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十四)

    谷梁老祖眉头皱了一皱,落在鼎盖上的妖魔灵旗,血光翻滚,重又腾飞而起,只不过受前面的干扰,旗幡上无岸的形体,又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老祖暂时不关心这个,他只是为熔岩湖发生的事情而困惑。

    当两界贯通,无岸投影的时候,熔岩湖受到混沌法力的影响,就是他大劫法层次的神魂感应,也难以尽知其发生的一切。他本以为这种局面会在两界重新分隔、妖府灵旗祭炼成功的那刻起改变,可这短短两息时间内,发生的一切,都是照着推翻他计划的方向来的。

    不知道熔岩湖,玄黄杀剑和那个叫余慈的变数,使出了什么手段,就在混沌之力退去的瞬间,突然发动。

    先是子午磁山,接着是离魂鼎盖,最后是妖府灵旗。

    三样法宝或接近于法宝层次的宝物,就是像三个排队前进的醉汉,第一个栽倒,第二、第三个就紧接着摔下去。

    其尤以第一个,即子午磁山最为严重。

    后两个仅是失控了刹那,那强劲的干扰神通就消失不见,子午磁山虽也如此,可要说,他那公远徒儿也是倒霉……

    其祭炼的子午磁山,其实是镇压玄黄杀剑的阵势枢,该阵势从地表至地底,数千里规模串在一起,原是严密无缝,环环相扣,周边地脉都引了两条过来,生成的磁光杀阵,只重压便有亿万钧,说是十万大山临头,也不差多少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自忖,他进去也要出丑的,偏偏异变起时,子午磁山完全不讲道理地“跳”起来,一域动,全局动,磁山的失控,立刻引起了整个符阵的反噬,宋公远作为祭炼者,第一个就逃不过去,那反噬也由他一个人生受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宋公远千载修为,扎实稳固,而最初布置符阵时,思及玄黄杀剑的绝大毁灭之能,宁愿损些威力,也强化了容错调整的空间,才不至于让宋公远当场重创,饶是如此,几个时辰之内,也休想再动手。

    宋公远的情况,谷梁老祖非常了解,可相应的,在混沌之力已经远去,乃至于被他操控的现在,子午磁山下,为什么还会多出一块让他无法把握的狭小空间?

    他知道一切的变故均出自那里,但无论如何,都无法探知其详情。

    磁山虽还在失控状态,但已在符阵的作用下,开始调整,妖府灵旗被他重新控制,至于离魂鼎盖,他只是按上去,这个庞然大物就轰然落下,将坑穴盖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这其间,再没有出现任何异状,不知道熔岩湖,究竟在搞什么鬼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封闭第一。”

    在那片狭小空间,谷梁老祖来回扫射的强横神意,余慈自然也有所感觉,确认对方暂时无法穿透界域之屏障时,他也要感叹所立界域之奇妙。

    碧落通幽十二重天创造出来的目的,乃是无量虚空神主想要摆脱元始魔主的控制,隔绝外界的窥伺,正是其根本优势之一。

    如今看来,虽是界域初成,难言完美,这个特质已经非常明显,令人欣慰。

    但这还不至于让余慈忘形,如今他还没资格这么做。

    无论是余慈本体,还是这具分身,都在步虚层次,能够衍化出真人界域,实有其道理在。

    本体处,诸天飞星之术的一整套符法体系,毫无疑问是“道理”的基石;玄黄杀剑及分身的剑意,是比重极大的组成部分;至于玄黄剑符,定然就是符法和剑意转承的关键;最后,再由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心法作结。

    这是一套“道理”上能说通的体系,可界域的“道理”,还远不完美,这些源头不同的“部件”,真正想在宏观微观上处处自洽,不留破绽,对现在的余慈来说,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    所谓“远看一朵花,近看满脸疤”,便是如此了。

    界域能够支撑起来,有很大一部分,是依托玄黄杀剑。

    剑道法门,哪有域一说,本就是最“不讲道理”的杀伐手段,有些破绽,天然便有强横的剑意弥补,最终形成的结果,总算还可以将就,至少目前可以运转无碍。

    这个界域不完美、不完整,甚至不完全属于他,同时很原始、很畸形、破绽处处,不需要外界的冲击,就是内部哪个地方出点儿毛病,就随时可能崩灭。

    但界域之内,涉及玄黄根本,使他对剑器的控制力加强,依靠着玄黄的强横、符箓的积累、碧落通幽十二重天的高妙,他还是撑过了第一波的压力。

    无岸吞噬掉血杀之气,气势最盛时,没有轰破这里,反而让界域在压力尽可能地补全、完善,当两界屏障重新支立,此消彼长之下,余慈已窥见乘势而起的机会,故而祭起早已备好的平等珠神通,要一举冲出。

    先顶磁山,后撑鼎盖,再落血旗,余慈在那瞬间,已经做到了可以做到的一切,只乘下借助玄黄杀剑,冲杀出去这一条而已。

    那就是最好的机会。

    然而,意外就在此时到来。

    界域的成长,突破了某个临界点,形成了对余慈分身躯壳和玄黄杀剑的彻底包容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因为这个,在界域之力的作用下,在某处,更准确地讲,是在玄黄杀剑那边,突然有什么东西冒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破土而出的嫩芽,无声无息穿透厚重的泥土,一个恍神间,就将那生机勃勃的嫩绿颜色展现在他眼前,给人以惊喜。

    而当余慈为这微弱而纯粹的小东西吸引了全副注意力的时候,炽烈的火焰从虚无来,就在界域内部,来了一次肆无忌惮的大爆发。

    熊熊焰光之,青、白、红三色并起,幻出大日之相,最终形成天心杀伐之力——三阳劫火!

    积蓄于长日,爆发于须臾。

    此一天劫的性质,就在此刻,做了个淋漓尽致的展现。

    而其作用的心,正是那初生而纯粹的小东西。

    余慈知道那是什么,所以没有任何犹豫,甚至要比劫火的爆发还早上那么一线,天龙真形之气已经扑上,要将那“小东西”,那一个初生的意识护住。

    玄黄杀剑低吟声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