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六章 符器祭炼 此起彼落(上)

    作为储存了十七剑仙“回归道标”的云楼树,与飞仙剑意发生感应,并不是什么不可理喻的事,况且当年其“母体”,更是记录了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的副本,可谓大有渊源。

    只不过,当年真界、永沦之地、承启天三方虚空碰撞,作为最弱的一方,承启天几乎是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,而作为牵引永沦之地的云楼树,更不用提。

    若不是三方虚空结构特殊,若不是有玄武真意维持,二者早就崩溃干净。

    十四五年时光过去,受玄武真意滋润,这棵天地生养的奇异植株开始恢复生机,本是粉碎的树干枝叶都通过某种特殊的方式,重新连接在一起,纵然没有重塑为一,却是灵光游走,气机贯通,相应的,与它融而为一的承启天也慢慢弥合,逐步巩固。

    趋势是好的,但目前总还是脆弱了些,更因其粉碎性损坏造成的复杂结构,使神意探查都不灵光,具体有什么变化,余慈看不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既然看不透,就放在一边。这时候,余慈又有新感应——飞仙剑意反馈本体之后,余势不衰,竟然通过承启天转,往鬼厌分身处流动。

    余慈在玄黄处得到的那些体悟,鬼厌分身是无法消受的,也没必要。可是剑意与鬼厌处那枚分化念头一触,虚无似有金玉之音,摩挲撞击,正是“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”。

    恍惚,似有一位长生剑士,一个六欲天魔,在虚空交战,剑气纷落,魔光幽冷,正堪敌手。

    这种类似于幻觉的东西,其实是一个演化过程,是解析神通自觉的变化,正是通过这种形式,深度挖掘两具分身的潜力,寻找各自的破绽,所谓“触类旁通”,亦应如是。

    “幻觉”持续时间不长,两个分身所得的好处,却是实实在在的。

    剑修分身这边,已经抓到了一处常见法则的缺失,不再有此限制的话,剑修分身的度至少可以提升两成。

    至鬼厌分身那边,幽冥九藏秘术的根基,因为剑意侵袭,很是找到了几个破绽,大有修补的余地,甚至于借此分身使剑,层次都要提升一个档次。即使永无可能成就“至纯”之境,但若再有旗剑天罗困杀之境况,他拟化十二玉楼天外音,也绝不会再限于五转……

    哎哟,两边拿出相似的剑诀,会不会让有心人联系起来?

    这个问题有点烦人,但紧接着,又一个念头跳出来,鬼厌分身可不像剑修分身这边,排斥一切非剑之物,拟化剑意也能拿出几分神韵,那么运使符箓……

    啧,怎么没想到用鬼厌分身帮忙?

    之前给薛平治创出的符箓,若按这个办法,说不定早就叠窍合形完毕,成品都能造出来,现在他都可以安心闭关了。

    说到底,他还是不适应这种分身模式,但现在想起也不晚,一会儿问问薛平治那边的进度,若不成的话,就用这一招罢。

    有些人真经不得念叨,正想着,外面俞南敲击静室石门:“平治元君那边要我们过去。”

    急匆匆赶回龙霄城,由俞南领着,直奔城南。

    据俞南讲,薛平治已经在城天篆分社,找到一位愿意“接活儿”的符法高手,只是余慈所创的符箓,涉及的领域太多太杂,叠窍合形难度极大,所以要他过去解说一下。

    这种事情在符修界也是经常发生的,一般出现在理论知识和实践能力差距比较大的人身上,也即是能创造出一个优秀的符箓,却因为修为、感应、控制等因素无法使之成为现实,只好要人帮忙。

    龙霄城的天篆分社,就位于城南一处幽静院落之,余慈还想进去看看,此处与北荒那个有什么不同,可未等近前,那独院前门打开,一行人走出来,当头的正是薛平治。

    她面无表情,身后的骆玉娘,却是凤目凝煞,心情看起来很是不佳,只是隐忍着不发作而已。

    再往后就是天篆社的修士了,对薛平治这位劫法宗师,看上去还是相当重视的,一位长眉凤目,仪表堂堂的修士,一直不停地说话,还有作揖致歉的动作,却没有得到女修的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俞南见场面不对头,招呼一声,和余慈都隐到一侧阴影,看着薛平治师徒离开,又跟出一段路,直到一处偏僻地方,才上前会合。

    当头就问:“元君,不是说请余道友前来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篆社缩了。”

    骆玉娘沙哑着嗓子道:“天遁宗已经放出了风声,说老师与他们的根本法门相关,天篆社不愿再做。”

    还有这事儿?

    余慈开始觉得不可思议,天篆社这不是明摆着得罪薛平治么?如此厚此薄彼,欺软怕硬,一社清誉何在?

    但换个角度考虑,并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天篆社背后势力之大,几乎囊括了天下所有的符修门派,甚至包括八景宫这样的庞然大物,其实不会在乎天遁宗如何,也不是一个天遁宗所能撼动得了的。

    可是,正因为该社品流复杂,影响力巨大,一向号称立,事涉门派根本法门,明知故犯的话,就是对门派的不尊重,是非常损名声的行为,智者不取。

    况且,对参与此事的符修,也非常不公平——那可真是要脑袋的活计。

    至于得罪了薛平治之类,反倒不是原则性的问题。

    对此,俞南并不如何惊讶,显然已有准备,他直接道:“那么就请明初道友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闻言,骆玉娘的表情有些古怪:“应是不用了,已经有一位,愿意私下里接下此事,还约我们在某处见面。”

    竟有此事?

    不管俞南、余慈如何奇怪,他们是一定要去赴约的,当然这回就要做一些遮掩的功夫,不好光明正大上门了。

    他们四人,可说是目前龙霄城里,修为境界最高的组合。真要隐匿身形,倒也轻松,如此在城内城外绕了几圈,确定撇开有人心关注后,一行人无声无息来到龙霄城南郊,一处规模不大的院落之前。

    天已入夜,院里也黑洞洞的,似乎里面的人都安歇了。

    一行人也不走正门,直接飞落前院。

    此时有一人静候在那里,见四人无声化现,却很沉得住气,低声道:“可是制符的前辈到了?许宗主正在厅等候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嗯了一声,那人当即转身,在前面引路。

    院子后面,厅堂的灯火亮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