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低劣作品 高调行事(中)

    因受到剑意冲击,神意络一时间安静下来,海宏则趁机做进一步补充:

    “此物没有任何操控之枢纽,不像是法器,倒像哪位剑道高人,兴之所至,留下的‘墨宝’……”

    拿出这种形容,也算是美言吧。但这幅艺术上堪称低劣的织物价值,已经彰显无遗。

    其最大的价值就在于留下了一个剑道高人的剑意,虽然看上去零零落落,不成系统,但若潜心钻研,未必不能有所体悟。

    剑修之路,越往上走,切磋、磨砺、参照越是不可或缺,自己修行的话,长生以下,炼不出剑心剑意,自然斩不开劫关;长生以上,若闭门造车,不小心斩去了什么关键法则,反噬之下,想留个全尸都难。

    吴钩城外海,临近论剑轩地界,受其影响,剑修当然不少,能参加此会的,自然也都识货,当下便有数道神意蹿起,给海宏发去了信息。

    剑修分身那边,正钻研剑道,还以剑意,推演出幽冥九藏秘术的一处破绽,鬼厌这里,本就比较敏感,再看那迎风铺开的冰丝织物,莫名就有些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织物……剑意!

    他忽地想起一事,当年在剑园,刑天评点他剑意时,曾经讲过,很久以前,那位纵横世间,少有抗手的女剑仙昊典,为延续“诛神刺”的传承,便立志将此纯粹的“杀法”,还原为一套前无古人的剑诀,传于后世。

    为此还特意拗逆性情,学习刺绣,将将诛神刺法门分列入五幅细纱之,又聚其箐华,绣制诛神正.法,可惜半途应约西征,终未能完成。

    这样传世的“化芒纱”,共是五幅半。

    其由于各种机缘,百灵化芒纱、十阴化芒纱、屠龙化芒纱,还有那半幅诛神正宫纱,都在余慈手,帮助他领悟了诛神刺这等杀伐剑意,受用无穷。

    只有天魔化芒纱和妖血化芒纱仍不见踪影,莫非这就两幅的一个?

    唔,不像!

    到手的三幅半“化芒纱”,都是浑如血染,没有任何例外,而且织绣精巧,与眼前这惨不忍睹的作品完全是两回事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鬼厌对这幅织物起了兴趣。

    可惜,黑蛟真人的身家虽富,但在丹药一项上,乃是短板,像它那种天生异种,也很少需要丹药,根本拿不出能让海宏满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无独有偶,海面上的交易也陷入了这一窘境。

    这幅织物,天然就限定了交易范围,不是剑修,就没有意义,偏偏就是剑修,是此界对丹药、外物需求最少的一类,没有需求就不必收集,一时间神意蜂拥,给出合适条件的,却一个也无。

    海宏明显给烦扰得不轻:“诸位,且先静一静。这幅织物,我可以断定,必是一位长生剑修前辈所留,再没有条理,价值也是不可估量。降低标准肯定是不成的,对前面的道友也不公平……这样吧,没有成品丹药,可有丹方,相关的丹方也可以的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许多人也不管什么长生真人了,嘘声一片,也亏得神意络,能呈现出这种氛围。

    虽说丹药是成品,入手即服,非常便利,可谁都知道,和相应的丹方比较,就是一千颗丹药,也比不上一道丹方。

    丹方,尤其是玄真凝虚丹那种层次的丹方,是真正可以传承下去,作为镇派之宝的东西。

    在场的散修,若有那什么“九化九真丹”之流的对应丹方,拿到海商会,别的不说,换一部直指长生的正宗法门,绝无问题。天底下大把的宗门,会拿出类似的条件来换。

    海宏又展现出极其镇定的态度,任他四面潮起,我自巍然不动。

    喧嚣将尽,方道一句:“既然没有合适的东西,这件织物就劳黄执事费心,寄卖在海商会……唔?”

    “一道‘镇极香’的残方,有配制比例,无手法,如何?”

    这“镇极香”是海宏列出的几种香料之一,功用是镇压极端心念,抵御魔劫,可想而知,也是非常宝贵的。虽然不是丹方,只是香料子,还不完整,可配置比例有了,就算没有相应的配制手法,但如果找到高明的调香师,未尝不能反推出来。

    海宏断然道:“换了!”

    出手的正是鬼厌,有无名香经傍身,上百成千上万种香料方子,就算不拿出“过海香”这种十分敏感的,挑一个合适,也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坦然接受了几个剑修略显凌厉的探察,接下来,鬼厌就沉默下去,直到交易会的尾声。

    海宏至拿出来整整二十件各色奇物、法器,除开三件实在没有合适丹药换取,只能寄卖之外,十七件法器均找到了买家,没有一件实质意义上的流拍。

    就是海商会、随心阁这样的大商家,也不敢保证,回回如此。

    海宏依旧是那波澜不惊的样子,也没什么客套话,直接道:“第二件事,有关遗迹的来历……我与几位同道初步认定,这是海人异族第二大城‘太渊’的遗址。”

    “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当即就有人跳出来反对:“太渊城十五劫之前建成,四劫之前才沉入海沟,消失不见,位置要靠北至少百万里以上,东海之上,谁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不错,虽然海人族五劫之前,因为得罪了罗刹教那一位,举族被灭,幸存者也被枷入血狱鬼府,永世为奴,可毕竟还有活口,咱们的师长前辈,也都与此族打过交道的。”

    “要说这里是海人异族的哪个据点,也说得过去,但太渊城……”

    神意络,又起喧嚣,各类信息传播,大多并无遮掩,鬼厌很快也了解了相关背景。

    所谓海人异族,最初诞生于东极天柱之下,秉承海洋妙化之精,天然与海生灵亲近,渐成规模,因天柱附近环境艰难,逐步向西迁移,遍于北、东、南海,形成疆域广大的王国。

    只是惯于在深海生存,很少计入修行界的范围,也很少和人类修士有直接的利益冲突,倒能互通有无,南海十八妖王,修炼的法门,据传都有海人族的影子,如今的海商会,当年也是靠两边倒卖发的家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个强大势力,因为得罪了罗刹鬼王,在一劫的时间内,势力范围迅萎缩,最终被连根拔起。

    太渊城是海人族最后的据点,坚持了整整一劫时光,最终还是阖城死绝,沉入海沟,缈无踪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