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九)

    屈成不在意,自有在意之人。

    对诸万象这样,没有宗门依靠,全凭自家领悟、苦修的修士来说,能够见到谷梁老祖这种成名已久的大劫法宗师施展手段,可称之为机缘。

    故而老祖手妖府灵旗一出,他就挪不动步子了,与他一般无二的,还有马明初、徐昌等,陪在旁边的宋公远倒也能体谅,最终只是要求让他们离开鼎盖而已。

    毕竟是隔着二十里路,光线昏暗之下,想看清非要拿出独特心法不可。宋公远知道他们辛苦,还好心地解释一下,谷梁老祖现在的手段,比如这收如芥子,放若须弥的鼎盖,其实是上古重器离魂鼎的部件。

    离魂鼎,传说是巫门兴盛时期,为处刑门叛逆,专门制造出来的刑器。

    巫门心法特殊,魂魄肉身元气结合紧密,为天下第一。像是玄门的阳神、真形之分,在巫门倒是异类了。修炼到上层境界时,更能化入天地自然,便是碾成碎末,都能再次拼合重生。

    想要击杀大巫,要么是用类似剑修的绝灭杀伐之力,一鼓作气,毁杀一切生机,要么就是用特殊的法门、宝器,强行分离其魂魄和肉身,离散元气,再分别处置。

    由此,离魂鼎便应运而生。

    这等刑器,自炼成以来,不知灭杀了多少声名煊赫的大巫,自然甚遭人怨恨,存世不过三劫时光,便在一场乱战粉碎,那时剑巫大战都还没有开始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也是在一次游历时,发现这仅存的鼎盖。

    虽只是鼎盖,却有当年巫门通灵秘术,召唤狻猊、饕餮两大神兽分形护持,内蕴离魂玄机,非比寻常。自获得此宝后,老祖潜心研究,逆推玄奥,如今已能够借鼎盖,模拟出当年离魂鼎的功效。

    可惜,不抵此刑器全盛期之万一。

    “真是那个离魂鼎啊。”

    三人的徐昌,是北地三湖区域,比较有名的散修,与邵长平交好,平日里也经常拜会老祖,此番一直在地底,协助邵长平安排法阵。对这里的布置,所知甚深,但也没料到,鼎盖的来头是这么大。

    但还有一个问题:离魂鼎的来头虽大,却是专用来分解生灵魂魄肉身、离散元气之用,对玄黄杀剑的作用,着实存疑。

    马明初猜测道:“是要将凶剑的血杀之气离散?”

    话音方落,亭塔之,谷梁老祖将手妖府灵旗抛出,旗幡垂落,血光流动冲刷,摇摆不定。与之同时,老祖手上结印,澎湃灵光化为另一道湍流,重重击打在旗幡正央,竟发出洪钟大吕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声音传导至鼎盖边缘时,已经是三四息后,此时宋公远正介绍“妖府灵旗”的用处,话音也给打断,众修士,马明初符咒双修,对灵波传输最是敏感,竟是打了个寒颤,惊道:

    “老祖这是将神意打入虚空……”

    他话有些歧意,旁边的人倒也能理解,他的意思是,谷梁老祖的神意,借妖府灵旗的异能,驾驭灵光冲击,一举破开虚空,显然是往血狱鬼府去了。

    这种逾限破界,精准定位的手段,虽是借助外力,不比玄门大罗天虚空神念之术,又或是佛门的小转轮无相念法玄奥,但论效果,却要胜出不止一筹,也就是比灵巫法门稍逊些吧。

    至于跨空而去后,神意究竟与血狱鬼府的哪位大能交流,就非众人所能知晓。

    他们只见到,妖府灵旗之外,血光浓郁,凝若实质,只在央,被谷梁老祖的灵光打出一个狭长的空白,就像一只竖立的血眼,妖光四射,除此以外,再没有什么异象。

    倒是在鼎盖之下,有低沉闷浊的声音,渐渐凸显,一开始还以为是熔岩浆泡爆裂,但后来浊音滚滚,便如天外雷音,连绵不绝,最后震得坑穴都簌簌做响,让人怀疑,会不会突然垮塌下去。

    诸万象疑道:“老祖是将妖魔分身,直接召入了熔岩之?”

    “嗯,当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是哪位魔将鬼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就只有老祖,不,还有下面那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徐昌哈哈一笑。他的笑声传不到鼎盖下面去,不过他说的倒也没错,本将一切都交付给远方意识的余慈,其分化的心念原是在沉睡状态,却被突然狂暴起来的岩浆给惊了一记,倏然醒来。

    深有数里的熔岩湖,正掀起一**大浪,暗红的火流挥洒出去,带起夺目的红光,拍打在鼎盖之上,激起这场面的,明显是外力。

    余慈探出部分神识,却见熔岩湖下部,不知何时,开辟出一团诡异的幽暗地带,径约七八里,周边还有十几道稍微明亮一些的虚影,像是章鱼的触手,不断飘舞挥动,激起道道漩流。

    将神识投向那片黑暗,并没有受到什么阻碍,只是顷刻之间,就有汹涌信息碾压而来,拼合成一幅无边广大的图景。

    那是一片污浊的大海,光线黯沉,概因天空灰黑,像是在烂泥塘摊开的幕布,天空还在下雨,掉下来的,自然全是泥浆。

    海面上劲风呼啸,海浪昏黄,其隐现或大或小的飘浮物,千奇百快,有些看上去类于人形,有些类于鸟兽,还有一些就像是粗糙拼合的产物——好吧,这些全都是生灵之属,几乎要填满了这块海面,起码数以万计。

    此时,有一个声音,在这污秽的海天之音高呼,声如雷震:

    “无岸,来;无岸,来!”

    响应这声音,污浊的大海之下,突然亮起九只暗红的灯笼,然后整个大海都在摇晃,海平面骤然上升了七八丈高,扑天大浪,甩起千百具浮尸,又重重拍下,纷落如雨。

    一起一落之间,海响起高亢的嘶吼:“挽,挽,挽,挽……”

    音波横荡,激扩如浪,余慈探出的神识轰然破碎,然后整个岩浆湖,都响起那嘶吼之音。

    声音拉得很长,听起就是“无岸、无岸”!

    音波当然也透过鼎盖,狂暴得甚至要将鼎盖顶起来,坑穴旁上的众修士,都忍不住后退几步,纷纷变色。

    已经快要走到自己住处的屈成,也听到这声音,即而呆住:

    “浊海王兽,混沌之魔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