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九章 低劣作品 高调行事(上)

    神意络,有关海宏的信息当即传播开来,就像是会场嗡嗡的私语,但在神意络里,还要更直接一些。

    海宏本是海外修行界最有名的猎团首脑,多年前就是步虚上阶的高手,创下的“沧海”猎团,高手如云,纵横东海、南海,不知做下多少惊人事迹,传闻甚至有围杀长生真人的壮举。

    不过,传说后来海宏为了破开劫关,成就长生,将一手创立的猎团解散,前往域外苦修,如今重又现身,莫不是已遂其愿?

    与会修士的神意,都往央去,想探个虚实,然而海宏形影周围,海风吹拂,波来浪去,神意探入,立时陷入汪洋大海之间,竟分不清究竟是虚是实,一时都是凛然。

    这岂不是界域已成之兆?

    当下就有连迭赞语传至:“一跃入长生,恭喜海真人。”

    “一入长生非我辈,好不令人羡煞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恭喜。”

    对此,海宏但只微笑而已,待恭贺声告一段落,他平静开口:“今日邀各位前来,乃是为万里迷雾之事。”

    一位长生真人出头,召集众人聚会,资格肯定是够了。

    故而他的话毫不出奇,可就是因为长生真人的份量,就由不得人们不仔细听来。

    “不瞒诸位,迷雾初展不久,我与几位同道,已经到雾走了一遭,所获颇丰,故而今夜第一桩事,就是将几件新近所得的法器拿出来,与诸位互通有无。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内圈某个承意盘上,便有清楚明白的信息,通过神意络,传播开来:“真人已登长生,我们这些俗人之物,也能入真人法眼?”

    “天地广袤无边,奇物层出不穷,登临机缘为先,长生又非万知万能,自然有些欲得而未得之物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身前海面,又是波浪涌起,化为一朵水莲花,心放置一个半透明的玉瓶,里面黑森森的,放了半瓶液体,如同墨汁一般。

    “此乃雾浮岛上,寻到的半瓶玄阴重水,多年前炼化七转,但如今闲置已久,要恢复过来,大约还要几年温养才成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内外三层的承意盘上,便起了一阵波动。玄阴重水是一些旁门修士精进修为的必得之物,尤其在海外,修炼水属法门的修士众多,平日里都要为此打破头的。

    更何况炼化七转,省了他们多少功夫?

    海面上众多承意盘一阵飘荡,至少有七八个人,要求得到此物。

    海宏摇头道:“今日此会,几件法器灵物,只换丹药之属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出信息,几十种丹药名称,转眼间就漫过众人心头。

    只看那些“九化九真丹”、“玄玄丹”、“觉迷散”等等名称,与会修士便是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这些丹药,至少有小半,听都没听过,还有一些,只是偶尔得闻,近于传说,再有像是“玄真凝虚丹”这等只有几大门阀和少数大商家拥有的丹药,都只是放在不起眼的条目,一不小心,就会略过。

    而就是这些还算耳熟能详的珍稀丹药,才是真正能够参与实际换取的。

    换了前面那些传说的丹丸,莫说半瓶玄阴重水,他海宏就是拿出一湖一海之量,也休想换得一星半点儿。

    鬼厌还从见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:过海香。

    过海香当然不是丹药,但类似这种香料,炼制困难,更有规避天劫之能,强称之为丹药,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可惜啊,虽说他知道炼制之法,却实在没有实物可以换取,他也不认为海宏手,有什么值得换取的玩意儿。

    这时候,已经开始有人叫价了。

    诸多修士,都是由符阵牵引神意而来,此刻肯定是身无长物,不过海宏对此早有准备。

    原本在最外围的一只承意盘飘了进来,由海宏伸手一指,便化出一道半虚不实的影子,却是几日前,参与那场交易会的海商会黄执事。

    这一位今天过来,却是受海宏之托,用海商会的信誉,给这场事先并无通知的交易会做介担保的。

    会上所有预定交易的物品,会后都会先集到海商会,待双方确认之后,再完成交易。

    至于眼前漫天喊价,事后却甩脸不认的,一方面必然会遭遇海宏的报复,另一方面,海商会也会将其拉入黑名单,千载以内,都不会与之做生意。在海鸥墟将成之际,这简直就绝了背信之人在海外的活路,反之,对海宏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有了海商会背书,这场临时发起的交易会,气氛愈发活跃,海宏不一刻便有四件宝物出手,换了六种丹药,只是他表情依旧平淡,大有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之气度。

    其实与会修士的绝大多数,都不是为区区几件宝物而来,他们更关注的还是传言迷雾之遗迹。

    可海宏以真人修为,盖压全场,拿出的无论是玄阴重水等奇物,还是祭炼已久的法器,又都是难得一见的宝贝,一样样从海波浮起,让人欲罢不能。

    第五件宝物浮起。

    水莲花上,放置着一个托盘,其上则是一件叠放整齐的雪白冰丝织物,上面绣有花纹。

    众修士依惯例,以神意扫描,但紧接着,整个神意络都是晃动。

    那一瞬间,受外力刺激,雪白冰丝织物之上,竟是剑意凛冽,森然而出,不知有多少人给刺到,本体处都受了震荡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不知品绣品一件。”

    海宏所化身影,小心持起冰丝织物一角,迎风展开。

    海风猎猎声,整幅绣品……姑且这么说吧,均展现在众人眼前。

    就是鬼厌这种对刺绣完全不通的,也能看出,海宏所言“绣品”一词,实在勉强,上面错针、崩线不计其数,还有扭曲的纹路,简直惨不忍睹,完全看不出图样为何物,想来便是个最普通的绣娘,其作品较之也要强出百倍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样的一幅织物,真的展铺开来,随风摇摆,却似有层层叠叠的剑气铺于其上,跳跃、流动、闪没,全无规律,时断时续,却又出奇地给人以灵秀之感。

    这必须是敏锐的神意感应才能察觉其端倪,而在场的修士,至少有小半,都能体会到里面的玄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