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太渊浅探 百灵初成(中)

    剑道上的砥砺体悟,看别人挥剑千遍,不如亲身一验。

    然而两具分身的联系,自非寻常可比,诸多剑意运化的细节,都通过承启天,近乎无损地传送到剑修分身那边,纵然还是隔了一层,可好处还是不小。

    目前为止,鬼厌这边危险性也不是太高,干脆就一路用百灵化芒纱上的法门杀过去。

    这路诛神刺的外道炼法,初时还好,越到后来,更多都是借助外物,需要一件法器,作为屠绝百灵,收集怨气,承载剑意的介质。

    记忆,像是细纱之类的轻柔薄软之物,便是最理想了,就像那一幅百灵化芒纱。

    按照影鬼的说法,百灵化芒纱本就是一件特殊的法宝,只不过,当年的昊典喜欢它无坚不催的威力,故而用剑意重新描化,如此使用,倒还更正宗一些。

    鬼厌身上,刚到手的那幅织物,倒还可用,当然,这是绝对不可能的,故而他因陋就简,从黑蛟真人的收藏,找出一件材质还可以的绢帕式样的法器,抹掉其祭炼痕迹,临时充当这个介质,效果只能说还过得去。

    倒是海可用的猎物,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按照海宏的说法,受防护法阵的影响,还有城本来就收集的灵脉等,太渊城遗址上,聚灵效果明显,海底生灵,多聚于此,吞吐灵气,故而成妖率极高。

    不过受祭炼蜃兽魂灵的防护禁制影响,这里的海生灵,即使成妖,神智也大都昏乱,只留存下本能,对鬼厌这种级数的人物,不构成威胁。

    而反过来,能够在这种环境下生出灵智的,都是麻烦。

    还好,目前为止,这种“麻烦”,鬼厌一个都没看到,直至踏上海底。

    海底没有任何光线,还有蜃兽魂灵法雾浸染,视野极差,全靠鬼厌放出的幽冥火焰,照亮周边。

    这处海底,地势平坦,光线照耀范围内,没有什么起伏,铺了一层似铁非铁,似石非石的块状物,大小不等,此种块状物,是海底一种普遍性的矿藏,叫“压水核”的,

    算不得珍稀,不过很多法器都要用它来巩固材质,用途倒是颇广,只不过看上去更像是戈壁滩上的乱石,颇为荒凉。

    在深海海底,海流端的难测,有时几乎完全静止,有时则又轰然而过,还有无处不在的强压,挤迫护体罡气,当然,对鬼厌来说,有等于无。

    他的运气其实不太好,周围看起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遗迹之类,只好在海底四处走动,看看情况。由于还在蜃兽法阵的范围内,海底的生灵仍然很多,感光性又强,幽冥火焰放出的光芒,就是最有效的诱饵,尤其是那些修出妖气的家伙,更是来得飞快。

    一路行来一路杀,没半个时辰,绢帕上已经收集了二十多个还丹级别妖物的死戾怨气,可惜,由于其灵智昏昧,只是本能地聚集妖气,不能有效利用,虽有还丹级别的力量,可真正能算是“凝丹化妖”的,一个也无。

    就是还丹修士到此,只要能适应海底的环境,面对这等妖物,也有以一敌二、敌三的本事。

    故而,现阶段诛神刺的质量,也只算得一般。

    鬼厌也不着急,将周围涌来的深海“原住民”斩杀一空之后,就地盘坐,放出魔识,顷刻之间,便送出百里开外,在深海生灵身上略一“借力”,随即再次扩张。

    染化生灵,成就天魔眷属,再扩张感应范围,类似于这种方式的法门,除了魔门专修魔识者,便只有神主之道可以如此,而两相结合,效果更是好得出奇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时间,鬼厌已经将他的“方寸魔国”展开。

    经由“远空城”那一回魔染千里,以天魔殿法门造就的“方寸魔国”,已经颇具规模,又过了一次劫数,纵然论剑轩有了雷霆处置,但其结构已稳固,可谓收放自如。

    数百里方圆的海域,影影绰绰映在了魔国,这手段类似于照神铜鉴,只是不如其精妙和直观罢了。

    至此犹嫌不足,又将手绢帕上积存的死戾怨气,转化为诛神刺,借其剑意,灌入到魔国,再由此挥发出去,一时间,数百里海域,都被诛神刺的剑意笼罩,当然,只是淡薄至无的一层,连条鱼也杀不得。

    可随此层剑意在海水流淌,便在“方寸魔国”映照范围的边缘,分明有一道微弱的震荡,传递回来。

    那是与诛神刺产生的共鸣。

    鬼厌一笑起身,转过方向,没有丝毫迟疑,直奔而去。

    短短时间,鬼厌在海底奔出了近三百里路,随他奔走,周边蜃兽魂灵法雾有越来越浓重的倾向,而所经之处,也不再是一片荒凉,海底地形有了起伏,间经过了一处火山口,偶尔甚至可见几处断壁残垣。

    如果海宏所言不虚,这种地形,应该就是当年太渊城外围的防御据点之一,在罗刹教与海人异族的大战末期,这些据点都被拔除,只余下一些地基之类,在多年海流冲刷下,成了这副模样。

    再往前走,则离太渊城的遗址越近,保存相对完整的建筑,终于能见得一两处。

    鬼厌盯上的,就是其一个。

    那是一处倚海底火山而建的青石建筑,屋顶已经彻底冲刷掉了,半掩的石门一推便塌,还带倒了半边墙壁,海水更为混浊,可目标反应只有更清晰。

    鬼厌迈步进入,径直走到屋内壁角处,那里有一个青石矮几,已经是半倾斜状,几案上有一个锦盒,十分沉重的样子,死死镶在矮几和墙角的夹缝,不知多少年的海流冲刷,也没有带走它。

    能与诛神刺剑意产生共鸣,其之物,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他上前,正待伸手去取,心头忽一动,也不抬头,却是冷笑:“外面是海宏真人?”

    长笑声里,一个人影迈入幽冥火焰的光照范围,拱手致意:“可是南湖道兄当面?”

    “正是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鬼厌将锦盒拿到手,果然沉重,他一边以看上去漫不经心的态度,回应海宏,另一方面也将锦盒三两下撕掉,露出里面的东西。

    血红颜色耀煞人眼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迟更了,实在是事多,多事……大伙儿见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