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怀璧其功 怀璧其罪(八)

    仝续和武耀都听出那是同伴的声音,又被两仪圈威名所摄,心头都是发紧,而前面的俞南却似早有准备,之前被动的姿态,卡在这个时间点上,骤然反弹。

    依旧是专注于单个目标,并且还是武耀。

    武耀只觉得背脊生寒,回头看时,却见混沌的地层,一点鲜红的色泽渗出,正是俞南点出一指,指尖如血。想到前几日所见,当下怪叫一声:

    “血指心剑!”

    他即刻移形换位,想避开这要人命的杀招。可这血指心剑,乃是谷梁老祖为尽可能发挥首徒大还心镜的神通,专门与飞魂城做交易换来。名虽为剑,实为咒力,号称“发则必”,与大还心镜配合,实是相得益彰。

    虽是瞬间挪移到半里开外,几乎比得上虚空神通,可武耀还是没有逃过,界域崩解,腹下刺痛,那种半生修为均为之松动的感觉,任是谁都禁受不住,当下在恐惧大叫起来。

    叫声混着鲜血,喷洒出去,然后他身上一紧,却是仝续像头疯牛般抢到跟前,把他拦腰抓住,翻身就逃。

    他们还有逃的机会,但另外几人,便是这个机会也给剥夺了。

    相隔十数里外,浑沌幽暗的地层之,有一片圆形区域,先期追击玄黄杀剑的五个散修,就陷在这里,像是溺了水,四肢挥动,然后抽搐,在混浊的土石间挣扎。

    在他们上方不远处,玄黄杀剑也滞停住了,剑身还在旋转,带起殷殷低鸣,但无论如何,都没法再进一步。

    这就是薛平治的两仪圈!

    两仪圈,有阴阳之气,或镇之以静,使之以动,随心禁制;或二生三、三生万物,衍化虚空;又或追本溯源,重置根基,归于混沌。

    当年“平治宴”风行天下之时,薛平治正是用手两仪圈,震慑四方;而惨败之后,也正是凭这件本命法命,挣得性命,保留了最后的尊严。

    作为一件宇内知名的法宝,两仪圈的威名可称“卓著”,只不过,刚刚这一击,薛平治未竟全功。

    原因是阴影,屈成出手。

    在圆形区域边缘,两仪圈放出濛濛光芒,而在外围更沉重的阴影,屈成剑意如暗蚀的火焰,跳荡不定。

    “好胆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就在两仪圈边上,华美裙服在幽暗地层,分外亮眼,而她的声音,依然没有什么起伏,甚至听不出是斥责还是夸赞。

    刚刚屈成一剑划出,时机掌握得极好,并未与薛平治正面冲突,却干扰了两仪圈的运化,使五人一剑禁而未收——若非如此,现在也就不要谈了。

    屈成很谨慎地换了个位置,语音方向缥缈不定:

    “元君是来为老祖助拳的,得一剑足矣,剑附之人,不如给我吧。”

    薛平治便是一个精致的木偶,按着设定好的套路,当即便道:“好,拿熔影遁来换。”

    屈成闻言便知,薛平治定是听了谷梁老祖的言语,来特意拿捏他了。心只将这两大宗师骂上千百回,嘴上却还要劝说:“元君三思,生意不成,还有仁义在,可若仁义都不在了,对谁都不是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皮之不存,毛将焉附。”

    乍听是附合,但屈成知道,其实是说她自己的情况,也不给任何通融的余地。

    这时没有旁人,一些话倒能说开了,他沉声回应:“元君受罗刹幻力所害,六欲颠倒,七情倒持,心魔层生,这种情况,熔影遁确有缓解之效,但那毕竟不是养气法门,治标而不治本,强行运使,能一时性命无忧,但若后面再爆发,药石罔效……还请元君三思!”

    “我如何用它,与你何干?”

    好像你真拿到手似的!

    屈成心骂一声“不识好歹”,一时也无法可想,只能盯着玄黄杀剑发狠,同时暗调整目标。

    之前他还想着生擒余慈,问清楚那个类似于“熔影遁”的心法,是个什么来路,如今就想一了百了,先把这个心法外泄的可能性抹掉再说。

    要做到这一点,就要阻止两仪圈将玄黄杀剑收取……

    难道非要和薛平治正面冲突?

    如今的薛平治,已不比当年,极不耐久战,屈成自认为修为有逊色,但比坚持,比耐性,都要强过对方,若真是“生意”,期以一年半载,精心设计,他有信心将薛平治斩于剑下。

    可问题是,现在没有这样的时间,对方也不给他这个机会。

    另一道平淡的声音,就在耳边响起来:“既然元君发话,自然由元君自行处断,屈长老,请移步吧。”

    这句话说长不长,说短不短,其间屈成也是习惯性地变换位置,可话音始终附在耳畔,虽也有微小的远近强弱分别,但对屈成来说,直若被打脸般难受。

    俞南!

    屈成在此间,真论忌惮,谷梁老祖以下,便是此人。

    其大还心镜神通,对幻术,对匿形之术,都有很大的克制作用,简直是一切暗杀者的克星,真正放对厮杀,屈成也没有绝对的把握。

    他眼皮连跳,这就要倚多为胜了?

    他也只能发狠道:“事涉本门心法外泄之事,本人一步不退!”

    还好,目前俞南还是以和事佬的面目出现的。这个木讷的男子又开口道:“屈长老或是一时看错了,据我所知,余慈乃离尘宗弃徒,擅剑而精于符箓,却不知从哪儿学来的天遁心法?”

    屈成只觉得脑门上一股子血气炸出:你妈,你老师先提的这一茬,现在又搞这么一出,究竟要闹哪样啊!

    还好他很快镇定心绪,冷冰冰回了一句:“正是如此,才要细查。”

    “屈长老真有十足把握?”

    “本门心法感应,不为外人道……况且,老祖不也做了结论?”

    他这么狠狠一记耳光甩回去,俞南却是轻轻绕过:“我观二仪圈,隐有法相显化,与贵宗似乎不是一路?”

    屈成微愕,这一点他倒是没有注意。俞南的大还心镜,可通幽入微,见人之所未见,且此人从不说谎,可比他那老师有操守得多……

    等等!自己竟然被俞南说动了心,有了意志消磨的前兆。

    心法之间的感应,又怎么能做假?就算不是熔影遁,也一定是一脉相承,真要把这心法流传出去,他们天遁一脉的杀手,把脖子送上去让人宰吗?

    可是,来回这么一折腾,他的杀意心念,终究不再纯粹,对上薛平治和俞南,又哪有胜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