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怀璧其功 怀璧其罪(四)

    血液在高温和剑气催化下,很快蒸腾成雾,剑光从间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虽是一剑了结,毕竟是有些阻碍的,而在它后面,那些冲锋在前的修士们,却一个个落得更远了些。出现这种情况,实是斩杀布袋恶盗的一剑,太过耀眼。

    不管布袋恶盗的战力如何,他都是一位长生真人,和他们相同级别,这样一个人物,被凶剑说斩就斩了,真冲上去,谁有信心,能挡下那一击?所以他们身形便不自觉有些迟滞,这是人之常情,长生人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不过,刚刚找好新藏身处的屈成,心里头却莫名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天遁宗里,能够闯出名号的,无不是一等一的杀手,但在此之前,他也定然是个一流的剑修,这里除了谷梁老祖,层次实在超越太多之外,再没有人能够在对剑意的感悟上超过他。

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他把握住了别人忽略掉的细节:“那一剑,如张弓发弩,蓄蓄势而动,短时间内,怕是使不出第二回……啧,怎么有些自家的味儿?”

    现在想来,那凶剑自脱出熔岩湖后,左冲右突,看似无一刻消歇,其实一直有所保留,之前陷在军阵,也是如此,便如盘阵之蛇,蜷缩起来,就是为了择人而噬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怕是看穿了这一点,也有所忌惮,才任端木森丘之辈闹腾,不愿直面其锋芒。嗯,是原因之一吧……

    果然,心急的布袋恶盗做了剑下之鬼——也许他没这么弱,可那一剑,是将力量崩紧到极限,再一举放出,一往无前,是不成功便成仁的刺客剑意,追求的就是无以伦比的爆发力。

    这种毕其功于一剑的手段,正是天遁宗最擅长的。

    就因为看得明白,屈成有点儿糊涂了,任何一类剑意,都不可能是无根之木,凭空而来。

    玄黄杀剑十多劫来,一直在论剑轩内部流转,而论剑轩一脉的剑诀,不论是虹化、雾化,总体来说,还是高远恢宏,意境深邃,气象万千。

    逞论它数万年累积的血杀之气,如海潮,如风云,无穷无尽,一贯是外放而不内敛,在此条件下形成的剑意,可谓“攻于九天之上”,风舒云卷,大气磅礴,与天遁宗的“绝影三遁”等以实用性为主的暗杀体系,路数迥异。

    所以,这没理由啊……

    没等屈成想个明白,就在布袋恶盗横尸之所,数十根巨大的根蔓破土而出,冲开了血雾,像是几十头无眼巨蟒,嘶嘶作响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……这家伙又抢在了所有人前面。

    此时,凶剑重又进入内敛蓄势的状态,没有飞得太远,至少没有遁出众人的感应范围之外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会怎么应付?

    不少人想看场好戏,可问题是,这些根蔓并没有朝凶剑飞遁的方向追击,而是就此垂落,将布袋恶盗的尸体一包,重新遁入地下。

    这横插进来的一幕,让人为之愣怔,后面一直没有移动的端木森丘却是放声大笑,笑声里,他身形不进反退,转眼间从他亲手打开的符阵破口间退出,远远而去,在十余里开外,才渐转无声。

    至此,人们才恍然大悟,原来端木森丘这厮,从头到尾,就是打一个幌子,真正的目标,其实是放在了布袋恶盗身上。

    屈成脸色不太好看,判断失误对一个杀手来说,是很要命的事儿,这时他又想起一事:“传闻端木森丘的‘青帝宝苑’,其独门祭炼之法,需要虚空法器支持,如今看来,流言也自有其依据所在……”

    如今引阳珠激发的火力,已经开始闪灭不定,就像是众修士的心情,阴晴难言,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这种环境,屈成倒是如鱼得水,也更容易安静下来。他调匀气息,按下因端木森丘而不爽的心情,脑子转动,思绪却突地从当前局面超脱而出。

    关键还在端木森丘。

    此人是穹庐社招牌人物之一,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都能让人们联想到穹庐社的动向,当然,还有态度。

    不管端木森丘怎么掩饰他的目的,可现实是,他来了,表明对玄黄杀剑的目的,然后又虎头蛇尾地离开。再想到谷梁老祖消极的行为,他甚至还想到这一个多月的时间,洗玉盟的各大抗鼎宗门,表现出的暧昧态度。

    越想越觉得古怪。

    “宗门这些年,在南部经营,对洗玉盟的消息倒是有些迟钝了……”

    想得多了,顾忌得也就多了。屈成开始检讨,为了和薛平治做生意,自己涎着脸硬凑过来,是不是个正确的选择。

    天遁宗的杀手,能活得长久,直至步入长生,最可取的一点就是谨慎,一旦心有所感,便认真起来。

    他依旧藏身在地下空间的阴影,全身气机内敛,运化起宗门独有心法,源源不断的力量生出,一丝一毫都没有漏到外面,非但如此,外界还倒输进来,似乎黑暗可以给予他力量,不断累积。

    黑暗不会给人加持,但在天遁宗的心法,黑暗却是最优质的渠道,通过黑暗,优秀的杀手可以捕捉到周围一切生灵的强弱虚实,捕捉到对方的气机、情绪,并利用之。

    其玄奥,非言语所能表达,但最实际的一面就是,他可以通过黑暗,化生灵之气机、情绪为己用,增益自身。

    所以,天遁宗的顶尖杀手,在黑暗停留得越久,力量越强,暴起一击时,越是致命。

    地下空间的混乱,众修士的迟疑、恐惧,对屈成来说,都是大补之物,更何况是长生真人所出,更是优异。

    此时为安全计,他“大口”吞下,可体内没有半点儿“撑饱”的意思,概因不论身内身外,所有的力量都要经过一层炼化,就像是架起了一座熔炉,炼去一切杂质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遁宗传承里,可以炼化他人、己身七情六欲心魔之属的“熔影遁”了。

    如此法门,妙化通玄,宇内独步,又岂能传于外人?

    所以,若薛平治不先退一步,注定了生意要吹。

    屈成暗呸一声,抹去杂念,熔影遁状态下,黑暗就是他的眼睛,其感知之敏锐、范围之广,都进入最佳状态。

    那玄黄杀剑,当即映在他心湖之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他一把抓碎了身子挨靠的岩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