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三十章 太渊浅探 百灵初成(上)

    海宏此人,果真不甘寂寞。

    与会修士,有些听闻过海宏过往的,大都有些“不出所料”的事后感慨,也有一部分人,确确实实心动了。

    当年在海外修行界,沧海猎团的声誉还是不错的,

    “至于太渊城,十劫雄城,秘宝无数,而海外耳目众多,哪能瞒得过人?不过最近论剑轩倾力攻打东华山,腾不出手来;海鸥墟将成,各方默契已成,都急着在里面分一杯羹,不会有大动作,这几年,正是我等散修的大好时机。若能乘势而起,开辟一方天地又有何不可?”

    这些煽动性的言语,确实让一些人心动,能够抱上长生真人的粗大腿,是此界绝大多数修士梦寐以求的好事,可从另一个角度看,能够被邀请来参加此次聚会的,也都不是普通人物,自有他们的骄傲在。

    对于这些人,海宏则有另外的说法:“对沧海没兴趣的诸位,同样可以参与进来,如此地域,海某一个人吞不下,‘沧海’也吞不下。天地之间,我们这些散修,没有宗门资源可供挥霍,最紧要的一条就是互通有无,海某修行至今,对此感触最深,想来诸位亦有同感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他道:“在接下来的十年间,每月初一,高某都会在周边海域组织一次这样的聚会,专门用来交流太渊城探秘之用,诸位找到了什么宝物,新发现了什么消息,都可以在此处交易,高某及‘沧海’,也会在那一日通报最新进展。诸位只需保管好手的那枚玉符即可。”

    交流什么的还在其次,真正的重头戏,还是海宏承诺的“通报”,显然他为了扩大影响,已经下了血本。

    但不管怎么说,海宏的承诺极具吸引力,参与这种几无付出的好事,何乐不为?

    而接下来海宏的行为,在众修士心真正砸下一枚重重的筹码。

    符阵发挥作用,将一段信息发送到各修士脑,里面正是这段时间,他在万里迷雾探出的几条线路,还有与之相关的部分禁制机关,实用价值极高。

    与会者绝大部分都是有相关经验的,对此真伪也有极高的辨别能力。正因为如此,神意络又一次进入沉默,这次主要是权衡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这次特殊的聚会就结束了,各路神意回收,紧接着,鬼厌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本次聚会其实没有增加小五在万里迷雾的可能性,相反,还减少了那么一些,可他还是要去,只因为再没有别的线索。

    而在此之前,他还要到海商会那边,把那件低劣但奇妙的织物拿回来。

    海商会的效率要比传说的还要强一些,鬼厌只是按照聚会上的说明,激发了玉符,几乎在同时,那边就有回应,非常体贴地询问,鬼厌这边准备用什么方式完成交易。

    想正常交换的话,现在过去就可以,海商会也能派人来接,同时告知,海宏真人很想与完成交易的同道见见面,品茗聊天;而若是想“低调”,对面也是给出了几种隐秘又安全的方式。

    没什么可说的,鬼厌选择了后者。

    作为论剑轩的通缉要犯,他之前没有暴露身份,是因为最近这段时间,论剑轩的重心,全面转到了东华山,且他一向在北地活动,南方、尤其是海外,对他并不熟悉之故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他又何必去自找麻烦?

    海商会延续了他们的高效,仅过了半天时间,那幅白纱已经到了他手上。

    目标入手,近距离接触之下,与之前的感觉自然有所不同,尤其是以肉眼看到了织物的模样,比神意感应要更为真切和全面。

    如果说,拿香料方子换取的时候,他还有部分疑虑,那么现在,所有的疑虑全都散尽。

    正如海宏所说,这幅织物着实是一件拙劣的绣品,触目所见,尽是跳丝、断纹,就是勉强织出的图案,也是歪歪扭扭,实在不成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对他来说,织物上的剑意也实在太过熟悉,就算因为织法技巧的局限,产生太多不应有的断续,可骨架在、魂意在、根本在!

    看到这些织纹图案,他就好像看到了,在那幅血红的细纱之上,莹莹流动的字迹:

    诛神刺外道练法!

    这幅雪白的细纱织物,十有**就是当年女剑仙昊典,为筹备诛神刺的传承改良,更准确地讲,是在制作计划六幅化芒纱之第一幅,即“百灵化芒纱”之前,所做的“练笔”之用。

    这幅化芒纱的完备之作,早就是他的收藏,然而完整有完整的妙义,雏形有雏形的好处。

    手这幅织物,瑕疵多多,可让鬼厌最感兴趣的,也正是这些瑕疵之处。

    没有这么一番对比,他又怎能探知当年昊典的思路和考虑?

    他手高妙又完善的剑诀,已经足够了,倒是这种记载了前辈经验教训的东西,更符合当前所需。

    鬼厌也没有细看,现在更需要此物的,还是剑修分身。

    得手后,只过了两个多时辰,鬼厌已经来到吴钩外海北部海域,大约是东海南部的位置,就此一头扎进了万里迷雾之。

    他前进的度很快,早前在外围那点儿经验,很快就不敷使用,最大的问题就是辨别方向,若海宏没有说谎,这个由祭祀蜃兽魂灵而成的防护,要往上去,才有更进一步的路径。

    他忽的向上,在几乎要冲出雾气范围之前,捕捉到里面最规律,也最死板的一道气流——再怎么玄妙的阵势,伪装再好,也很难完美地模仿自然,更何况,这阵势早已无人主持,完不完整都还两说。

    鬼厌划一道弧线,斜插入水,海面之下,依然浑浊不清,可他已经掌握了这个小窍门,一路下行,直到近千丈之下,才遇到了第一个阻碍。

    那是海一头凶鱼,已经初步聚了妖气,战力顶得上一个还丹初阶的修士,但在鬼厌面前,却是不堪一击,意在气先,杀意一起,便引动真煞,直接把它斩杀。

    出了手才发现,受前面雏形化芒纱的影响,这一击是用了剑意,而且就是百灵化芒纱的法门。

    鬼厌同时发现,亿万里外,通过承启天,剑修分身明显关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