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东海迷雾 海鸥影响(下)

    紫岩岛的夜色降临很晚,可一旦降下,便是深邃无边。

    远方黑色的天幕和潮水连成一片,将岛屿包围,岛上灯火密密麻麻,但从高空下看,却是攒簇如豆,在黑潮摇曳不定。吴钩外海,类似这样的“豆大火苗”,也实在不多,洒落在海面上,仿佛随时都被会潮水吞没。

    虚空,鬼厌眸幽光闪没不定,他在抓紧时间,参悟修补幽冥九藏秘术的破绽。

    自成就六欲天魔后,他对这具分身的情况十分满意,不说别的,那种聚散由心的神通变化,若专心遁走,就是劫法宗师也要头痛。

    可前段时间,隔空与剑修分身砥砺切磋,却给他狠敲一记警钟。

    长生人的手段,他终究还是不能尽知,便如剑修,一旦步入长生,斩断法则束缚,许多常识性的认知,就没法安在他们身上。

    某种意义上,长生剑修一剑既出,就是天地也要让路,他毫不怀疑,遇到真正的剑道强人,他若是自恃九藏魔身的变化,不谨慎应对,对方剑心锁魂,窥准破绽,只一剑,就能使他重创至死。

    认识既然有了变化,再保持现状,便如裸.身过闹市,怎么都不自在,可惜,这种法门上的缺失,不是小孩子玩泥巴,揉捏两下就能堵上,而是需要相当时间的推演尝试,一个不慎,就会前功尽弃,怎么说也要长期闭关,静心澄虑不可。

    至此他更明白,为何此界修士,以闭关为常事,且境界越高,闭关时间越长,动辙几十上百年。

    可如今诸事繁杂,却是没这个机会了。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,这边终究是一具分身,花费心力在此,值或不值,还要斟酌。

    感觉着时间差不多了,他在高空的身躯随风四散,下一刻已从紫岩岛上一个阴影出来,瞬间重组,就像是刚刚从黑暗走出。

    前方就是今晚集会的地点,便如米陀所言,是在海商会于紫岩岛的分店里。

    此时在东海之上,几成海商会一家独大之势,这间铺子也是门面鲜亮,本身座落在紫岩岛最繁华的街道上,迈步进入,只需出示米陀送的那枚玉简就好。

    玉简列出了一些在万里迷雾找到的法器、灵物,也明言只是一小部分,更多的还藏在与会修士的口袋里,只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换取。

    由店伙计引路,余慈一路到了集会之地。其实这里已经不属于海商会的店铺,而是将相邻的两个院落打通,据店伙计讲,这里就是每个月举行“小拍卖”的地方,现在时间未到,门面就没有开,干脆由米陀等人出面租下,这等于是组织一个小规模的交易会了,当真是花了不少心思。

    进入后面独院,里面人声鼎沸,热浪扑面,吹过来的海风,都没法和。

    也不知米陀怎么办到的,院竟然集结了两三百号人,依着假山、石阶、园圃等,分成大大小小十几个圈子。

    听里面讲话,很多人并不是紫岩岛的,甚至有从千里外的岛屿赶来。

    鬼厌还注意到,园的修士,其实正在不断减少,不少人悄悄地往外溜……

    “南湖道兄?”

    听到招呼,鬼厌回头,见是白天与他做交易的那个摊主。

    “哦,是丰雨老弟。”

    鬼厌略捏个架子,而在丰雨看来,南湖此人,来历不明,但其修为,观之不透,当是在他之上,对这称呼也无异议。

    说起来两人还发生过“口角”,但后来余慈到底是买下了那个珊瑚枝,来个皆大欢喜,算是不吵不相识。

    两人便开始闲聊,鬼厌说他来自内陆,到海外游历修炼,丰雨自然就担当起解说的的责任,介绍里面一些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在他介绍下,余慈才知道,海商会的黄执事原来早早就等在这里,是个精明的年人,刚刚余慈还见他在修士间来回走动,经常问问价什么的,看得出十分重视。

    海商会行事确实越发地大气了,这种环境下,收购所谓的“迷雾”法器、灵物等,其实有虚高的风险,米陀等人请他参加,借他的铺子,其实也就是这个打算。

    但黄执事还是应了,就因为这样,总能结几个善缘、招揽些客户、赢得些口碑。至于那些收益,不过是蝇头小利,着实不看在眼。

    海鸥墟一成,海商会在海外的大势亦成,如万流归宗,沛然难御,在此大势之下,什么龙心斋、古药铺、一段香堂之流,完全是螳臂挡车,便是他们背后的随心阁,一时也要雌伏。

    感叹间,两人又说起人越来越少的原因,丰雨就笑:“那些跑掉的,都是通神级别的小朋友,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?趁乱糟糟的时候,让他们小赚一笔就是了。真到明白叫价时,也不怕噎着?”

    作为一个还丹阶的修士,他有足够的本钱,居高临下评点。鬼厌嘿然一笑,还未讲话,便见丰雨脸色微变,面露笑容,向接近月门某个角落略一欠身,应是打了招呼,回头见鬼厌,却是露出尴尬的笑容:

    “其实,在某些人眼里,咱也是小朋友……那位是海无涯前辈,乃是著名的步虚散修,更是步云社在东海的召集人,德高望重,南湖道兄不妨结识一番,以后在东海上,也有个照应。”

    他这么讲,也是一种试探。

    鬼厌抬眼看去,见那海无涯须发斑白,略显老态,站在角落阴影里,正微笑与人说话,他点点头:“那还真要认识认识了。”

    这种语气,怎么看都不止是还丹境界啊!丰雨当即更多出几分亲近来:“道兄与海无涯前辈结识,肯定是有益无害。嗨,要说我来引荐也可以,怕就怕损了道兄的身份。不过,我倒还有一位朋友,与海前辈有旧,一会便要到了,道兄……”

    这人有些势利眼,但看得通透,脸皮也厚,懂得自嘲,算是个妙人,鬼厌嗯了一声,笑道:“那就劳烦老弟安排了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门外呼啦啦又进来十多个人,可往外走的,要更多上许多,人流穿梭,场面有些混乱,丰雨眼尖,见了里面一人,笑道:“那就是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声清罄之音,响在所有人耳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