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五章 忘情宝扇 龙霄之城(上)

    薛平治将折扇打开又合上,开合之间,分明用神意洗过,随后递给余慈:

    “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?

    余慈挺好奇,但薛平治没有深入解释的意思,他只能自己探查。再度打开折扇,却见上面的游春图竟在慢慢淡去,最终还原为一片雪白,可原本空白的那一片,却是浮现出墨色字迹:

    “太上忘情,最下不及情,情之所钟,正在我辈。”

    余慈一边玩味这句话,将自家神意透入,上面却又现出模模糊糊的图景,其也有人影显现,却是一直流变不定,难以成形。

    俞南在旁说了一句:“原来是忘情宝扇,据传此扇可留印最深刻之记忆,又似是而非,似用意,似不用意,自有微妙之旨。”

    “那用它何来?”

    用扇子遮脸吗?

    “持此扇,只要是扇面上留下印记之人,都可拟化,且形神兼备,气机都能相似**成,也是一件奇物。”

    是吗?余慈将折扇翻来覆去地看,神意出入几次,大概也就明白了运使的道理,说白了还是一种幻术,只是借着法器之妙,更为玄奥罢了。

    只是,扇面上流变的情景,让他颇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他是个流浪者,几十年来,一处处停驻,一次次离开,东飘西荡,看扇面情形,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用心在何处吗?

    念头刚生出来,扇面已然成画。

    天外云端,峰峦间距,有一道烟带水波,从蜿蜒而出,飘缈而来,一段如丝缕之细,一段如海天之阔,更上部分,仙阁玉京若隐若现,烟波之下,却是碧峰叠翠,莽莽群山之,现得一角宫观飞檐,露出观名,乃是“止心观”三字。

    茫茫云外承天河,莽莽群山掩宫观。这一处胜景,自有玄门羽士,傲啸来去,恍若仙家人。

    余慈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这是记忆的影像,然而又似是而非,通天河下,是妙清山飞云渡击云关,却不是止心观,可这里,却有显现。

    无疑,这只不过是他心记忆的异化。

    虽似是而非,却鲜明如新。

    止心观,心灰犹有余温的白发道士,英魂可安宁否?

    静室席前,一笔贯通玄机的木讷师叔,又有大精进么?

    通天河上,驭舟清歌而来的朴质佳人,心志可还坚定?

    灵霄阁里,授艺传功不倦的符法宗师,今又葬于何处?

    还有那道德、戒律、学理、实证四部英才,曾经论道比剑,并肩作战,又或者龃龉冲突的师兄弟们,如今又是何等境况?

    种种情绪,一时纷至沓来,最终化为“簌”声短音,乃是他将折扇合上,从恍惚的记忆,回到现实。

    余慈不愿让薛平治等人看轻了他,稍一定神,又展开折扇,这次他专注于上面显化的人影。由于大小所限,画人物面目都比较模糊,但却是神气毕肖,搭眼一看,就能分辨个**成。

    看这些故人形貌,余慈心一叹,随手选了一人。

    当下三方元气所凝的躯壳微微发麻,随即变化,一阵烟气缭绕,再清晰起来时,余慈形貌已经大变,他身形瘦长,胡子拉碴,眼圈黯青,显得十分颓废,却是张衍那个烂赌鬼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他这些年,是否突破了心障,修为精进了?

    对余慈选择的形象,薛平治和俞南都不在意,三人就此离开,外面骆玉娘等候已久,除她之外,所有人都各自回返,不在此地了。

    见余慈形貌改变,她不免多看两眼,但也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为低调计,他们也没有乘坐什么飞行法器,只一路飞遁而已。

    薛平治所说的龙霄城,在北地三湖区域,也算是一座大城了,其处在型宗派纯阳门治下,而纯阳门又与清虚道德宗世代交好,故而此城玄门大兴,符箓黄白之术,甚是兴旺,天篆社在此就有一个分社。

    了解情况后,余慈自然知道薛平治的意图,也不管她,只是闷头跟着。

    然而飞不多远,俞南却是主动靠近,对他道:“道友可知少阳剑窟么?”

    “甚么少阳剑窟?”

    细问来才知,纯阳门是玄门少有的一支剑修宗派,以‘不朽丹,纯阳剑’著称,龙霄城地域,有一处宗门开辟的福地,便是那少阳剑窟,专为剑修闭关悟剑而设,颇具玄妙。

    “还有这等地方?”

    余慈听到后面,就明白过来,这位敢情是为他推荐闭关之地啊,他这具分身的问题瞒不过人,确实应该好好淬炼一番了。

    不过俞南也不真是为他着想,余慈现在身份特殊而敏感,不好被人知道,纵有忘情宝扇,也不是长久之计,如此下去,对谷梁老祖颇为不利。可若余慈安心闭关,闭上个十年八年,这个问题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。

    余慈哑然一笑:“那就请俞道友帮忙安排吧,避一避风头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俞南神色平淡,没有任何掩饰,也一点儿不觉得不好意思,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龙霄城再说离得近,也有万里长途,一时片刻是到不了的,眼看着又陷入沉默,余慈被算计一回,自然也不想让俞南轻松过关,干脆将心久思不解的问题拿出来,倒想看看怎么回答:

    “俞道友,老祖究竟是做了什么交易,非要抹去玄黄的灵识?俞道友可否为我解惑?”

    他声音颇大,故意让薛平治师徒听到。

    哪知俞南当真是爽快,没有任何避讳之意,平声道:“不但要让俞道友知晓,还要向元君、骆师妹解释。”

    这番言语,引得薛平治师徒都举目看来。

    俞南此时又道:“先教诸位得知,老师这番交易,是被人找上门来的,对方的名号,我不会讲出来,便是讲了,也未必是真。”

    余慈对此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便听俞南道:“此事源起于八年前,对方主动上门,以一部独门心法为酬,邀老师前去助拳,封禁沿黑水河东下,进入北地三湖的玄黄杀剑,其位置,正是在七河尖城。”

    “八年前?”

    一旁骆玉娘忽然开口:“七河尖城异事,是在前年才爆出来,八年前时候,各方一无所知,为何不动手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