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八章 法器之辨 千里之会(下)

    樊若雷一口回绝:“米岛主还在,你自去要一枚便是。”

    高大老人咧嘴一笑:“我们之间有些嫌隙……两位明白的。”

    樊若雷摇头:“米岛主是召集人,既然他不给你,我们也不好越俎代庖。”

    “屁的召集人,只不过给人跑腿而已。凭他那点儿本事,也能请来玄圆、海无涯替他压阵?”

    高大老人对米陀是不屑一顾,却是盯紧了鬼厌手的玉符,开始往外掏东西:“我愿拿一件法器来换,也是从迷雾得来。”

    不管鬼厌他们愿不愿意,他已经拿出一件巴掌大的玩意儿,放在掌心,让两人过目。

    樊若雷咦了一声,眼睛就拔不开了。

    鬼厌一时也说不清,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。就是用海常见的珊瑚礁形态的碎石,堆了一层,其间还覆了一层海生藻类,也有贝壳、海葵之属,像是从哪处浅海海底揭了一块,又微缩了一番,边缘还可见到断裂带,似乎稍一用力,就能给掰碎了似的。

    但这确实是一件法器,就是以他半桶水的水平,顺着前面迷雾法器的思路也看出,那些个微缩的珊瑚礁,其细腻纹理,分明有炼制的痕迹。

    这还不算完,高大老人使了个简单的法术,捏来一个拳头大的水珠,往这件法器上落下,当下便是波光流动,若有湛碧之色,覆盖在“珊瑚礁”上。

    樊若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。

    只见得珊瑚礁上,那些个密密覆盖的海生植被以及贝壳、海葵之类,被水波一冲,便是摇曳而动,似有生机。华美的海葵“花朵”间,甚至游荡出一只微小的鱼儿,比针尖还小的鱼尾摆劝,悠游其间。

    这是一片略显安静且极其微小的海底世界。

    “这,这……”

    樊若雷口吃的时候,水波突然失了依撑,哗啦一声拍下,那一片微缩的海底世界,就此重归死寂。

    只有水珠从高大老人掌隙滴下,证明刚才绝不是一场梦。

    “换了!”

    樊若雷也不管玉符是在谁手上,当即拍板。

    鬼厌没有异议,很干脆地和高大老人做了交换,双方过手的时候,他道:“这是个残缺之物吧。”

    “若是完整的,莫说这玉符,就是十重天祭炼的法器,也别想换一个角儿!”

    高大老人说罢,哈哈一笑,就此离开。

    樊若雷伸出手去,半途却见鬼厌似笑非笑的脸,不免有些尴尬,想缩回去又不太甘心,还好鬼厌直接将这件残缺法器拍在他手心:“若雷老弟见出端倪了?”

    “很像是虚实化生的幻术法器,可又不是那简单,现在看不出功效,只是这手法,分明是组合而成,却看不到拼接的痕迹……”

    一时整理不了思路,一肚子想说的话,都给堵在嗓子眼儿里。

    “那这件法器就先交给老弟研究吧,有了结果,一定要给我好好讲解一番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那是。哎呀,还要多谢南湖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樊若雷这才想起,刚刚鬼厌是给了他多大的面子,暗骂自家“忘形”,忙补上礼数,鬼厌却也是哈哈一笑,径自离去。

    在后面那高端聚会结束之前,樊若雷肯定是走不掉的,这些小恩小惠,不过举手之劳,何乐而不为?

    日升月移,潮起潮落,时间过得飞快。

    接下来两日,鬼厌就在岛外海域深处,寻了个僻静地点,慢慢琢磨幽冥九藏秘术的破绽,等到约定的时辰,他拿出玉符,神意乍一透入,便像是插上了翅膀,从藏身处飙扬而起,朝东方急进,本体却还在海底,未曾动弹。

    这实是神意受到玉符牵引,与远方已经铺设好的符阵产生联系,是一种远程传讯交流的办法,用这种方式,大约能证明,参加这次高端聚会的修士,彼此相隔极远,或者不太适应正面相对。

    除了长生人,寻常修士哪可能将神意抛飞千里、万里,但有了玉符和相对应的符阵,这也就成了现实。

    须臾之间,神意已经越过数千里海面,到了符阵铺设之处,那里也是空茫的海域,只有百来个火盆状的东西,飘浮在海面上,随波晃动,大致形成内外三个同心圈,央留出大约里许见方的海域。

    鬼厌神意抵达时,分明感觉到,有几个同道,其神意正盘旋而下。其有一个,根据符阵指引,落到“火盆”之上。

    神意落下,火光轰声燃起,本是靠近层圈子的“火盆”之下,平空起浪,托着“火盆”往更内层去。

    光芒接二连三地亮起,也不全是火焰,“火盆”之上,还有缈然如雾,或如电火扭曲闪烁的,代表了各自的法门性质。

    海面上潮来浪涌,百来个火盆都像是有了灵性,内外穿梭。

    修为高强者在内圈、略逊色者在圈、最差的就只好在外围了。

    很快,海面上就有一道纵横交错的神意络成形。络以符阵为根本,以“火盆”为承载节点,彼此感应,彼此交流,当然也有自我封闭的,却不影响大局。

    鬼厌隐约感觉到,直至此刻,符阵才真正铺设完毕,而帮助主事者完成的,正是他们这些各方散修。

    如此独特的符阵,确实让人眼界大开。

    按着先前米陀的说明,这些“火盆”有个名目,叫“承意盘”,专用来承接符阵汇聚而来的各方修士神意。修士所持的玉符,也有特殊机关,一念便可隔空显化,显化的时间、清晰程度,根据各人修为而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观察一番之后,鬼厌也将神意落下,承意盘,幽碧火焰氤氲一层,甚是内敛,看起来颇有几分柔和之意,同时下方起浪,直趋内圈。

    神意络后面,不少人感到惊讶。

    这样的火焰,一看便是出处旁门,出自魔门也说不定,东海上,这样的人可不多。

    不过很快,人们的心思都回到同心圈的央海面上。

    那里突地波翻浪涌,一个隐藏在海面下的承意盘慢慢浮上,其内还掬了一汪海水,便是这海水,蒸腾成雾,转眼化现出一个人影,站在海面上,笑吟吟道:

    “散人海宏,见过四方道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