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十七)

    一层负担蜕下,就是一个新世界。

    这时余慈哪还不知,他无意间,又破开一个关卡,进入到剑修的特殊境界去。

    自从借鬼厌躯壳,成就一枚真人境界的分化念头,又和论剑轩的修士,打过几回交道后,余慈曾想过一个问题:

    同样是修行,那些剑修,与寻常玄门、佛门乃至于魔门的修士,明显走得不是一条路子,后面三者,成就长生时,不管如何大能,要的都是一个“妥协”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不管界域里“自生”的道理如何完备周详,真正破入长生时,总要与天地法则意志达成“协议”的,彼此都退一步,以形成暂时的共生状态。

    可观剑修,其一往无前的势头,这种“妥协”,又该如何做法?

    现在他知道了,剑意所至,宁可直取,不向曲求。

    从来就没有什么妥协,也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,要的就是这份浑然一体的纯粹,斩破天地之束缚,逍遥于外。

    他甩脱的负担,正是之前限制束缚他的部分天地法则。

    可如此奇妙的感觉,余慈还没来得及仔细体会,便见得周边劫火灼灼,青白红三色烈焰形成了巨大的熔炉,将升空的意念包围。

    便在八转之时,飞仙剑意已破土而出,扶摇而上,九转毕,已是飞游碧落,直破入三阳劫最炽烈之所。

    这是劫数的根源吧。

    此时,余慈的意念完全是被玄黄牵引着,感应已十分吃紧,此压力,也太过强烈,恍惚之间,熊熊劫火之后,似有一只冰冷的眼睛,盯紧这边,内蕴恢宏之力,苍茫强绝,只等一个机会,便要爆发出来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意志,当真是老朋友了!

    当周边环境的信息渗透进来的时候,余慈抛出来的这缕意念,蓦然再震,随后似是撞上了一层无形的屏障,上升势头骤停。

    而牵引他的玄黄,仍驾驭飞仙剑意,冲霄而上,转瞬间,缈不可见。

    第十转!

    余慈的意念彻底停滞下来,但由于双方的关系太过紧密,他还有一点模模糊糊的感应,缀在后面,但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那不是余慈的意识所能触及的领域,所以他只能做一个旁观者。仰望那越来越远的目标,扷舌难下。

    他还记得这感觉,当年北荒一战,他攻入陆素华识海,却碰到早早封在那里的陆沉拳意。那拳意喷薄而出后,永无休止的攀升之势,正如此时一般。

    只不过到得后来,那拳意高高俯瞰而下,若操持万物权柄,横绝**;而这飞仙剑意,却是无物可挡,直趋天外之天,越发缥缈不可测。

    虽是这么说,可余慈凭借着那点儿模糊的感应,还有对天地法则意志的熟悉,却是隐约捕捉到了剑意的轨迹,也能够确认,二者已是撇过了层层劫火,来了一个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这是要直接斩断三阳劫后的“黑手”啊,还可以这样破劫?

    余慈的意念已经很难保持彻底的纯粹轻灵,种种心绪重新涌来,也在此时,剑意再转。

    第十一转!

    天地之间,似乎是响起一声郁郁雷鸣,那是针锋相对的双方,一次正面的碰撞,但在余慈的感应,更像是老天爷的威严被冲撞后,发出的怒吼。

    雷音滚滚,凛若天威……就是天威。

    最先受到冲击的,自然就是余慈,在显化的雷音之,不只是被牵上来的这缕意念,其分化念头,乃至于本体处,都是重重一颤。、

    与之同时,他与玄黄之间的联系,就像被拉扯到极限的皮筋,在强绝的力量之下,终于崩断,

    余慈还是跟不上远远超出他现有层次的飞仙剑意抛出的这缕意念,以远超来时的度,收缩回来,同时,也以惊人的度,进入冰销瓦解的状态。

    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,一是意念之,留下了太多不属于他这个层次的信息,承载力已然不足;其次则是由于那三阳劫。

    飞仙剑意十一转,直接斩向天劫根源,任是三阳劫再怎么恢宏强盛,也等若是废掉了。只不过,这等劫数,断然没有浪费的道理,由天地法则意志操控,其判断、决断都是在最完美的状态下,故而,劫火转向。

    三阳魂印可不只是一个,抛开了玄黄,还有两个目标呢。

    只不过,余慈意念的回收,当真是一瞬千里,三阳劫火想要将其吞噬一空,实难办到,至于沾染了三阳魂印的分身处,则有玄黄杀剑本体相护,也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攻下。

    那么……

    瞑目坐在王座之上,已经数日不曾动过的盖大先生,倏地睁目,仰头上看,却见高空之,除了那一尊真正辉耀万方的大日,其余青白红三日幻相,齐齐扭曲,顷刻之间,高空之上,滚滚火浪翻涌,在那央,裂开个口子,一道明亮却难以辨别色彩的光束,直贯而下。

    他张了张嘴,却什么都没说,最后反倒是笑起来。

    大地震动,其震波由外而内,便是千里地层之下,也有感应。

    亭塔之,谷梁老祖呼出浊气,里面还带着一缕火烟。

    当日他禁锢盖勋,旁引天劫之力,看上去一蹴而就,实是用上了一件祭炼多年的法宝,要不然也不可能将盖勋这等无限接近于劫法宗师,更有万世冢这等独门界域傍身的高手,一举压下。

    可就在刚才,那件法宝遭遇重创,三阳劫火之力顺势灌来,也亏得是他,些许劫数,已动摇不得,却也要分出些心思,加以抵御排解。

    至于受其禁锢的盖大先生,其生死如何,却不是他关心的事了。

    盖因此时,熔岩湖,磁山之下,蛰伏已久的玄黄杀剑,剑意高缈,直入九霄,已有镇压不住之势。

    下一瞬间,穿透离魂鼎盖的三色火焰倏然灭去,可鼎盖也随之震动,然后,再次跳起!

    或许是下方震荡太过激烈,鼎盖边缘的邵长平等人,却是见到,有一蓬火烟从裂开的鼎盖和坑穴交界处散溢出来。

    所有人心头,都是警兆激响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节操啊节操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