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太渊浅探 百灵初成(下)

    出乎鬼厌的意料,锦盒不是什么织物绣品,而是一束束捆扎好的丝线,共有十二束,看上去根根纤细,有血光在其流淌不停。

    这不像是来自于哪种蚕蛹,而像是某种人工造物——诛神刺剑意的共鸣反应,可以验证这一点。

    海宏当然也看到了,不由赞叹一声:“恭喜道兄,得了一批上好材料。这‘转质化性、练血成丝’的手段,也不知是当年哪位大能所做。用这种丝线织出来的幡面、绢物等,其材质之佳,无庸讳言,只是只能做一些杀伐之器,受了限制。”

    他不清楚,鬼厌却是清楚明白,这些丝线,与他手几幅化芒纱的材质一模一样,以前一直不知其源流,如今却是解开了疑惑。

    既然海宏笑吟吟的,暂时没有什么敌意,鬼厌也不会做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,就那么平平淡淡地回应:“也是真人气魄非凡,昨日聚会上,拿出了这等消息,说起来,本人所得,真人亦应有一份儿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,太渊城遗址广大,当年失落的遗宝不计其数,一两个人,怎么也捡不完,海某只不过是说一说自家的心得,与大家互通有无罢了。”

    海宏还是那些话,可在确切的结果面前,自有一番真诚在。

    而紧接着他就转入正题:“今日相遇,也是缘分,明人不说暗话,道友可有加入‘沧海’的兴趣?”

    鬼厌呵呵一笑,摇头道:“自由自在惯了,真人何必强求。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……”

    海宏确实没有强求,而是再退一步:“道友不如与我们同行?遗址广大,搜索不易,多一个人,也多一份儿力量。当然,分配之法,定然要先给道友过目、酌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嘛……”

    鬼厌还真有点儿心动,他之前就考虑到,他到此除了与诛神刺、化芒纱等有关的物件之外,别无所求,更关注的,还是有关小五的消息。若能临时加入一个强大的团队,快捷地交流信息,自然比一个人搜索来得高效。

    察颜观色,海宏紧接着又加了一句:“樊若雷樊大匠也在其,道友与他似乎还有几分交情。”

    樊若雷和鬼厌的交情,还真没到那一步,可人的心理,只需一个微小的筹码,就能偏向一边,鬼厌也是爽利之辈,更不怕海宏和“沧海”使什么绊子,当下就道:“如此甚好。”

    “道友爽快!”海宏倒是喜动颜色,“如此我们就往营地那边去吧。”

    鬼厌至此方知,“沧海”猎团竟然还在海底建了临时营地,这种布置、准备,可比他周全多了。

    当下由海宏领路,两人往远方去,路上又聊起来,三转两转,说到交易的香料配方上。

    鬼厌换过去的镇极香配方,虽然没有炼制手法,价值也是极高,海宏就问鬼厌,还有没有这种方子。

    “真人对香料挺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是对丹药、香料等等,统统感兴趣。”

    海宏苦笑一声:“海某是散修出身,侥幸成就长生,可道基毕竟不甚完备,若想度过大小三灾,不得不借由外物,从头调养,接下来这些年岁,还不知会何等艰难。”

    所谓“大小三灾”,原载于佛门典籍之上,既“饥馑”、“刀兵”、“疫病”之小三灾,与“火灾”、“水灾”、“风灾”之大三灾,

    经籍之类,有一部分是引人向往之用,描述起来,毕竟有些走样,还原为修行界的现实,尤其是在长生真人身上,大约就是道基未齐备者,幸得长生则大小三灾必过;道基圆满者,则只需过大三灾。

    其小三灾里,其一曰“饥馑”,原义天有灾年,五谷不生,在长生真人身上,就是与天地元气的亲和度急剧下降,吸之不入,用之不出,产生严重的不协调,这一般出现在与老天爷的“妥协”没有“商量好”的修士身上,虽然勉强渡过了劫数,过后却受到天地法则的强烈排斥反应。

    其二曰“刀兵”,这个好理解,就是外力击杀,出现这个问题,普遍是由于修士因步入长生而懈怠,导致心魔膨胀,自命不凡,招惹来不应有的麻烦。看似外劫,其实本由心生。

    其三曰“疫病”,却是修士长生既久,因道基不稳,呈现“天人五衰”之相。

    至于风水火之“大三灾”,则属于天地劫数某个侧面的描述。

    正是有这“大小三灾”,即便成就长生,世间能具有“一劫之命”的长生真人,也实在不多,一入长生,便懈怠不前的修士,逃得过大小三灾,也过不得四九重劫。

    但话又说回来,能够跃入长生者,无不是当世人杰,不思进取之辈,还是少数,更多的都是在勇猛精进,殒落在劫数之下,亦算死得其所。

    “长生亦不得逍遥啊。”

    海宏的感慨,显是由衷而发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,鬼厌,乃至于他背后的余慈,都还没有遇到。

    鬼厌也有道基的问题,但终究只是一具分身,又是由三方元气凝化而成,调整起来,要比正常修士容易太多。余慈本体,其实还有一段距离,更没有切身体会,不过他但很乐意在海宏这里吸收一些经验。

    一路谈谈说说,就到了海宏所说的营地,那里其实是一个临时布下的防御阵法,还有一个突兀插在那里的三进庭院,青瓦红墙,十分精致。

    沧海猎团当然不可能费功夫在海底修建这么一处庭院,那么,庭院自然就是以虚空神通祭炼的法器。

    这种法器,当年剑园之会时,余慈就见了不少,像是离尘宗的白云图,冰雪魔宫的无心殿等,比海宏这个还要精巧得多,但他一位散修能拿出这种东西,也着实不凡了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营地外的茫茫海水、浊雾之间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,城廓起伏,残垣密布,死寂绝灭之气,满布于此,令人心思怅然。

    海宏回头,微微一笑:“此处就是上回,我与几位朋友探到的最深处了,据估计,当是至少四位长生真人陨落之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