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二十二章 擎山跨海 剑破绝关(中)

    宋公远微微点头,确认已经击了目标。强劲的冲击、短促而铿锵的金铁交鸣声,还有磁光神雷的低鸣,都证明没有出现被卸力的现象,就常理而言,就算有玄黄杀剑抵消一部分冲击,那余劲也不是一个步虚修士能够承受的。

    可紧接着,他就皱起眉头,因为发现出,虽然也有血肉离散的血光,可剑气虹光更是焕彩夺目,隐有法度。

    宋公远看得清楚,一部分冲击力便通过这种方式宣泄出去,毫无疑问,这要将冲击力纳入体内之后,才好发作,涉及到修士气血流动、剑意运化的精妙处,若那余慈不死,这一手可称为艺高人胆大,也可谓之狠绝——对自己。

    与诸万象对视一眼,后者会意,阵旗挥动,借十多个步虚修士之力,加持在子午磁山,底下马明初,也得到消息,雷击木剑重击在磁山顶部,早已铺设的符纹,从撞击处亮起,四面扩散,度越来越快,转眼已布满了磁山的上半部。

    这是地祇馘魔大狱神符,一旦布满,天上地下的阵势就会完全对接,不留半点儿破绽,更以符法刺激,生就磁光杀场,在场,一切存在都要扭曲,生灵进入其,就是真形法体,呆得久了,也要给碾成碎末。至于神意感应,想要透过“场”的围锁,更是非地仙一级莫办。

    谷梁老祖便是要以子午磁山为基础,期以十年,彻底封禁、乃至降伏玄黄杀剑,只这一点,就比那些要拿着宝剑和论剑轩做交易的人们高出个档次。

    当然,摆出这么大的阵势,就算一时得手,也不要指望贪婪者会老实旁观,这就需要一整套计划和体系支持,谷梁老祖为此投注的心血,就是对一位劫法宗师来说,也是了不得的消耗。

    作为关键环节之一,宋公远等人绝不容有失,此时他们的感应也开始受限,子午磁山下的情况,未免模糊,宋公远便忍着心痛,又取出一柄“玄璃”剑来,准备加一层保险。

    便在此刻,迸射出去的血光,忽有一道偏移了方向,恍如一次甩击,在虚空划出弧形轨迹,就像是妖魔的血舌,诡异弹绕,在“上唇”处舔了一舔。

    所谓“上唇”,自然就是子午磁山的下部,而在那边,正有一位步虚修士。

    作为组成阵势的重要一员,任何一名修士所处的位置,都是经过千挑万选,也有着周全稳固的防护。其实此人的位置距离“血舌”还有一段距离,可实体未至而杀意先至,触动了此人身外的防御法阵,其犀利之势,不可阻挡,山体上似是炸开了朵朵烟花,多层防护几乎是在瞬间崩解。

    那修士脸色骤变,刚摆出个防御的姿势,额头正,却有阴影覆盖,下一刻,火光血箭从里面炸开,燃烧的血杀之气,直接把修士的半成阳神抹杀,血色的火焰覆盖了大半个头颅,并迅扩散。

    那修士顷刻间就没了性命,身躯却受磁山的压制,吸附在上面,任由血焰蔓延全身,转眼就不成人形。

    距离那倒霉鬼最近的,恰是江上雁,这位长青门首席客卿倒抽一口凉气,本能想避一避,却受阵势所限,移不出数尺之地。

    而在高空云盖之下,诸万象正跟随磁山下移,见状低骂一声,手阵旗再次飞舞,磁山上的步虚修士,有几个改变了位置,在最短的时间内,调整了阵势,适应了少一人的情况,总算没有一下毁了名声。

    可他也着实心气儿不顺,喝了一声:“不是说封了生机,便不惧绝灭剑式了?”

    他话里有小半是针对的顾执,正缩在自家位子上的那位,苦笑一声,强自支撑着真人威压,没有辩解。

    宋公远倒是摇摇头,手的玄璃剑,按下不发,沉声回应:“这一击是主动操驭的手段,非是先天生死感应的层面,只不过是用上了绝灭剑式的法门吧。”

    诸万象哼了一声,不再和顾执过不去,做出新判断:“余慈还在……而且抓着了降伏玄黄杀剑的窍门?”

    宋公远没再回应,此时,以马明初拄地的雷击木剑为心,地祇馘魔大狱神符已经渗透到了子午磁山最下端,天地虚空,嗡嗡之声大起,那是天上地下的两截阵势隔空呼应。

    亿万条气机探引出去,在两边实体接触前,已经对接在一起,纵然磁山尚未落地,这套阵势,却已经成形。

    玄黄杀剑带起的血潮,虽是声势如海如潮,但子午磁山就像是耸立在海的高山,任它风吹浪打,却自巍然不动,山体隆隆垂降,度反倒又快了一层。

    便在此时,磁山底部,又有几道血光翻卷,可此时诸万象吸取了教训,没有再让余慈得手。“血舌”甩击几遍,便像是困倦了的章鱼,收回触手,缩了回去,或是受此影响,一时间连汹涌的血海,似乎都有些褪色。

    “也不过是垂死挣扎。”诸万象做出评断,紧接着抬头看天。天上日影略有模糊,只是一会儿的功夫,温度便似是上升了些,三阳劫正在这片天地间逐步成形。

    这也是个麻烦事,但在谷梁老祖的计划,有专门的人员处理,不需要他们分心。

    等他再低头的时候,却愕然发现,血海非但褪色,更是“退潮”了。其侵占虚空的区域,只一息左右的时间,便收缩了一半以上,而且没有任何停止的迹象。

    没等这边想出个所以然,万里长空为之一清,扰人耳目的血海便似从哪个缺口漏了个干净。过于鲜艳的颜色洗净,那澄明的天空,倒让众修士有些不适应了。

    恍惚之际,一直专注于布设符咒的马明初,忽然示警:

    “他在山下祭炼……天罡地煞炼法,六重天!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除了对符法特别敏感的马明初,谁能把思路从血海全无滞碍地转移到天罡地煞祭炼之术上去?便是前者,出于感应和经验,发出警讯,却也不免困惑:

    死到临头,临时抱佛脚,顶个什么用?

    也就是一怔的空当,祭炼六重天圆满时,独特的气机共鸣之声透了过来,伴之同起的,则是一声暗哑的摩擦之音。

    如匣封口,如剑入鞘。

    天地四方,陡然静下了去。