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低劣作品 高调行事(下)

    从寻宝的意义上讲,太渊城既是海人族的第二大城,又是抵抗罗刹鬼王的最后据点,即使繁华比不上当年第一大城“海宗”,可在最后时刻,海人异族全族精华尽集于此,进行绝望的战争,长生真人以上陨落的,都有二三十人。

    如果属实,这里就是比海宗城更值得探索的宝地,可位置什么的,是最致命的硬伤。

    要是海宏说,那边是任何一个相关的小城,人们说不定就信了。但现在……

    “既然出口,就有证据!”

    海宏维持他的观点:“海上大雾是其一。太渊城以海蜃兽魂灵为祭,构建防护法阵,形成海烟瘴,弥漫万里,于此相类。”

    当下又有人提出异议:“真人为什么不提蜃阵布下,擅入者灵智错乱,往往自相残杀,又或惊怖而死?这里曾进去的,可有知觉?”

    “深入在三千里以上?”

    一句话将质疑者闷了回去,这里确实没有进入到如此深度的。

    海宏也不多做解释,继续道:“海流是其二,那片海域与当年太渊城原址长年有海流贯穿,深海磁线亦有连接。”

    神意络忽地安静下去。

    海人异族建城,当然不会是没根基的,可众所周知,太渊城毁灭时,滑落到太阴元磁覆盖的大海沟里,接下来事情再没有人知晓。

    “其三就是从寻到的法器,且不说它特殊的炼制手法,毕竟海人异族都是如此。可前几日,有一位小朋友,有了一个新发现。樊小友,你便为大家解说一番吧。”

    鬼厌惊觉,他招呼的,分明就是樊若雷。

    外围腾起一道青白火光,并不显眼,樊若雷的修为在此实在上不了台面。

    符阵加了把力,那边的承意盘也像黄执事的一般,移到三层圈子的正央,再由海宏一指,显化出樊若雷的虚影。

    “妙手坊樊若雷,见过诸位前辈、道友。”

    这位前途无量的大匠还是很少见到这种场面,颇有些紧张,不过,当海面上水莲花托起那件特殊的法器,进入他专业的领域,心态也就渐渐好转,不用特意发声,其意就进入络:

    “诸位前辈、道友,这一件法器残片,是来自于迷雾之,也是最典型的海人异族炼制手法,具体的特征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大略讲了几句,也知道没有真正在乎这个,便直接跳到了关键问题上。

    “诸位请看!”

    随他讲解,一道小小的浪花翻起来,落入那件法器上,很快,奇妙的浅海世界呈现在众修士的神意感应之下,那静谧的海底生灵圈子,尤其那从海葵悠游而出的鱼儿,让人一时哑然。

    “奇技淫巧……”

    很多人是类似的想法,也不认为这法器能代表什么。

    樊若雷完全不管,只是一门心思讲下去:“这件法器,是由二十多个大小部件拼接而成,每一个部件,其实都是取材于天然之物,炼制成器后,再用独门祭炼之法,微缩拼接而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又代表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件法器是残缺的,它只不过是一整件法器的部分碎片,完整的法器,远比这个复杂得多,如果再加上这一块……”

    又一件残缺法器浮上来,比展示的这块还要小一些,但是结构就比较复杂了。已经不止是自然景物,还包括一部分低矮的城墙,明显是被外力毁坏,上面铺满了海藻贝类,城墙内侧,还有几个残缺的建筑,形状古怪,充满了异国情调。当然,这一切都是微缩的。

    两样法器残片,单独看还不怎地,可摆在一起,就让人感觉到,二者之间,定然存在着某种联系。

    事实上,残片之间,的确出现了气机勾连,只是相关的残缺部分太大,使它们根本没法融到一起去。

    又一道波浪扫过,水珠溅落其间,那处断壁残垣,也当即由一层波光笼罩,而接下来的变化,让神意络再次抖颤。

    已经崩毁大半的城墙上,突然打开了一个孔洞,围绕该孔洞的海藻贝类之间,显现出一圈奇妙的符纹,乍一看去,就像是一张恐惧的面孔,大张嘴巴。

    孔洞就是那张嘴。

    “太渊惊魂炮!”

    樊若雷一字一顿,因情绪过于强烈,神意显化的形影都波动起来:“海人异族在符阵机关上的最高造诣,号称一击可令长生真人身死道消的飞炮神雷。”

    万顷海波,似也在此瞬间静止,只有樊若雷尖锐的意念,扫荡整个神意络:

    “这就是海人异族在最后关头,造出来的杀手锏,是只有在太渊城才安放的机关……再没有别的可能!”

    法器残片上的所谓“太渊惊魂炮”,当然不是实物,只是一个‘模型’而已,但也因为如此,还有一个更现实的证据:

    “如此特征,这两样法器残片的本来面目,极有可能便是太渊城一切阵法、机关的枢控制法器,显化太渊城以及其周边的情况,以为控制之用……”

    这回,不待樊若雷讲完,神意络已经是喧嚣大起,这三条证据,不能说是无懈可击,可若真的完美无瑕,倒还奇怪了。

    对与会修士来说,只要有四五成的可能,已经足以作为一次冒险的理由。

    但让人难以理解的是,海宏为什么如此高调?手握宝山,不想着遮掩,却是大发“英雄帖”,生怕别人不知道。

    设身处地,绝大部分人都不觉得,他们会如此做法。

    对此,海宏自有理由:“太渊城幅员辽阔,当年就有‘三山三渊三绝关’之称,又是海人异族与罗刹教众的战场,已然抵御到最后一刻,全城一切禁制机关均在开启状态,要发掘此地,绝非一时之功,据本人估计,就是有十位以上的长生真人联手,花费时间也起码在五年以上,若有意外,还会更长……”

    那你就去请长生真人啊,都是一个层次的,又有宝藏在前,还怕没人参加?

    “海某登入长生未久,还没有那么多知心朋友,最主要的是:海某意图重组‘沧海’,正是求贤若渴之时,与会诸位,若信得过海某,不妨加入进来,日后同心协力,纵横四海,岂不快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