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怀璧其功 怀璧其罪(六)

    余慈深知,不发之剑,才是最具威胁之剑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盯着他,他也一直用剑意逼着谷梁老祖,形成脆弱的平衡。

    若按着最理想的状态,余慈之前斩杀那布袋恶盗的一剑,也藏着最好。如果那人换一个方式来捉,说不定余慈就顺手推舟,先借此破局,再想脱身之策了。可惜,他终究不敢看轻一件虚空法器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真进了那古怪的布袋,会出什么问题,只好先下手为强,出剑的那一瞬间,他能够感觉到,谷梁老祖几乎就要出手了,抓的就是一剑过后,必然到来的衰弱瞬间。

    但不知怎地,对方迟疑了一下,慢了半拍,余慈总算得以重新蓄势,然后向外便走。

    他有种感觉,谷梁老祖会诱他再发第二剑,而剑出之后,就是图穷匕现的时刻了。

    余慈在压力下过活,屈成的感觉也不太好。

    因为此刻,谷梁老祖突然发话了,声音不大不小,能够让所有的有心人听到:“屈长老,那一剑,倒与贵宗似出一源。”

    屈成没有任何回应,谷梁老祖则是接着说下去:“毕其功于一剑,一去而不回,当初惠安兄以不复轮,斩杀落日谷主于门禁之内,一剑出而天下惊,至今思来,油然神往。今日却见小辈学步,不知各得形神几成?”

    屈成心里本就犯着嘀咕,闻言心更不自在,但他打定主意不接话,便只是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可念头一转,他就暗道不妙。

    视线移动,看见那些因此前一剑而迟疑的修士们,次第闪亮的眼睛,忽然大悟:

    谷梁老儿好生奸滑,这不是撺掇老子和这些昏了头的蠢货去试剑嘛!

    谷梁老祖一行人,在此千里地层之下,经营多日,若说主场之利,舍他其谁?偏偏放出言语,诱人上前,你妈你一个铁铸大脸,还这风度、这吃相,也太难看了吧。

    那些散修真人们,已经纷纷发力,追击过去。

    屈成有心不去,可念头再转,却发现,事情没那么容易,要说让本门根本心法,在他眼皮子底下外传出去,他丢不起这个人,宗门也不会放过他。其实谷梁老祖的第一句话,就把他顶在墙上,毁了退路。

    对了,还漏了一位……他心头骤然发紧,最后冷冰冰瞥了谷梁老祖一眼,他往下一挫,形影俱消。

    地层的符阵已经残缺不全,但多少能起到点儿作用,阻挡玄黄杀剑的去路。尤其是以熔岩湖为心的百里区域,是符阵最核心的地带,虽然被端木森丘和布袋恶盗那个死鬼破坏了一些,但符阵的容错和调节功能,都相当不错,内外封锁,仍算得上严密。

    在这种环境下,又要蓄势蓄力,玄黄杀剑是没法子起的。而追击众修士,这些天一直在附近转悠,对符阵都有了一些了解,此消彼长之下,很快就是首尾相及。

    当然,能够破开劫关,成就长生的,没一个真正的蠢人。

    已经差不多到了可以发动攻击的距离,可前后共计七人,也不是蜂拥而上,谁抢着就是谁的,彼此之间都很警惕,拉开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,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半包围的弧线。

    偶尔有谁突前一些,就带着这条线加,但到了某个极限,又会自觉放缓。

    仝续就在其。

    在洗玉盟态度消极,各大宗门都作壁上观的时刻,也只有他们这些散修,才真正参与进来,这七个人,倒有三个是从一开始就跟了下来。

    一个多月前还在夏夫人的酒宴上欢声笑语,觥筹交错,如今就是竞争对手了,只不过……真的要撕破脸皮么?

    倒也未必。

    这个脸黑额突的大汉,看上去有着一股爽直劲儿,其实心里面相当明白,这期间,他的脑子一直在转动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的意图,其实并不隐晦,至少仝续是能想明白个七八成,在谷梁老祖经营了数十天的地层下,别说能不能降伏玄黄杀剑,就是降伏了,难道还能脱出这位大劫法宗师的手掌心吗?

    但要就此放弃,也没道理,他们坚持到此刻,不就是要虎口拔牙么?

    所以……就这么来吧。

    七个散修真人,拉着这条长达数里的包围弧线,“驱赶”玄黄杀剑,不紧不慢地往外去,同时,在私下里,有细微的音波,通过隐秘的形式,在几个人之间来回交流。

    “没人想改当剑修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来也没有,我倒听说,论剑轩有收集到一部上清符书?”

    “天河兰十朵!”

    “归真丹三颗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一个蜃楼的名额。”

    “你狠,换一个!”

    “那就换成吴钩城一座旺地旺铺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要……”

    仝续黑脸上维持着严肃的表情,其他人也差不多,只看这个,谁也不会想到,他们之间正进行着热烈的讨论,而且,正逐步消除分歧,达成共识。

    没有人真正想把玄黄杀剑纳为己有,只是想和论剑轩做笔交易,是最基础的前提。

    当前严峻的形势,是压力也是条件,而当日夏夫人的酒宴,起到了关键的调和作用,参加酒宴的三个人,就算没有交情,起码也通了名,碰了杯的,一些事情就好商量。

    再说,论剑轩这样的庞然大物,真要一个“孤魂野鬼”去面对,还真没那份儿底气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结盟,不是最佳,却是最不坏的选择。

    仝续是七人,名头最响,也是最外向的一个,他当仁不让,成为了临时的头头,在此前后,他一直关注着谷梁老祖那边,并不认为,他们私下里的默契和协议,能彻底瞒过那老家伙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这么“追击”近百里,马上就要脱出符阵核心区域的时候,沉沉的压力,从土石间渗出,这是被符阵锁定的征兆。

    感觉着势头差不多已到了极限,仝续突发呼哨,身子猛向前冲,由此带动这一条半包围的弧线,急剧收缩,看样子,是要立刻解决问题,在临将合围的那一瞬间,七大真人同时发力,力量由散而聚,轰然如雷,将那片地层,打成一锅稀汤,什么符阵法阵,都给轰得一塌糊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