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十)

    血狱鬼府的妖魔,均为天地浊气戾气化生而成,血肉依附,泛而成形,故而绝大部分都是灵智低下,只有凶暴奸狡之本能,类于畜牲。

    一般而言,灵智之有无、高下,可以视为判定妖魔潜力、成就的标准,像是罗刹鬼王、大梵妖王等血狱鬼府的王者霸主,无不是精悉人心,深通谋算。

    但事情总有例外,有一部分妖魔,浊气化生时,缺了某种机缘,未能阴极阳生,化育灵机,导致灵智低下,但天然具备某种天赋,在以“劫”为单位的漫长时光积累下,渐渐形成惊天动地的法力神通,终成气候。

    这样的妖魔种类,便归入“混沌”之种,只要入得“混沌”层次,无不是凶横血染一方的绝顶妖魔。它们虽没有智慧,却有着立足于血狱鬼府的通天手段。

    最典型的,就是血狱鬼府的毒肠血狱。

    毒肠血狱是血狱鬼府“九地”之一,上下横亘亿万里,与其他地域多处接壤,其上生灵繁衍生息,数以亿计。但实质上,它却是被称为“混沌第一”的浑蒙太古之躯壳。

    浑蒙太古,据传说是血狱鬼府成形以来,第一个化育而出的妖魔,万千劫来,依循本能在血狱鬼府游动不休,每年因它变动位置,导致各家妖王边界变动,从而引发的战事,不计其数。偶尔头尾相接,则会引发横扫血狱鬼府的“太古毒风”,威力不比寻常天劫逊色。

    但多少劫来,没听说哪个妖王敢去找这一位的麻烦,大多数时候,他们会下意识地将其遗忘。在混沌妖魔的排名,大家也习惯了略去第一名,或者干脆不将其列入。

    忽略掉浑蒙太古,“浊海王兽”无岸,就是混沌妖魔,极其醒目的那个了,当然,由于两界隔绝,此等妖魔,在真界名声并不响亮,但天遁宗的情报收集,一向优秀,血狱鬼府的强者资料,多有入档保存的,故而屈成有所耳闻。

    在归档的情报,这位,似乎总是以失败者的面目出现。

    十二劫前,罗刹鬼王破关而出,一举登入神主之位,辟离幻魔狱为“神境”,易名为“离幻天府”,之前一直为离幻魔狱霸主的无岸,连战连败,只能仓皇离开它的出生之地,猎食之所;

    十劫前,无岸携“秽灵浊海”抢入血精海狱,与此地第一妖王销形法主苦战时,又遭罗刹鬼王背后一击,险些就在血精海狱,骨肉销融;

    六劫前,无岸在漫长的游荡之后,投靠浑蒙太古,定居在毒肠血狱,哪知正碰上它老人家头尾相接,“太古毒风”横扫**,它当场被正面击,惨遭重创,又是拖命而逃……

    如果拿这一连串战绩来看,这位“浊海王兽”,确实总是在不断地惨败、奔逃,如丧家之犬,可要有人真这么想,“秽灵浊海”之,灵智永沦,挣扎难起的万千妖魔,包括其十余位妖王级别的浮尸,只要有机会,定然会齐齐唤一声“蠢货”!

    自“浊海王兽”成气候的那一刻起,它就是血狱鬼府亿万生灵的梦魇,其所到之处,必有“秽灵浊海”相随,千里汪洋没顶,生灵立为鱼鳖。

    此海乃是阴秽浊气凝汁演化,又经它天然神通炼制,污秽心智,吞噬灵明,妖魔便是生出智慧,一遭灭顶,也便会被其同化,归于混沌,最终化为行尸走肉,供其驱役。偏偏灵智一时难以散尽,便在漫长的时光,受阴秽邪气污染,逐步泯灭,任是万般挣扎也无用,可说是天底下最狠毒的处刑手段之一。

    或许是心理作用罢,屈成便觉得地底本就不甚清新的空气,多出一股腐烂气味儿。他也开始佩服起谷梁老祖了,想驾驭住无岸,就算是分身吧,其信心也是一等一的,至于具体如何操控,还要看后面的手段。

    而若一着不慎……屈成也要想想,如何及时脱身才是。

    像屈成这般,从吼啸声,一下子辨别出“浊海王兽”身份的,毕竟是少数,像宋公远等人,有离魂鼎盖隔离,高温熔岩和,还有磁光杀阵压制,在坑穴周围,冲击虽是强烈,但气息倒是不好分辨。只是隐约感觉到,老祖召唤的妖魔,气息浩瀚如海,又阴秽邪谲,本能地让人心生戒备。

    他们的感触,比之熔岩湖的余慈,实在差得太远。

    余慈分身探出的神识被粉碎,又想再探,可紧接着便被透空而来的强压,堵在玄黄杀剑周边,只看到暗红熔岩似是被巨量的墨汁注入,急转浑浊,那处贯通两界的幽暗地带,也给遮蔽——或像是就此扩散开来,撑开了一处似存若无的滤。

    就算神识受限,他也能清晰感觉到,有什么东西,从极遥远的虚空之外,渗透进来。

    “挽……”

    连绵不断的长嗥声里,熔岩激流重重拍打在玄黄杀剑之上,虽是转瞬被剑气排开,还是震得剑身嗡嗡低鸣。这也就罢了,可那激流,分明还内蕴一股混浊狂乱的力量。

    它没有直接对撼血杀之气,而是莫名就渗透进来,以其完全无节奏的混乱姿态,影响血杀之气的流动。

    其实,血杀之气本没有什么法度可言,完全是以玄黄杀剑为心,四面漫溢,临到极限时,再有所回流,形成汪洋血海。可回流者,不过十之六七,有相当一部分,就此散溢,这也是玄黄杀剑威能起伏不定的原因之一。

    余慈以玄黄剑符为本,祭炼分身躯壳,一方面是在适应血杀之气的冲击,另一方面,也等于是在帮助玄黄杀剑,控制局面。原本已经有所进展,但这股力量一来,六重天三十六层的祭炼,竟然立时就崩散了两层。

    非但如此,分化念头也是一昏,亏了天龙真形之气回护,才又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也就是一个昏沉的空当,血杀之气的流散,较先前严重百倍,在他的感应里,血杀之气便像是投进了无底洞,再无回音;又像是扔进了磨盘,碾碎稀释,面目全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