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七章 东海迷雾 海鸥影响(上)

    “只要品质没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三炼器火候只是初成,然而性子稳重,又精于祭炼,对材质把握极其精致,至于结构,只要有我提点,绝无问题。”

    都这么说了,余慈哪有不同意的道理。

    他也看出来了,许央正刻意用力,推举许三爷,既是旧人,又有传艺之德,余慈也乐意成全。

    “我信得过许宗主,元君应亦如是。”

    “好极。”

    许央拍拍巴掌,回头叫了声:“老三,就用‘攒心刺’吧。”

    许三爷向这边一躬身,随即动手。他知道机会来之不易,容色肃穆而专注。

    他取了一块金属矿原石,在“水火眼”轮流浸了几回,随即放到铁砧上敲打,不过三五下,就出了大概的形状,却是一枚尖刺、短刃之类。

    许央和余慈一起走过去,同时指出用料、手法等等细节要点,看起来还真想指点余慈两手,免得耽搁了这样好的条件。

    余慈一边听着,一边看许三爷的手法,有许央点拨,他便看出,许三爷手法稳重精准,只是修为逊色,才需要多样器具配合。不过他气机连绵不绝,一身之精气神及器具、用料等,浑然一体,真正是全情投入,心无旁骛。

    “老三手慢,这个模具也要大半天,后面的手续,没个十天半月下不来,不过慢工出细活,水平绝对没的说。老弟你少安毋躁。”

    “我晓得。”

    许央咧嘴一笑:“不过这样呢,也方便咱们调整,你看就这个形制,符纹分布,‘束魂’之形落于锋刃,‘熔炼’落于腹,‘封固’制于手柄,而‘升华’则点在芒尖……”

    余慈兴致大起,这是他以前从没接触过的领域。

    作为绝顶的匠师,许央可不只是说说思路而已,还有种种实际手法,以及为了照顾符、器的性质,做出的妥协、改动,这些都是最实在、最有用的经验,听得余慈眼界大开,也跃跃欲试。

    有许央在,很多操作层面的瓶颈,就完全不是问题,余慈这个创作者,完全可以放开了思路,将此临时创出的符箓,再次完善,不会受到什么掣肘,调整起来很是顺利。

    许央则展现出一位绝顶匠师的风采,一边和余慈商讨,一边指点许三爷,随时对器模进行微调,除此以外,自己还拿了一些边角料,随手制器,给余慈实际示范,展现种种实用手法,一心三用,却无不精到。

    值得一提的是,两位姓许的匠师围着水火眼,轮流使用相同的工具,竟是互不干扰,默契非凡。

    当然,许央的修为较许三爷实是远胜,等两个多时辰过去,地面上大约已是凌晨时光,符纹思路重构完成,许三爷的模具进度不过刚过了十分之一,而许央最后一件示范品,已出炉了。

    将那条软若灵蛇的赤红金属模具直接插入碧水之,哧哧之音不绝于耳,水面上腾起一波轻烟。

    许央首次专注于一件事,他微瞑双眸,手臂以微小的幅度抖颤,却是之前给余慈提起的一种“洗锋”手法,专为炼剑之用。

    不过数息,他屈肘上提,碧水之,响起一声喑哑的磨擦声,但不过半息,声音倏转清越,碧水泛波,清光流动,铮然鸣响。

    一把出色的剑器,就这么在许央手成就。

    他随意振腕,柔韧的剑身便在虚空划出大大小小的圈子,穿入犹未散尽的的烟气,转瞬间,剑身模糊起来,与散溢的烟气浑然一体,即而云开雾散,却见星辰之光,密织如天河,似静似流,恍若梦幻。

    不想这位炼器大师,竟有如此剑技!

    余慈正要赞叹,忽听许央漫声长吟,话音铿锵,尾音却似在遥远无尽的虚空泯灭:“天接云涛连晓雾,星河欲转千帆舞,仿佛梦魂归帝所,闻天语,殷勤问我归何处……这把剑,就叫隐星吧。”

    许央视线移过来,粗豪的脸上,却是湛然清静,笑容温润:“六年前,我亲制一柄‘刺日’,与这把剑很是相似,同是剑身长二尺九分,柄长五分,无锷薄刃,卷曲自如,不过用料可比这个讲究多了,毕竟是故人宗门弟子啊……

    他发了一通感慨,即而又道:“这把剑就送给老弟,用到用不到,都算是今日交流的纪念。”

    余慈默然,片刻,上前一步,双手接过。

    “长夜漫漫,终有尽时。老三制器太慢,我就不耽搁老弟的时间了,只需告知元君,半个月后来取就是……慢走,不送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时光如梭,倏乎而过。

    少阳剑窟,南湖藏剑府,余慈点燃了龟鹤炉,专供剑窟有数几个洞府的“洗魂香”,淡蓝烟气氤氲而起,又归于无形,并没有什么明显的香味,可空气却似更为清新,吞吐之间,令人忘忧。

    他坐在云床上,慢慢瞌下眼去。

    就在今天上午,薛平治拿到了那一件根基于符箓打制的法器,对其效果还算满意,便与骆玉娘先行转回百花谷去了。

    俞南则不知所终,但想来应会在附近逗留。

    诸般杂事已毕,余慈终于开始闭关,慢慢适应长生剑境的玄妙,眼睛刚刚瞌上,亿万里之外,汪洋深海之,两道幽光亮起。

    藏身海的鬼厌分身,自有形化无形,破海而出,转眼不见了形迹。

    真界之广大,委实不可思议,消息说不定在哪个环节,其传递便停滞了。便是真传过来,与亿万里之外的人们,又有什么相干?

    在茫茫波涛之间,星罗棋布的万千岛屿,长居或暂时驻留的修士们,哪个睬你玄黄杀剑?便是北地三湖、洗玉盟之流,离他们也太过遥远,他们关注的重心,与陆地上的人们,完全不一样。

    海鸥墟什么时候正式开启?

    蜃楼的名额究竟是谁争下了?

    南潮北进,如今到了何处?

    只有这些,在海外修行界,才是一等一的大事。

    当然,也有一些不怎么相关,但足够惹眼的事情,引得人们议论纷纷:

    “北边海上万里迷雾,越发地扩大了,昨天吴老七几个过去,莫名其妙就死透了,尸身顺着海水飘出来,才让人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这雾起来两个月,怎么也不见论剑轩的剑仙们去察探?”

    “说不定早去了,吃了亏才没声张。”

    听得这些言语,刚上岸的鬼厌略一停驻,听了片刻,慢慢踱步离开。

    青袍束冠,灵光敛藏,就像一个普普通通的修士,谁能认出他是长生人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