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东海迷雾 海鸥影响(中)

    此处是吴钩城外海偏北方向,一个比较有人气的岛屿,名为紫岩,以岛上土石色泽深紫而得名。

    鬼厌漫步在岛上,看着闲适悠然,其实心有颇有踌躇。

    此时离余慈和小五的约定时间,已经超了快两个月,却还没有任何消息,就是幽蕊施展巫法神通,也无法再次联系上。不过她也说,小五那边,像是被一种隐晦的力量隔绝,再简单点儿讲,应该是被困在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他也不知道能将小五这个已过了塑灵天劫的绝顶法宝困住的,会是什么所在,只能循小五当日只言片语,到外海来,设法寻访。

    几日下来,各路流言、讯息听到了不少,其比较靠谱的,也就是这两个月前,平空而起的万里迷雾了。

    那迷雾恰好横在吴钩城外海北部,算是海上从北到南的必经之途,小五想到吴钩城来,十有七八会经过那里,时间也能对得上。

    迷雾深处,与外界隔绝,又阻拦一切神意探测,不亲身进入,是找不到头绪的。

    鬼厌其实已经在迷雾外围转了几圈,暂时还没有深入,还是有些不太确定。想再收集一些消息,做好准备。

    紫岩岛上,有关万里迷雾的小道消息确实不少,但都零零落落,不成系统,毕竟这里最火热的议题,不是万里迷雾,而是海鸥墟。

    那才是真正关系到众修士身家、修行的大事,且明明白白,没有任何故作神秘之处。

    比如,物价。

    海鸥墟一旦启用,来自四面八方的修行资源汇集,物价水准实在不好掌握,算来算去,下跌的可能性更大些。一些手积压了财货的修士,便想迅离手,免得蚀了本钱。

    特别是吴钩城这样的临海大阵,最近拍卖连场,海鸥墟未成,部分灵丹、药草、法器的价格,已经降了两成,但是相关坊市、门面、店铺等,却是一再飙升,租金普涨了三倍,犹未有止歇的意思。

    至于海外岛屿,看似分散,其实资源也算丰富,不少大商家都在此设点,只不过现今这情况,卖到商家去,就等于是伸脖子挨宰了。

    虽没有“三家坊”一类由大势力主导控制的黑市,但零零落落,还是有不少修士在外面摆下摊位,或者干脆游荡岛上,拉人售卖。

    这里面,一些和热点相关的东西,自然最好出手。

    摆在余慈面前的,就是一个号称来自于迷雾之的物件。

    物件的主人是一个有还丹阶水准的散修,在海上,也足以自保了,也因此,他才有胆子在外面摆摊,摊位上还颇有几件不俗之物。

    见有人在摊前驻留,而且气度不凡,周身气机很有些捉摸不透的意味儿,物件的主人心一惊又一喜,当即招呼道:“这位道友,摊位上大都是从迷雾得来之物,不敢说多么珍贵,却也都是稀奇之物……”

    鬼厌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摊位上的东西卖相确实不错,尤其是那一件外形类似桃红珊瑚枝的物件,自上而下,分有六叉,看起来像是天然之物,但按照从剑气分身那边共享来的知识,仔细观察,便知道这其实是一件在天然珊瑚的基础上,炼制而成的法器。

    只不过,炼制法器的人很巧妙地将符纹隐入珊瑚的屈突、纹理之,不损其外形,摊主还别有心思地洒了点儿水,看上去就像刚从海底采摘上来一般。

    “道友好眼力,这珊瑚枝是我死命从一头海兽嘴里抢出来的,当是海天材地宝之属……”

    摊主本来想拿大,虚虚实实唬弄一番,可被摊前那位看了一眼,莫名就觉得心虚,姿态不由放低,卖力推销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,由于珊瑚枝法器炼制手法太过精巧,这人是真把它当天然之物理解的,一开口就错了。

    鬼厌笑了一笑,这件法器不是什么非取不可的珍品,但炼器手法很值得参照,闲来无事,把玩一番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如今他身上也算有些身家,重塑形神时,这具躯体的储物戒指丢失了,倒是前段时间,他将黑蛟真人吞入腹,如今还禁锢着,从那家伙身上得了些好处。

    黑蛟真人是一门心思往六蛮山去的,身家都随身带着,长生真人的积累,不会差到哪儿去。虽然法器没有一件合用的,可南国各大商家的专有钱币、抵值符印等,很是有一些。

    按摊主所报的价格,他翻手就能买下,不过,他更想知道的还是迷雾之的情况,便笑吟吟地侃价,从探知万里迷雾的情报。

    要么说世上没傻子呢,也就是三五个来回,摊主就察觉出异样,把脸拉下:“要买就买,来来回回逗弄人,有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鬼厌也不恼,见人察觉,就笑道:“怎么不要,我只是想看看你还得了什么有趣的东西,到时一并买下就好。”

    摊主知道他是托词,不过看这人确是个大金主的样子,就想着是不是拿关于迷雾的一些消息,把身上破烂儿都推销出去。

    正转着念头,鬼厌后面突有人搭讪:“这位道友,可是对万里迷雾感兴趣?”

    鬼厌回头,见来人脸色微黄,削瘦矮小,不太健康的样子,然而周身气机圆融无漏,双眸金光隐现,却是一位还丹上阶的修士,而且法门颇是正宗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旁摊主则是惊了一记:“米岛主。”

    那米岛主也对摊主点点头,又向鬼厌道:“在下米陀,是西北‘横帆岛’的岛主,见道友对万里迷雾很感兴趣,故有一问。敢问道友高姓大名?”

    所谓“岛主”,就是在这片海域拉起势力的小门小派的宗主了,看样子还颇有几分名声。

    鬼厌拱拱手,坦然道:“确实有些兴趣……在下南湖,见过米岛主。”

    这是借了剑修分身的假名号来用,若不如此,在吴钩城外海,真拿出鬼厌的身份,不出一时三刻,论剑轩就要杀过来了。

    米陀将“南湖”这个名字砸摸两下,未有所得,但也不计较,只笑道:“我们几人,联手探了外围海域,又遇到几个同道,意欲再探,在此之前,想把在里面的收获,来一个互通有无,还有海商会的执事参加,道友若有意,也可以前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,便将一块玉简递到鬼厌手,顺便还给摊主一份儿,显是早有准备,且是大批量的散发。

    摊主分明有些受宠若惊,至于鬼厌,对里面出产的东西不感兴趣,但这种环境简直就是收集信息的最佳去处,当即就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至于其用意,到时候再想不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