。

    早晚有一天,激烈的冲突定会发生,并不因为海宏在聚会上的种种许诺而强度稍减。

    在这种趋势下,如果海宏真想在太渊城探索一事上有所进展,现在就该拿出十二万分的劲头,抓住前期优势,勇猛向前,早一日进入核心枢。

    换一个方向,若海宏只是想借此事打响名头,招揽各路高人,他现在更应该广撒,捞大鱼,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只顾及一个方向,除猎团之外,只临时招揽了樊若雷这种不可能改换宗门的大匠,以及鬼厌这种辨不出来路之辈。

    这些天里,鬼厌也观察了猎团的成员,感觉,除了海宏确实修为、心性都颇为拔尖之外,其余人等,除了各司其职,服从安排,功底扎实之外,倒也没有特别惹眼的地方,更没有几个让他印象深刻之人。

    用这些人重组“沧海”,是海宏好高骛远呢,还是有意藏拙?

    当然,鬼厌也不知道重组前的“沧海”是个什么模样,只是本能觉得,还是后者的可能性居多。

    如此境况之下,海宏十有**是有其后手在的,鬼厌自然没必要为樊若雷说项。

    两次三番不成,樊若雷也只好熄了念头,可是情绪未免受挫,一连两天,都是闷闷不乐。

    然而这种情绪也没有持续多久,一日探险回来,海宏竟是又拿出一块特殊的法器残片,其形制乃是一片废墟,间有数道深深的裂痕,乱石之间,还有一些说不出材质的碎屑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微缩的。

    显然,这个法器残片,与前面已得的两块,同出一源。也就是樊若雷所说的太渊城之枢控制法器。

    海宏直接将法器残片交给了樊若雷,而这位妙手坊的大匠发了阵呆,又“啊啊”两声,猛地跳起来:

    “还在,还在!”

    “什么还在?”

    “自然是法器的核心之物,否则焉能映现出这数劫之后的景象?”

    他伸手指着法器残片上,废墟呈现的碎屑:“这是五七银汞的材料,凝炼为法器后,由固态转为液态,此后纵然损毁,也至少要经过万载时光,才会再转成这种颗粒的形态。”

    樊若雷将法器残片捏在手,又怕伤到,小心翼翼放下,却是兴奋地来回走动,猛搓双手:“我原以为,法器已毁,其碎片上呈现的,都是当初太渊城大战后期的模样,可这判断明显是错了……错得好!”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这两天都昏沉沉的,状态不是很好,明天会晚上更,调整几天,再放到早上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