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十五)

    玄黄杀剑……的意识!

    正因为余慈明白那是什么,才会毫不犹豫,径直扑上回护。

    劫火不是好惹的。从余慈被子午磁山镇压那日算起,三阳劫在头顶的千里地层之上,已经停驻了五日有多,而在此之前,一个多月的转移,也可以算做一种积累。地表之上,劫火积蓄了到了什么程度,余慈计算不出来。可这瞬间,跨越虚空限制,自虚无爆发的劫火,当真是有销神熔形之力。

    得自于鱼龙,又经云楼树里天龙真意灌注,余慈摄来的天龙真形之气,已经算是此界最上乘的存在,之前抵挡阴兵鬼卒,神魂杀伐,都立下了大功,此时却也在劫火之下,小半化烟,可说是自当年借昊典剑仙屠龙之力,重创何清以来,最大的损失。

    余慈却顾不得心痛,且这损失,也是在预料之。

    既成界域,把握其“道理”,在其间,便不会为表相所惑,所谓“见微知著”是也。

    那三阳魂印既在,劫火未出,余慈就有感应,这也是长生人对劫数的天然敏锐。

    余慈的回护不可谓不及时,但问题是,他能帮手的地方,差不多也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对外物,便是法宝一流,也能拿出平等珠来,珠落宝落;可对内,余慈并没有别的什么好主意,天劫永远都是看碟下菜,针对性极强,就算余慈想代人受过,不管实力如何,也要先看看能不能帮得上去。

    正如此刻,三阳劫火发动,余慈虽然是用天龙真形之气,帮玄黄一回,但那只是一部分,更致命的火焰,是在那初生的意识之爆起。

    三阳魂印大家都有,余慈能做到的,就是他引来的那些,不至于祸及旁人。

    三阳劫火,最终还要落在玄黄杀剑上。

    不过,这时倒看出刚才果断抛弃掉所有血杀之气的好处,由于玄黄杀剑狂暴应劫之时,混乱的意识与血杀之气缠绕在一起,三阳魂印也就自然将其视为一体,血杀之气的抛离,使之也发生了分裂,针对初生意识的劫火,竟是消散了一半有多。

    纵然如此,在余慈的感应里,小东西也给烧得“吱吱”直叫,如果说刚刚还算是嫩芽,现在就一下子“枯黄”了。

    天地法则意志就是这么狠辣,早不来,晚不来,就在玄黄意识“嫩芽破土”的最脆弱之时到来,要的就是一击致命。

    眼看着那初生的脆弱意识,就要在劫火化为一缕清烟,余慈分化的心念扑了上去。

    当头的,是已经大变模样的玄黄剑符,这是双方交流的枢纽,也是与初生意识“不分彼此”的证明。

    在界域的狭小空间,玄黄剑符发出奇妙的湛然清光,大异于先前血色淋漓之相。清光将分化念头与玄黄初生的意识笼罩其,在这里,双方绝无隔阂。

    也在此时,余慈首次感应到了玄黄的意志。

    这是重生还是初生?

    余慈不可避免地关心这一问题,在他的意识,自然还是当年互托性命,引为挚友的玄黄,重新醒来,最是理想,可从界河源头一役后,刑天语焉不详的解释,还有玄黄杀剑近日来的表现,让余慈不敢抱持太大希望,此外,舍弃掉血杀之气的行为,也是壮士断腕的狠招,天知道会对玄黄意识产生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下一刻,余慈心头便是重重一沉。

    在那初生、微弱、乃至于奄奄一息的玄黄意识之前,余慈感应到的,是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就算玄黄当初遭难,神智沉沦,可无论如何,以界域为依托,孕育的意识,也不应该混浊至此。

    显然,这是劫火烧炼所至。

    余慈和玄黄意识交接,只觉得那里面闪掠过种种片断,他仿佛看到启炉的那一刻,剑光虹彩,冲霄掩日;也看到剑光之下,伏尸百万、血流飘杵,又看到了剑翔九天,横行域外,或矫然凌厉,或雄奇孤傲,或不可一世。

    而这种种的一切,都混在一起,彼此交错混杂,甚至彼此争斗,把已经混乱的意识,搅得更不可收拾。

    三阳劫火竟阴毒至此,在一击未能烧化初生意识后,干脆将玄黄杀剑本体积蕴的“余毒”激发出来,若这初生意识也不能维持纯净,玄黄便是重生,与沉沦时又有何区别?

    便在这时,鼎盖之上,谷梁老祖明显已经反应过来,其沉重如山的威压降下,更有那摄入无岸形相的古怪血旗,放出滔天浊水,直透入熔岩湖来。

    之前让人手忙脚乱的混沌之力,如潮水般涌入,更可怕的是在此混沌之,已经隐约有了方向性的法度,显然为谷梁老祖操持,针对性和杀伤力强出何止十倍?

    内忧外患齐至,余慈的思绪都不由断了一断,但在界域的支撑下,转瞬又清醒过来,此时再没有迟疑的时间,他当机立断,清晰的意念在本体、分身处一个来回,亿万里之外的本体,还有同样遥远的承启天,同时摇动。

    某处海面上,正往北方去的鬼厌闷哼一声,身子猛往下挫,坠入海,随即散化身形,也将枢的道意玉蝉隐匿起来。

    而作为转,北荒上空,多年沉寂的承启天,似有簌簌枝叶摇动之音,虚空神通和刚刚恢复一点儿元气的云楼树勉力支撑,终于将某个似有若无的缥缈真意送出。

    熔岩湖,余慈分化的念头也是骤然恍惚,似是突地跨越千里地层,来到九霄云外,见有一座玉楼,若隐若现,天音丝缕,绕梁不绝。

    所有的一切都发于须臾之间,

    等分化念头恢复了清醒,却觉得自家意识,似乎与一个温凉互蕴,难知冷热的“东西”靠在一起,说不出那是什么,给人的感觉却恍若美玉,纯而粹之,氤氲生烟。

    可真正去感知,却有让人脊梁骨都为之抖颤的强压,在其孕育。

    三阳劫火又来,天地法则意志扑捉到了这关键的变化,要将其彻底催灭。

    余慈心头发紧,又因为受天外送来的真意影响,当下一念如剑,与那劫火相抗。

    念剑既出,出乎意料的,却是好生轻灵!

    铮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