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三章 怀璧其功 怀璧其罪(三)

    屈成又换了一个位置,继续观察。

    让他无法索解的是,谷梁老祖保持了令人吃惊的沉默,至少是没有拿出有效的办法来。他不动,自邵长平以下,也就没有人动弹,已被破开的符阵更无人修补,混乱在地下空间内肆无忌惮地蔓延,

    屈成心连叫古怪,也就藏匿更深。

    既然没有太多阻碍,冲来的修士也就直取目标了。

    端木森丘方位的人还是远了点儿,那轰开上面地层的家伙,在尘烟乱石的掩护下,似是挥舞起了一个旗幡似的东西,在热浪乱浪,迎风招展,可力量并不是向往扩,而是向里收,像是一头巨兽张开大嘴,寻机觅食。

    而事实上,这股吸力的运化相当精准,那些尘烟土石几乎没有受到任何影响,而在央的目标物,却明显受到了牵引。

    屈成嘿了一声:“布袋恶盗……这是虚空法器见面会么?”

    这个有些滑稽的名号,在北地三湖也是很响亮的,对了,他叫什么来着?

    这古怪的名号冲淡了其人之本名,屈成一时倒想不起来了,但他知道,这恶盗赖以成名的“万取布袋”,也是一件虚空法器,虽说距离双轮祭炼的法宝,还有一定的差距,可此物材质特殊,祭炼法门特殊,以独门手法打开,就可捉取万物。

    布袋恶盗本是一个独行大盗,修为平平,却因为意外得了这个布袋,一举发家,对各路宝物、法门、传承都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兴趣,再加上资质不错,折腾了几百年,竟然一举步入长生。

    由此更是变本加厉,他的绰号为“恶盗”而非“神偷”,便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当然,此人所学杂而不精,战力相对来说较弱,真正能拿出手的,只是潜踪匿形之术和遁法而已,不管玄黄杀剑落在哪个人手,再想抢来都很麻烦,所以先手很是重要。

    怪不得端木森丘要做那姿态,分明是早已得知布袋恶盗的行踪,逼他出手,好继续当那渔翁。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狗改不了吃屎……

    玄黄杀剑还在金甲十二将结成的军阵,可巨盗操控他那布袋法器,实是妙至毫巅,庞然之吸力,竟是越过军阵,直取剑器所在,

    而军阵本身也是起围堵限制作用的,这么一来,倒是形成了彼此争夺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绝不是巨盗想要的,对他来说,在谷梁老祖及众多高手的眼皮子底下强夺凶剑,本就是要命的活计,任何一点儿时间,都极为宝贵。

    布袋恶盗也算是有决断的了,

    一有阻滞,当即甩出三颗红莹莹的弹丸,撞在外围某个金属傀儡身上,炸起三团火光,此时军阵悬在熔岩湖上空,那火光一起,却有某种力量生发出来,本就不怎么安生的暗红岩浆,被火光引动,竟是骤然一亮,积蓄在其的高温热力,竟是给引得爆了。

    熔岩湖上空,便似炸开一个小太阳,炽烈的光芒横扫地下空间,瞬间抹去了绝大部分阴影,屈成一个不慎,藏身之处也暴露出来,只能骂上一声,再行转移。

    他还算好的,像是从端木森丘方向冲过来的那几个修士,刚好迎上热浪的正锋。那热浪温度之高,便是金铁也一吹成汁,那些人一时间不知多么狼狈。

    布袋恶盗果然是个多宝老财,那三颗弹丸,定是妙手坊的“引阳珠”,在地火聚集之地使出来,可是能要人命的!

    不过,他还是转着某个恶意念头:谷梁老祖可就在熔岩湖正上方,不知下场如何?

    谷梁老祖还不知怎样,但他放出的金甲十二将,再怎么刀兵水火难伤,可这爆发式的高温扫荡,已经逾了防护界限,着实受损不轻,军阵不免出了窒碍。

    布袋恶盗更没有多余的心思,早有准备的他,凭护体法器撑开一片安全区域,赖以成名的布袋迎着高温热浪,奋力一抖,那边迟滞的力量,果然为之松动,将那柄凶剑吸摄牵引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是老辣之辈,不等布袋真正将凶剑装下,已是飞身而退,要借着引阳珠效力最强的短暂时间,先引走凶剑,脱离险境,再行处断。

    原路返回不大可能了,但他早已准备了脱身的路径,当下略微折向,往一边去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他的感应,却有一道视线落在他背上,在更胜熔炉的高温之,那视线冷澈透骨,竟让他激零零打了个寒颤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不用想就知道是谷梁老祖无疑。

    虽然已有了充分准备,但让一位大劫法宗师这么盯着,着实难过得很。

    他手腕抖了抖,早准好的一枚玉符落入掌心,这时候最安全的办法,就是将这玩意儿扔出去,可此物巨大的价值,终究让他心里纠结了一下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万取布袋那边,吸摄的抗力骤然降低,因引阳珠而蔓延开来的熊熊火焰,那一柄让北地三湖为之疯狂的四尺剑器,正翻滚着向张开的袋口飞来。

    这么顺利?

    布袋恶盗有些意外,而当他蕴着这情绪的视线,落在剑器之上时,整个人却呆滞了那么一瞬。

    下一刻,他清醒过来,却是脸色发青。

    之前的瞬间,他脑竟是出现了刹那的空白。如今想来,那凶剑周围,不知怎地张开了一个微小的界域,里面像是安放了一个比引爆的岩浆还要恐怖的高温熔炉,竟可以吸噬他人的神意和情绪,在里面熔炼异化。

    这感觉有点儿像……

    不等他醒悟,四尺剑器突地向下一沉,就那么轻轻巧巧绕过万取布袋,贴近他身外,不过丈许,随即剑光闪过。

    便在这一刻,布袋恶盗身外不知有多少道光芒亮起,那是他界域、护体罡煞、防护法器等等一切护体的手段,

    可问题是,这所有的一切,都拦在了空处。

    剑气化为千丝万缕,又如空气缈不可见的微尘,甚至是空无虚妄的幻景,就那么一闪一灭,冰凉的感觉就从他脖颈上蔓延开来。

    高温烈焰的爆发,终有衰减之时,屈成的视野开始恢复正常,眼睛往布袋恶盗的大概方位扫过去,然后……

    他再也不用烦恼,想不起那厮的本名了。

    这个纵横北地多年的巨盗,就那么一剑断头,鲜血冲天而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