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忘情宝扇 龙霄之城(下)

    照余慈的想法,现在进去剑窟闭关就挺好,可现实是,怎么也要等薛平治那边出来一个明确结果。

    俞南和那边联系过,似乎还要等上半日时光,闲着也是闲着,他们干脆就先往少阳剑窟去了。

    少阳剑窟位于龙霄城外,东行四百里左右,占地数千里,共汇聚二十余道灵脉,开辟有一千四百二十一处各自独立的闭关修行之地,按其级别,分有室、厅、堂、府四级,依其功能,又分炼、试、悟、藏等等。划分清晰,价钱自然也高下不同。

    反正自有俞南安排,余慈不关心价格问题,

    四百里路程,以长生真人级别的遁,不过小半刻钟而已。

    居高临下,眺望前方,但见绿荫如海,至某条线上,突然断,再往前去,是沙石绵延,形成一片恍似戈壁的荒凉地域。在天地交界处,蓝天黄土之间,有一座雄奇山峰拔地而起,周边莽莽山势如堵,到那里才又见依稀见到翠绿颜色。

    “灵脉聚合无漏,成就‘洗剑池’,然后才有少阳剑窟,固然惠及天下剑修,却也使得周边荒芜,草木不生。”

    俞南用平淡的言语介绍:“跨过山脉,再往东去,才尽是荒芜之景,直至千山教地界,才扭转过来。”

    余慈唔了一声,随俞南一起投往远方山峰处。

    那里就是少阳剑窟了。

    正如其名,少阳剑窟是挖空了山体,修建而成,若按占地数千里计算,这一片绵延的山脉,恐怕都是空才对。

    其主峰处,多是纯阳门的高层修士闭关修炼之所,但上好的洞府分布,并非是“心开花”式的,而是有意错开距离,也即“高低搭配”,这也是照顾到高人神意感应的缘故。

    俞南订下的修炼地,就在距离主峰甚远的山脉西南角,这里早有接引的纯阳门修士,一切按部就班,按照观登记,引导他们前往。

    还丹级别的炼剑室,只是走马观花,意思意思便罢,两人最后一起去了俞南名下的藏剑府。

    此处洞府,不愧是专供长生真人所居,几乎是独占了一座山峰,外间云雾层绕,乃是府埋设的阵盘控制,这个只是惑人之用,但可由居住者本人调整调换,换成杀阵也可,反正擅闯他人洞府者,管杀不管埋。

    洞府入口在山腰处,就近便有一片湖水,上承雪水,下泻成河,流转不息,方圆数十里灵气,有一部分便汇聚在湖面上,氤氲成雾。

    湖水央,依稀可见一亭,想来在那里参悟剑理,当是绝妙。

    洞府内部布置倒没什么特别出奇的地方,以简朴为主,但灵气充沛,又丝丝缕缕,若有锋锐之意,吸一口入腹,则清湛明透,几乎将肺腑都洗了一遍。初时有几分寒意,但很快化为暖气,滋润五脏,煞是舒坦。

    真是好地方啊,余慈自问修道这么些年,也只有离尘宗的摘星楼,灵气浓烈纯粹的程度,比此地更胜一筹而已。

    如此修行宝地,行情可想而知,俞南一下子便订了整整十年,心思昭然若揭。

    余慈嘿然一笑,也不管其他,径直入了洞府,寻了一间灵气最为纯粹的静室,先体验体验再说。

    顷刻入定,心神漫过分身,由三方元气聚合而成的躯壳,受已经拔升层次的分化念头影响,不断微调,本能地寻找一个最适合的结构,这个不需要余慈操心,他要适应的,还是长生剑境的微妙玄通之处。

    一日不掌握,这具分身的战力,就一日发挥不出来,十年期限一过,安知谷梁老祖会不会反手一巴掌拍死他?

    他心神下潜,又似飞入云端,神思渺渺,若存若亡,唯有剑意森森,生发出来,横亘虚空,若无凭依。

    跃入长生剑境,给他最直接也最强烈的感觉,就是一个“独”字。

    他心剑如一,恍惚从万物法则间抽离出去,不求对法则做什么改变,只要一个无所束缚。

    如将长生境界之下的众生,视为一个披枷挂锁的犯人,一旦跃入长生,剑意迸发,便是斩枷落锁,争得自由。

    只不过天地法则的束缚也不是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万物离散聚合、升举沉降、生长衰亡,还有最捉摸不定的情绪,都是法则所控制;放诸人身,一呼一吸莫不有法,举手投足亦有其度,气血津.液精脉流转,更有天然之理。

    没了这些法则,人岂能为人?变成一堆烂肉都不可得!

    故而有些法则,是斩不断,也斩不得的。

    由此延伸开去,剑修修炼,无论虹化、雾化,追求一个“纯”字,是再自然不过。

    若不是有纯化入微之能,如何能在复杂交错的天地法则上,去所当去,留所应留?

    所谓“道心唯微”,所谓“惟精惟一”,亦如是焉。

    由此亦可证,一门上乘剑诀实在是太重要了,没有剑诀指引,只凭自己琢磨,长生之下还好,一旦步入长生,反倒是步步荆棘,一个不慎,斩了不该斩的,天地法则反噬之下,就是尸骨无存的下场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玄门佛宗等,就要圆滑许多,从一开始,就是奔着妥协去的。

    余慈身具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,又让玄黄带着,体悟十二玉楼天外音的玄妙,更早的时候,还受叶缤“半山蜃楼”的剑意浸染,在剑诀指引一项上,没有任何问题。

    现在的关键在于,余慈一步迈得太大,又是被玄黄牵引而起,虽是步入长生,却不知道究竟斩了哪些束缚,更不知道是怎么斩的,脱却枷锁后,若还依着以前的习惯,遵循旧规,要么徒耗力气,自抑修为,说不定还会用错力道,伤到自己。

    如今就需要一步步逆推回去,真正熟悉其的玄妙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也是一个漫长的过程,更需要潜心入微、全神贯注,目前这个时段,显然是不可能了,只有浅尝辄止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飞仙剑意的玄妙,除了对分身持续作用外,也对本体有所反馈,特别是与平等天《上真九霄飞仙剑经》所化神通彼此呼应,甚至承启天也受到影响,剑意反馈,扫过那片虚空,杀意不存,威势不彰,惟如泉眼,清流汩汩而出,倒有几分亲切。

    古怪的是,云楼树竟有了感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